听到春萌二字,天帝脸色大变。

冷鸢垂着眼,倒吸了口凉气,原本不想把春萌的事情这么快抖搂出来的,可是没想到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会被天帝撞见。

眼下,为了自保,她没别的办法了。

“你继续说。”天帝攥紧拳头,沉着脸看着冷鸢。

“禁地里的那位姑娘,已被拂欢动用禁术释放。”

……

一盏茶后,禁地封印开启。

天帝脚步匆匆的踏进禁地大门里,一同随行的冷鸢连忙跟上脚步,一同进了里屋。

进了里屋,春萌正躺在床榻上休息,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

看到床榻上的人,冷鸢微微眯了眯眼,暗道果真是那个女人。

“春萌。”天帝唤了一声春萌。

床榻上,春萌听到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瞥见床边站着的人后,眼内划过一丝恐惧与惊慌,身子下意识的往床内移去。

天帝没有作声,紧皱着眉头,抬起手,掌心内溢出一道光芒,笼罩在春萌的周身。

冷鸢神情紧张的看着这一幕,直到春萌的元神被天帝窥探到,隐现出那半个灵魂后,冷鸢的一颗心才松懈下来,唇角扯出一抹笑来。

“果真只有半个灵魂。”冷鸢适时出声。

“这位春萌上仙,是冥神大人的姐姐,拂欢为了得到冥神大人的青睐,动用凤凰神力,释放了春萌上仙的半个灵魂,因此前段时间修为尽失。”冷鸢道。

冷鸢话落,天帝细想了一下,联想到前段时间拂欢的反常,双眸越发的猩红,最令他生气的,便是拂欢将他耍的团团转。

“来人啊!”天帝大喊一声。

话落,几名天兵从暗处显现,“天帝有何吩咐!”

“将拂欢和司卿即刻处死!”天帝咬牙出声,对于拂欢和司卿的判决,几乎不留任何余地。

他什么都可以忍,唯独不能容忍有人挑战他天帝的权威。

既然敢在他眼皮底下做手脚,就要想好承担的后果。

司卿,拂欢,好,很好!

“天帝。”冷鸢忽然跪了下来,抬眼看向天帝,“冷鸢有一个请求。”

“你说。”

“不知天帝,可否将拂欢交与我处置,她横刀夺爱,又不听我的劝阻,犯下滔天大罪,请天帝被她交给我吧。”冷鸢道。

天帝听闻冷鸢的话,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冷鸢,从前我也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如此狠辣之人。”

“不过,很好,比起内敛温婉的你,我更欣赏如今的你。”

“拂欢就交给你处置。”

……

冰牢内。

拂欢趴在地上,迎面的寒气将她手脚处受伤的地方全数冰封处,此刻她除了冷,其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不一会儿,外面走来一串脚步声。

很快,冰牢的门又被打开。

拂欢瞥见那魅紫色的裙摆后,神情又黯淡了下去,只听头顶传来一声冷笑,“呵,这一回,你是彻底栽了。”

话落,一份手卷扔在了拂欢的眼前,上面清晰的写了天帝的旨意,瞥见即刻处死四个字后,拂欢蹙起眉头,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带走。”冷鸢朝身后的竹铃挥了挥手。

竹铃走上前,弯腰将拂欢扶了起来,带着她走出了冰牢。

拂欢见是竹铃扶着她,眼露一丝诧异,随即只听冷鸢笑道,“我向天帝请旨,把你这条贱命要与我处理,天帝同意了。”

“所以,你如今的生死权,在我手里。”

拂欢心一惊,诧异事情的发展变化的如此之快。

一出冰牢,她身上的寒气渐渐褪去,浑身上下的疼意渐渐袭来,疼的她脸色煞白,可硬是咬着牙,不让自己晕死过去。

冷鸢走在前面,拂欢撑着意识,瞥了眼扶着她的竹铃,淡笑一声,摧动意念,传了一道密音给竹铃,“那个红螺,有人替我保管着。”

密音话落,拂欢明显感觉到竹铃的手一僵。

是啊,若是被天帝知道冷鸢连同童言在算计他,他们这几个,照样活不了。

“如今,你想活命,就照我说的去做。”拂欢再度传了一道密音,接着将自己的想法与要求,全数传达给了竹铃。

竹铃颤抖着身子,最终趁着冷鸢不注意,看了眼拂欢,朝着拂欢点了点头。

拂欢得到了竹铃的肯定答案,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她是讨不到什么好结果了,可至少冷鸢也别想好过。

大家,要死一起死。

……

入夜,竹铃一人去了青阳殿。

青阳殿里,天帝正坐在书房之中,想着白天的事情,烦心不已,尤其是听了天兵来回禀报了几次,没有司卿的踪影。

司卿……

天帝阴沉着脸,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有股紧迫感,没想到竟然和春萌有些关系。

可春萌又是清芝的女儿,又为何会认识司卿?

等等,好像有什么事情,被他遗漏了……

天帝忽然想到当年在这青阳殿里,清芝的那个丈夫,简称和清芝生下的是个儿子,可清芝却咬定是个女儿……

儿子……

莫非……

天帝越想越觉得糟糕,刚准备再调几个人去找司卿时,门外传来了童言的声音,“启禀天帝,翠泠宫的仙侍竹铃在外求见。”

“不见。”天帝此刻哪有心情理会一个小仙侍。

“小人也有事情要禀报。”童言也适时出声。

天帝皱眉,不耐烦的道,“进来!”

话落,童言和竹铃推门进来,二人相伴走进门后,在天帝面前 跪了下来。

“启禀天帝,翠泠宫仙侍竹铃,有要事禀报。”

“说。”

竹铃抿唇,颤悠悠的道,“今日关于拂欢上神和冥神大人的一切,其实都是冷鸢上神的计谋。”

“冷鸢上神单恋冥神大人许久,可冥神大人却与拂欢上神倾心相爱,冷鸢上神因此嫉妒拂欢上神,曾经联合地界幽蓝真君以及三公主冰恋一同陷害拂欢上神多次。”

“包括这次春萌上仙,其实春萌上仙的另外半个灵魂,一直都藏在翠泠宫里,今日这事情,完全都是冷鸢上神嫁祸给拂欢上神的!”

天帝靠坐在椅子上,听到这番话,情绪倒是没太大的起伏波动,“既是如此,你为何要特意来说这些?”

“因为……”

竹铃看了眼身侧的童言,双手不自觉的攥紧衣襟,“因为冷鸢上神让奴婢靠近童言大哥,借此换取天帝的机密与行踪。”

话落,童言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天帝眯起眼,看着眼前这一个又一个人,忽然发现他才是最傻的那个。

看似位高权重,无上尊荣,却被底下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耍得团团转!

罢了!

“如此,那就将冷鸢也一并斩之,我倒是要看看,这天底下,谁还敢对我有异心!”天帝嗔怒开口,话毕一拂衣袖,扬长离去。

原地,竹铃刹那间瘫坐在地,连喘了好几口气。

……

翠泠宫。

正在享受着胜利果实的冷鸢,怎么也没想到突然冲进来一群人,拿着天帝的旨意,要将她带去处死。

冷鸢挣扎着,被押送到了天界的密牢里,翌日处斩。

密牢内,冷鸢双手抓着栏杆,不停的拍打着牢门,大喊,“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抓我?该死的人不是拂欢么?与我有何干系?”

“上神,别叫唤了。”一名小仙君走了过来。

“是上神宫里的仙侍竹铃,找的天帝,向天帝揭发了上神的罪行。”仙君解释。

闻言,冷鸢蓦地瞪大眼,满脸不可置信,“竹铃?”

“不错,就是竹铃。”

“该死……”冷鸢紧握拳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竹铃给绊倒了。

不,她的计划还没成功,她不能就这么等死。

对了,司卿不是会延生术么?

“仙君,你可愿帮我个忙?”冷鸢朝那仙君眨了眨眼,随着眨眼的动作,指尖捻出一道淡淡的烟雾。

那烟雾飘向小仙君时,小仙君忽然神智抽离,神魂颠倒的朝冷鸢走近两步。

“上神有何吩咐?”小仙君木讷的开口。

冷鸢见这小仙君已经中了她的迷魂咒,微微一笑,“先放我出去。”

“是,上神。”

……

半个时辰后,下界,浮生树下。

“司卿,你果然在这里。”冷鸢来到浮生树下的时候,果真见到了司卿的身影。

司卿此时正坐在树下,双目放空,周身笼罩着一层落寞与阴霾,听到冷鸢的声音后,面色瞬间一冷,闪身移到冷鸢的身前,伸手掐住了冷鸢的脖子。

“咳咳……”冷鸢被掐的难受,咳嗽一声,从衣袖内,掏出了一个水晶球。

水晶球内,有画面显现。

司卿透过水晶球看去,只见拂欢正躺在一处雪地里,手腕处和脚腕处都被铁链锁着,铁链上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了重伤。

“该死,你把她怎么了?”司卿掐着冷鸢的手用力几分。

他在地界时,听说天帝下旨将他和拂欢一并处死,他察觉事情不对,先离开了地界,来了这里。

拂欢那里,他有想过她遇到了麻烦,可却没想到,会受了如此严重的伤。

“和我交换一个条件,我放了拂欢。”

“说!”

“天帝下令处死我,你用延生术,延长我的寿命,我便把拂欢的藏身之地告诉你。否则的话,我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