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吓得脸色煞白,张大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千算万算,没算到今日会被拂欢逮个正着。

“竹铃,你躲什么?”拂欢先不理会童言,拉起竹铃的被子,笑眯眯的开口。

竹铃咬着唇,眼神闪躲,根本不敢去看拂欢。

“你刚才说,这是冷鸢的意思?”拂欢看着竹铃,淡淡出声。

“我……”竹铃张了张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拂欢找了张椅子坐下,视线掠过两人,“你们两个,是要我现在就去找天帝,还是老老实实的,将你们所做过的交易告诉我。”

“特别是你,竹铃。”拂欢定定的看了竹铃一眼,给了竹铃一个让她自己意会的眼神。

竹铃吓得浑身一颤。

她最近也太倒霉了,什么事情都摊在她的头上,现在两边都不好得罪,看来她横竖都是一死啊。

冷鸢上神许了她上仙之位,那么拂欢上神呢?

可若不把事情说出,看拂欢上神这架势,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可如何是好?

竹铃想罢,悄悄的掐了掐童言的手臂。

童言咽了口口水,正了正色,稳住心神,看向拂欢,“我与竹铃情投意合,本来就打算过两日将她迎娶入门的,更何况天界并不干涉仙侍的婚配问题。”

“至于拂欢上神刚才说我们算计天帝,口说无凭,天帝不会信的。”

闻言,拂欢嗤笑一声,“不愧是天帝身边的人,胆识让人佩服。”

话毕,拂欢手腕翻转,一个红螺在手心内闪现,视线落在竹铃身上,“冷鸢那里有个紫螺,有什么用处你应当知道,我手里的这个红螺,比她的还厉害一些。”

拂欢说完,掌心内闪现一道灵力,接着从红螺内,传出刚才她在门外听到的话。

“……”

一段话闪现后,童言和竹铃惨白着脸,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选什么?”拂欢收起红螺,睨着二人。

“竹铃,近日冷鸢是怎么对我的,我想你都看在了眼里,你真觉得,她将来会允了你那些承诺么?”

“你知道她那么多秘密,恐怕待她除掉我后,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你。”

“你若不信的话,大可试试看。”

竹铃咬唇,轻轻的颤抖着身体,在听完拂欢的话后,抬起眼帘,“那拂欢上神可以许我什么?”

“我只能许你现状,其他的,什么都许不了你。”拂欢开口。

现状……

竹铃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这两个字,安于现状,对她来说,不就是最好的安排么?

可是她跟了冷鸢上神那么久,若有异心,应当很快就会被发现才对。

竹铃还是觉得为难。

“拂欢上神想让我们做些什么?”童言也不在挣扎,只能自认倒霉。

“听我吩咐即可。”

……

拂欢出了言阁,子羽正在外面等着她,见到拂欢后,走了上来,“我不放心,就跟着主子来了。”

“羽婆婆,你去调两个凰羽阁最厉害的部下来,暗中盯着这两人,若有风吹草动,立刻过来禀报我。”拂欢开口。

子羽点点头。

回到凰羽阁,拂欢又被告知无极天尊已经在大厅内等了许久。

拂欢连忙去往大厅,一进门,无极天尊正小口小口的在品着茶,见到拂欢的身影,还未等拂欢开口,就已悠悠的道,“你这里的茶不错。”

拂欢朝无极天尊俯了俯身。

“不必多礼了,让他们都下去,本尊有话单独和你说。”无极天尊放下茶杯,眼内的神色深了几分。

拂欢看了眼子羽。

子羽会意,招呼其他人走了出去。

大厅内,仅剩拂欢和无极天尊两个人。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有些话,本尊也就挑明说了。”无极天尊开口。

拂欢点点头,等待下文。

“司卿的一些事情,想必你也清楚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当知道紫微大帝是如论如何,也不会同意你和司卿在一起的。”无极天尊道。

拂欢闷着一张脸,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春萌这件事,你做的太过冒险,如今已被捏住把柄,怎么也少不了一场风波。”

拂欢轻叹了口气,自然知道风波少不了。

“当年,天尊是如何带走的司卿?”隔了一会儿,拂欢淡淡开口,询问当年的事情。

据紫微爹爹所说,当年清芝帝妃明明生的是男孩,最后却冒出了一个女孩,这其中知晓原委的,怕是只有无极天尊了。

现在,无极天尊既然谈起此事,那么她也顺势问一问。

“你为何不问问,春萌为何会和清芝帝妃,长的很相似。”无极天尊转移话锋。

拂欢秀眉轻蹙,看着无极天尊。

“清芝是本尊的亲妹妹。”无极天尊语气低沉,提到清芝二字时,眼内染上浓愁。

“当年,清芝背着本尊与天帝染了关系,当时她摒弃一切,就为了跟着天帝尽享荣华,本尊得知此事恼怒,便与她断绝了关系,清芝也未曾对外说过,她是本尊的妹妹。”

“那日东窗事发,本尊匆匆离去,将年纪尚幼的司卿带走,又匆忙找来一个孤女,给她吞下了化颜丹,因此她才会与清芝长的越来越相似。”

“这么多年,本尊深知对不住春萌,但这是当年保全司卿唯一的办法了。”

拂欢静静的听着,一双凤眸内满是涌动的思绪,原来无极天尊是司卿的舅舅,原来这天界的每一个人,都将自己隐藏的很深。

“现在,你和司卿绑在了一起,非但招来了冷鸢的妒忌与杀心,还融进了春萌的这件事情里,对你很是不公。”

“所以,趁一切都还来得及收手,离开司卿吧。”

拂欢的脸色彻底垮了下来,为什么每个人都对她这么说,为什么就是没有一个人赞成她和司卿在一起。

“本尊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也得权衡利弊才是。”无极天尊劝慰拂欢。

说完,无极天尊见拂欢闷着一张脸,叹了口气,原本还想对她说些话,到了嘴边,终是不忍再说了。

“你好好想想吧。”无极天尊话落,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拂欢一人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

一个多时辰后,冷鸢气势汹汹的来了凰羽阁。

“拂欢人呢?”冷鸢见大厅门口紧闭,唯有子羽在外守着,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子羽。

子羽见到冷鸢也没什么好脸色,出于礼数,朝她微微弯了弯腰。

“拂欢上神在大厅内。”

“砰……”

子羽话刚落,冷鸢衣袖一挥,将大厅的门重重的震开,抬步走了进去。

屋内,原本正靠坐着椅子一动不动的拂欢,抬眼瞥见冷鸢后,眸子一眯,手一抬,朝着冷鸢打去一掌。

冷鸢早有防备,捻出灵力挡住了拂欢的一掌。

“砰……”

随着一道巨响,只见有两道身影迅速的飞出了大厅,飞到了半空之中,一招又一招的对打起来。

两人出招狠戾,招招直击对方的命门,短短时间内,吸引了不少前来围观的人。

在见到是拂欢和冷鸢后,众人诧异,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下一秒,便又想到,兴许是两姐妹在相互切磋而已。

毕竟无人会相信,她们姐妹二人,会反目成仇。

半空之中,冷鸢打的极为吃力,明明听说拂欢只恢复了一半的修为,可为何光是这一半的修为,就可轻松的对付她了。

凤凰之力,真是这么可怕么?

若真是这样,她得想想办法,如何压制住拂欢的凤凰之力。

“天帝来了!”

底下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听到这叫唤声后,拂欢愣了一下,可这一不留神的功夫,却被冷鸢迎面一掌,打中了心口处。

“噗……”拂欢血气上涌,吐了一口鲜血。

“找死!”拂欢指尖捻出红色的火光,同样朝着冷鸢狠狠的打去。

这团火光,也同样击中了冷鸢的心口处,冷鸢跟着连吐了几口血,两人的身体缓缓下移,落到地面。

底下,天帝怒沉着脸,看着唇边挂着血迹的拂欢和冷鸢,嗔怒道,“能告诉我,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吗?”

“……”

拂欢没有说话,暗自运功调理内息。

一旁,冷鸢身体直直的在天帝面前跪了下来,抬眸看着天帝,小声的抽泣了起来,“回禀天帝,今日冷鸢真是太冤枉了,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你平日里性子内敛,今日这是为何要与拂欢大打出手?”天帝皱眉,瞟了一眼冷鸢,又看了一眼拂欢,暗忖真是不让人省心。

“是关于冥神大人。”冷鸢道。

听到和司卿有关,拂欢心里咯噔一下。

天帝看着冷鸢,示意她说下去。

冷鸢抹了抹泪,哽咽着道,“天界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冥神大人,紫微大帝也帮我在您面前说过我与司卿的婚事,可是没想到……”

天帝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可是没想到,欢儿竟然对我说,让我放弃冥神大人,因为她喜欢冥神大人,所以冥神大人的妻子应该是她才对!”

冷鸢说罢,又开始不停地流眼泪,“可是凡事都有先来后到,哪有这样横刀夺爱的,我一时心里难受,就来找拂欢妹妹说理,哪知一句话还没说,她就对着我出手。”

“拂欢,可有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