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司卿待在一起的时间,拂欢总能觉得轻松许多,心里的阴霾,在此刻烟消云散。

“你怎么跑凰羽阁来了?不怕被人看见么?”拂欢窝在司卿怀里,悠悠出声。

“顾不得那么多。”司卿的语气有些的沉。

拂欢点点头,微微勾起唇角,没有多语。

“欢儿,不能再对冷鸢仁慈了。”司卿蹙眉,到底还是将冷鸢的事情摆在了拂欢的眼前。

纵然拂欢再心善,此次也决不能轻饶冷鸢了。

否则将来定然还有一次次致命的打击。

“嗯,我知道。”拂欢眼内刚流露出来的笑意顷刻间消失,提起冷鸢,此刻她的心底里,只有满满的复杂。

她和冷鸢,注定是做不成姐妹了。

“叩叩……”房门被人轻轻的敲了敲。

子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主子,天帝身边的仙侍童言来了口信,天帝让你现在去花园的凉亭里见他。”

“天帝……”拂欢皱了皱眉,天帝刚刚不是还说让她好好休息两日么,怎么转眼就要见她了。

想罢,拂欢抿了抿唇,看向司卿,“那我先去花园了,你也先回地界吧,我现在修为恢复了大半,可以保护自己了。”

“嗯。”司卿点点头,伸手揉了揉拂欢的脑袋。

……

去往花园的路上,拂欢瞥了眼走在身侧的童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天帝一般有事找她,都会让她去青阳殿,没事找她的话,明知她刚出火牢身体不好,又怎会找她去花园。

可这口谕是天帝身边的仙侍传的,应当也不会有错。

到了花园后,拂欢果真见到了天帝正坐在凉亭里喝茶,只不过一旁还坐着天后,两人正坐在凉亭里,有说有笑,气氛和谐。

“拜见天帝,拜见天后。”拂欢走近后,朝两人俯了俯身。

“欢儿来了啊,快过来坐。”天后朝着拂欢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

拂欢在天后身旁坐下。

“方才恋儿在我那里喝茶,突然提到了你,说是你那天和她说,喜欢上了一名仙君,可有此事?”天后笑着看向拂欢。

恋儿?

三公主冰恋?

拂欢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原来不是天帝找她,是天后找她。

找她的原因,也只是因为冰恋的一句话。

等等……

冰恋……

她不是与冷鸢关系最好么?

而且天后口中的话,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她何时对冰恋说过这种话了。

莫非又是冷鸢指使冰恋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引开她?

拂欢想罢,不由得攥紧衣袖,看来冷鸢又开始下一步动作了。

“欢儿,怎么不说话?”天后端倪了拂欢一眼,询问道。

“我仔细想了想,一定是三公主记错了,我从未与三公主说过喜欢哪个仙君这种话。”拂欢讪讪一笑。

天后闻言,亦是跟着笑了笑,“想想也是,恋儿那丫头,最是迷糊了。”

一旁,天帝听着两人的聊天声,朝天后看了眼,“拂欢刚从火牢出来,还没好好休息,先让她回去休息吧。”

“是臣妾疏忽了。”

……

青阳殿。

冷鸢此时站在天帝的寝殿里,正对着寝殿里面的一间书阁,搜寻着关于清芝帝妃的蛛丝马迹。

竹铃吊着一颗心,站在外面帮冷鸢放风。

看着冷鸢翻阅书册的样子,竹铃不得不说,冷鸢真的是太大胆了,竟然连天帝的寝殿都敢偷偷进来。

冷鸢火急火燎的翻阅着册子,怎么也找不到关于清芝帝妃的任何。

将书阁里的书几乎都翻了一遍后,冷鸢烦躁的放下最后最后一本书,沉着一张脸往外走去。

踏入天帝就寝的房间时,往天帝的床榻瞥了一眼,余光瞥见枕头下的某样东西后,面色一喜,连忙跑了过去。

枕头下,放着一本册子。

冷鸢拿起那本册子,只见那册子的封页没有任何字迹,迫不及待的翻阅第一页后,一张倾城如雪的容颜,映现在了画像上。

这面容……

冷鸢咬唇,一页一页的快速往下翻去,发现这一本册子,几乎都是同一个女人的画像。

而这画像上的女子,确实和昨日在下界的见到的素衣女子很是相似。

难道那个素衣女子,就是禁地里的春萌上仙?

可她被关在禁地里,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关于这点,冷鸢有些想不明白,将册子重新放回枕头下,尔后带着竹铃一起闪身离开。

回到翠泠宫,冷鸢坐在摇椅上,脑海里面思绪乱成一团,但总觉得,这团杂乱的思绪,似乎很快就要理清了。

禁地里的女子出现在下界,这其中定是有什么猫腻的。

“竹铃。”冷鸢唤了一声。

竹铃现在一听到冷鸢喊她,就觉得浑身打颤,迎了上去,弯了弯腰,“上神有何吩咐?”

“你现在去下界,寻查那个素衣女子,一有她的下落,就用这个紫螺传唤我,我要亲自将那女子抓上来,面见天帝。”冷鸢递给竹铃一个紫螺。

闻言,竹铃倒是觉得松了口气,接过紫螺,连忙往下界赶去。

……

拂欢在回凰羽阁的路上,闷着一张脸,总觉得这花园去的莫名其妙。

想罢,耸了耸肩,准备回去好好睡一觉。

经过一处庭院时,瞥见了一抹鬼祟的身影,拂欢脚步一顿,往那身影看去,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冷鸢身边的竹铃。

见到竹铃,拂欢多留了个心眼,见四下无人,将身影一隐,跟在了竹铃身后。

竹铃一路去了下界,到了下界后,直奔一家胭脂铺里。

拂欢跟在她后面,总觉得竹铃的行径怪异,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竹铃进胭脂铺转了一圈后,很快就走了出来,一路往东边郊外的方向走去,边走边环顾四周,观察着身边经过的人。

不一会儿,来到了东郊,竹铃在郊外四处排查了一番后,在城门外的一处石阶上坐下,观察着进出城门的人。

拂欢见此,不禁悄悄催动召唤术。

很快,子羽出现在了拂欢身旁。

“羽婆婆,帮我盯紧这个竹铃,她有些奇怪。”拂欢低声道。

子羽会意,朝拂欢点点头。

……

半个时辰后,沐浴完的拂欢,终于躺倒在了她的软榻上,这段时间,又是禁足仙山山庄,又是关火牢的,害得她都没好好休息过。

眼下,她确实很累了。

没一会儿,拂欢便沉沉睡去。

很快,刚入睡的拂欢,又被人轻轻的推了推,“主子,主子!”

“嗯?”稍稍醒来的拂欢,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那个竹铃,在城门口,等到了一个身带仙气的女子,那女子估摸着是个上仙,但却一身素衣,进城去了,竹铃见到那个女子后,就跟过去了。”子羽着急开口。

听闻,拂欢的困意走了大半,眯着眼睛看向子羽,“一个上仙?是个女子?”

子羽点头。

见子羽点头,拂欢连忙从床榻上坐起,开始急急忙忙穿鞋,换衣服。

糟糕了!

可能春萌被她们给发现了!

司卿不是说已经安顿好了春萌么?怎么好好的,会被冷鸢给盯上了……

拂欢想不明白,但还是急忙出了门,赶去了下界。

在下界转了一圈,哪里还有竹铃的影子。

……

翠泠宫偏殿。

“这位姑娘,你一个上仙,为何要更改容颜在下界生活?”冷鸢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素衣女子。

素衣女子咬着下唇,坐在地上,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认错人了,我就是个普通凡女。”

“哦?凡女?”冷鸢挑眉,随即面容一沉,微微抬起手,对着素衣女子的面容拂了过去。

冷光一闪,一张绝美的容颜,映现在冷鸢眼前。

“你就是春萌上仙吧?”冷鸢笑看着这张面容,果真像极了清芝帝妃。

坐在地上的素衣女子,抿唇不语。

“你别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冷鸢伸手抚了抚春萌的发丝,又道,“你认识拂欢吧?”

“拂欢……”听到这个名字,春萌抬起眼帘,眼内稍稍有了神采,但很快又暗了下去。

这一幕,冷鸢尽收眼底。

看来,她们是认得的,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

“我的拂欢的亲姐姐冷鸢,是她让我命人去找你,将你带回来,先在我这里安顿几日的。”

“因为她说,天帝过两日要去凡界一趟,怕你会被天帝撞见。”

冷鸢睁眼说着瞎话,但看着春萌的反应,她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对的。

看来,春萌为何出现在凡界,和拂欢大有联系。

春萌听闻冷鸢的话,一颗戒心稍稍卸下了几丝防备,朝着冷鸢点了点头,但也没说太多。

“竹铃,你先将春萌上仙带下去好好休息,这几日先由你伺候春萌上仙。”冷鸢开口。

竹铃点点头。

看着竹铃扶着春萌离开,冷鸢的脸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出不了几天,所有的事情,她都会知道。

……

接下来的几日,冷鸢对春萌的照顾无微不至,春萌感觉不到异样,便也不再多想,时时对冷鸢露着笑脸。

“我早上听欢儿说,她将你带出禁地,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是么?”冷鸢端着一碗粥走进春萌的寝殿,一脸无害的看着春萌。

春萌喝了口粥,听到冷鸢的话后,面色微微一僵。

“你别担心,我是欢儿的姐姐,我不会乱说的,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丫头背地里又做什么折腾自己的事情了,这么大了,总是让我们操心,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