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鸢的话一落,竹铃吓的下意识退后一步,一脸惊恐的看着冷鸢,“我,我……”

这么大胆又不要命的事情,她哪里敢做。

“嗯?”冷鸢看着竹铃的反应,扬起眉梢,视线稍稍暗了一下,“不愿意?”

闻言,竹铃吓的立即跪了下来,俯身趴在地上,“竹铃不敢。”

“那就行了,这件事情对你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攀上了童言,以后的你,身份可比在我这翠泠宫尊贵多了,你说呢?”冷鸢撑着额头,笑吟吟的看着竹铃。

养了这么多年的狗,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竹铃的身体轻轻的颤了颤,事到如今,她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依照冷鸢现在的性子,她若是敢拒绝,恐怕当场就丧命在此了。

“明天早上,我要知道那禁地里的人是谁。”冷鸢说完最后一句话,站起身来,往里屋内走去。

刚走两步,一道凤鸣声,忽的从外面一处方向传了出来。

冷鸢脚步一顿,连忙跑到门口,却见火牢的方向,此时红云缭绕,五彩神凰正拍闪着翅膀,在火牢上空盘旋。

与此同时,一道道灵力,冲破火牢,逆天而上。

凤凰神力。

“该死,她恢复功力了!”冷鸢见此情景,重重的拍了一下门框,眼内刚刚燃起的神采,瞬间又被浇灭。

……

火牢内,拂欢一鼓作气运行内息,很快随着身后传来的凤鸣声,她的修为,刹那间恢复了大半。

没过一会儿,火牢内的烈火刹那间消散。

她抬眼往火牢门口的方向看去,天帝正带着紫微大帝等人,出现在了火牢门口。

天帝是在听到那凤鸣声后,就连忙召集人赶来此地,拂欢恢复了修为,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一桩。

因此,拂欢先前做过什么惹他不悦了,他也都不予计较了。

只要她从此后好好为天界效力,他还是会将她当成亲女儿来看待,绝不会亏待了她。

“好,果然如我料想的一样,你练就的是火象功法,待在火牢里,的确有助你恢复修为。”天帝看着拂欢,面露欣慰的笑意。

拂欢看着天帝面色的笑容,这一瞬间只觉得无比的刺眼,经过这几天的事情,她对天帝,也没了往昔那股敬意了。

在她看来,天帝在乎的,只有他的权威。

先前对她那般好,恐怕也因为她是凰星之女的身份,否则怕是都不会和她说上一句话。

这一次的事情,不知道算不算紫微爹爹口中所说的大劫。

“今日你便可以出火牢了,回去后先去凰羽阁好生歇息两日。”天帝看拂欢面色泱泱,估摸着以为她是在火牢内待的太累了,于是也不多说什么,说完这话后,转身离去。

“欢儿,快出来。”紫微大帝小跑上来,打开了牢门,扶着拂欢出来。

拂欢站起身来,腿还有些的软,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哐啷……”

衣袖内的瓷瓶滚落了出来,在紫微大帝的脚边停下。

看到那瓷瓶,拂欢一愣,刚准备扑过去捡起来时,紫微大帝已经先一步将那瓷瓶捡起,手指触及到冰凉的瓷瓶后,眸色一怔。

尔后将瓷瓶的盖子打开,轻轻的嗅了嗅里面的药丹。

“先回紫微宫!”紫微大帝收起瓷瓶,弯腰将拂欢托起,带着她往外走去。

一路上,紫微大帝的脸色都沉着,明显是动了怒的样子。

拂欢暗叹,这倒霉的事情,怎么就一个接着一个来了。

……

紫微宫。

“这是哪里来的东西?”一回紫微宫,紫微大帝屏退屋里所有下人,将瓷瓶拿出,举在手里。

“爹爹,这是我先前身体不适,用来调理内息的丹药。”拂欢抿了抿唇,保守的回答。

紫微大帝皱眉,“我是在问你,这是哪来的!”

“是不是司卿给你的?调理内息,你可真是会糊弄我!这里面的丹药,可是用雪山灵芝研磨而成,这雪山灵芝万年都不曾开一朵,世间唯一有那么一朵,就在司卿那里,你当我不知道?”紫微大帝气恼不已。

雪山灵芝……

拂欢咬唇,她知道这助她恢复功力的丹药不简单,却没想到这么珍贵。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离司卿远一些,和他保持距离么,你为何就是不听我的话?”紫微大帝越想越气,只要一想到司卿身上背负着的仇恨,说什么也不放心拂欢与他在一起。

若是将来东窗事发,天帝知道了司卿的真正身份,怕是拂欢也要跟着遭殃。

“爹爹,我喜欢司卿。”拂欢跪了下来,第一次向紫微大帝表露自己的心意。

她不管了,她不想再隐瞒了。

更不想看着有朝一日天帝会下司卿和冷鸢的赐婚圣旨。

她喜欢司卿。

她就是喜欢!

“你说什么?”紫微大帝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喜欢司卿!”拂欢又重复了一遍,抬眼看着紫微大帝,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爹爹,求求你了,不要阻止我和司卿了,也不要再帮冷鸢去求赐婚圣旨了,好不好?”拂欢抓着紫微大帝的衣摆,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下。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这么卑微的求人。

“你看看你,你自小就是个骄傲的性子,又是凰星之女,无比尊贵荣耀,现如今为了一个男人这么低三下四的。”

“欢儿,为父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紫微大帝一拂衣袖,转身离去。

拂欢跪在原地,含着泪,久久没有起身。

……

翌日,翠泠宫。

冷鸢一早就坐在了大殿内,歪着身子靠在椅子上,一直到竹铃的身影颤悠悠的走进门,脸上才露出些许表情,坐直身子,笑着看向竹铃。

“拜见上神。”竹铃弯腰朝冷鸢行礼。

“免礼,坐吧。”冷鸢破天荒的指了指一旁的空座位。

竹铃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不必了,奴婢站着说就好。”

“那好吧,说说结果。”冷鸢喝了口水,睨着竹铃。

竹铃环顾了下四周,尔后上前了几步,靠近冷鸢,压低声音道,“童言说,那禁地里的女子,是当年天帝的一位帝妃,清芝帝妃背着天帝和别的男人生的女儿。”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冷鸢下意识的皱起眉头,第一反应是荒谬至极!

“是童言告诉我的。”竹铃委屈出声。

冷鸢不耐烦的撇了撇嘴,“你继续说。”

“那个女子,名叫春萌,一直被天帝囚禁在那禁地里,没有离开过半步,天帝也经常会去那禁地临幸春萌,但却不给春萌任何名分。”

“童言还说,天帝似乎很怕禁地里的人有什么差池,经常会叫拂欢上神给禁地外面的封印更改咒术,因此除了拂欢上神和天帝以外,没有人踏足过里面。”

“童言之所以知道这些事情,还是有一次听天帝和天后提起的,说是春萌上仙,长的越来越像清芝帝妃了,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后来又听到一些细节,童言才知道的。”

“奴婢知道的,就这些了。”

冷鸢静静的听着竹铃的话,从竹铃得到的讯息里,似乎察觉到了些许蛛丝马迹。

昨日那素衣女子,凭她的气息,确实是个上仙。

且是她从未见过的。

那和这个禁地里的女子,会不会有关联?

“那你可有问童言,是否见过春萌的样貌?或者是清芝帝妃的样貌?”冷鸢问。

“奴婢问过了,童言只说自己见过清芝帝妃的画像,并未见过春萌上仙。”竹铃回答。

冷鸢扬眉,“在哪看见的清芝帝妃画像?”

“天帝寝宫里。”

……

拂欢在紫微宫跪了许久,都没等到紫微大帝松口,不禁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往凰羽阁走去。

踏出紫微宫大门时,子羽连忙迎了上来,红着眼眶看着拂欢,“主子受委屈了。”

“羽婆婆……”拂欢此时看到子羽,内心所有的委屈都跟着流泻了出来,差点就要崩不出情绪,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咱们回凰羽阁再哭,这里外人多,免不了被人看笑话了。”子羽抹了抹拂欢的眼泪,扶着她往凰羽阁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到了凰羽阁的门口,拂欢刚一踏进凰羽阁,子羽就立即伸手将凰羽阁的大门关上。

拂欢正有些纳闷,一抬眼,看见眼前站着的墨色身影后,连忙小跑了上去,扑进了司卿的怀里。

司卿紧紧的抱着拂欢,这一瞬间,就像抱着全世界于他而言最珍贵的东西,久久不愿放手。

“欢儿,你受委屈了。”司卿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暗哑。

此话一出,拂欢满心的委屈和烦闷,倒是刹那间烟消云散,连忙摇了摇头,但想开口说话,所有的话却都哽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们去里面说吧。”子羽站在一旁,微微一笑。

这些日子,怪不得主子这么反常,原来是动了情了。

只不过这对方是冥神大人,不知道他们二人将来,会有什么结果。

……

拂欢带着司卿刚进寝殿,她便一个生扑,踮起脚尖环住了司卿的脖子,红唇重重的落在司卿的薄唇上。

她早就想这么做了!

司卿先是愣了一下,没想到拂欢会这么主动,但一感知到她心内的想法后,一双清眸内染上笑意,伸手捧住拂欢的脸颊,渐渐的加深了这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