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牢远比拂欢想象的还要残酷。

在这里待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拂欢便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没有丝毫力气。

倒在地上,拂欢抬眼看着被火光照的通红的屋顶,眼前浮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幕幕。

她庆幸自己提早认清了冷鸢的真面目,否则这会儿在这火牢里,还待的不明不白呢。

冷鸢现在,是铁了心要她死。

她也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了。

拂欢想到这,咬牙撑着力气坐了起来,按照往日运功凝气的方法,一遍遍试着修复内息。

……

冷鸢听闻拂欢被关火牢一事,心情甚好,闲暇之余,竟和竹铃在下界的大街上闲逛着。

竹铃走在一旁,见冷鸢从刚才起,面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不禁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拂欢上神好歹是凰女,虽然没了修为,保不准哪日就恢复了。

现在冷鸢上神明着和对方撕破脸,又顺带惹了冥神大人,以后他们二人若是反击起来,怕是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

竹铃这么想着,可身旁的冷鸢却不这么想。

经过一家胭脂铺子,还来了兴致,踏进了那家胭脂铺里,挑挑拣拣。

刚一踏进胭脂铺里,冷鸢的眉心不自觉的皱起,环顾了一下胭脂铺的人,随后目光定格在一个衣着朴素,相貌平平的女子身上。

“怎么了?”竹铃察觉到不对劲,压低声音询问冷鸢。

冷鸢没有说话,仍旧盯着那衣着朴素的女子看着,慢慢的皱起眉头,视线也越发的凌厉。

奇怪,这么一个素衣女子,身上怎么会不时冒出丝丝灵力。

而且这灵力似乎是刻意要压制,但是此女的修为不高,因此又不能全部压制住,最主要的是,她察觉到此女的面容,是刻意用幻术易容而成的。

这会是谁?

她又为何要如此?

冷鸢眼露思忖,故意走到那女子的身旁坐下,开始假模假样的挑选胭脂。

“咳咳咳……”

冷鸢刚一坐下,身旁的女子就忍不住咳嗽一声,尔后捂着心口处,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

“姑娘,怎么了?”胭脂铺的老板娘出声,一脸关切的看着那女子。

“没事,老毛病了,帮我把这些包起来吧。”那女子指了指几样胭脂。

老板娘点点头,招呼人过来打包。

“姑娘面生,不是我们本地人吧?”老板娘做成了生意,笑吟吟的看着那女子。

“是啊,最近才刚搬来的。”女子道。

老板娘会意,“原来是这样啊,那姑娘住哪呢,既然身体不好,要不要我派人将东西送去府上?”

“不必了,我住在郊外,比较远。”女子说完,付了钱,提了自己选的胭脂就走。

冷鸢在一旁,将刚才那些话全部听了进去。

在那女子走后,冷鸢便抬步跟了上去。

冷鸢一路跟在那女子身后,隐匿气息,那女子根本察觉不到冷鸢的存在,一路去往郊外的方向。

可她刚一踏入四下无人的郊外,便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郊外。

而那女子消失的瞬间,冷鸢看清楚了那女子的面容,好一副倾城之貌。

“上神,方才那女子应当是个上仙。”竹铃开口。

冷鸢点点头,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天界里面的人,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天界里有这号人物存在。

这女子既然是个上仙,又为何要偷偷摸摸的在地界生活着?

莫非是从天牢里溜出来的?

“走,回天界,去天牢。”冷鸢出声。

“上神要管这事情?”竹铃诧异。

冷鸢轻笑一声,勾起嘴角,“若刚才的女子,真是从天牢里溜出的,那我把她抓回去,定是立了功的。”

“现在天帝对拂欢越来越失望,正是我表现的好机会。”冷鸢说罢,身形一闪。

片刻后。

“你说什么?没有人逃脱?”冷鸢出现在天牢里,正在盘问负责管事的人。

负责管事的人将所有册子翻了遍,也没发现谁偷溜出天牢了,最后无奈的道,“是啊,这天牢一向严谨,哪有人有那么大的本事逃脱。”

冷鸢听闻,咬了咬唇,皱紧眉头。

“冷鸢上神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出什么事了?”负责管事之人惶恐道。

“没事。”

冷鸢离开了天牢,往外走去。

“上神,或许是我们多心了。”竹铃怕冷鸢回去发火,在一旁劝慰道。

冷鸢依旧皱着眉,没有回答竹铃的话,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经过一处路口时,脚步顿了一下,“紫微大帝上次说,要帮我继续向天帝请命与司卿的婚事,好像还没给我结果。”

竹铃点点头。

“走,既然路过了,那就去拜见一下他老人家,顺便问问赐婚的事情如何了。”冷鸢轻笑一声,光想到这事情有八成把握,一颗心就抑制不住的悸动起来。

来到紫微宫,紫微大帝正在后面小花园里,一个人喝着茶。

“拜见紫微大帝。”冷鸢朝紫微大帝俯了俯身。

紫微大帝见到冷鸢后,点了点头,示意冷鸢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冷鸢道了声谢后,坐了下来,“大帝今日怎么愁容满面,是否因为拂欢妹妹的事情?”

“这孩子,越大越不让人省心。”紫微大帝叹气,内心记挂着拂欢,也不知道她在火牢里待的怎么样了。

“唉,方才我去火牢想见见她,可看守的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说是天帝下了旨意,谁也不准探视。”

冷鸢说罢,抹起了眼泪,“好好的在仙山山庄待着,怎么就又进了火牢,拂欢妹妹近日也不知是得罪了谁,要遭受这么些苦。”

“好了,不说了,让她磨炼磨炼也好。”紫微大帝叹了口气。

冷鸢点点头,陪着紫微大帝喝了一会儿茶。

等了好一会儿,冷鸢才再度开口,“天帝那边,同意我和冥神大人的婚事了么?”

“天帝说他会好好思量的。”紫微大帝道。

“好,那就好。”冷鸢笑了笑。

……

从紫微宫出来的时候,冷鸢长长的叹了口气,天帝一日不下旨赐婚,她的一颗心就一日无法安宁。

司卿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说什么她也要得到!

至于拂欢,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关进火牢,怕是气数已尽,折腾不了多久了。

正走着,冷鸢远远看见天帝的身影,从一旁的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冷鸢见此,莫名下意识的躲在一根柱子后面,遮住了自己的身形。

天帝从假山后面走出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四下无人,理了理衣摆和腰带,随即一人扬长离去。

天帝走后,冷鸢的视线往那假山后面看去。

假山后面,是处禁地,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可这么多年来,知道这个地方的人,都知道这禁地后面关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但那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却是无人知晓。

可方才天帝出来后,满面春风,又整理衣衫,显然那禁地里的,是个女子。

恐怕还是个年轻女子。

女子……

冷鸢瞬间对那禁地里的人多了几分好奇与探究,顾不上和竹铃说话,身形一隐,躲进了假山后面。

假山的后面,有一道巨大的封印,这封印上充斥着拂欢的凤凰之力。

凤凰之力?

感知到这点后,冷鸢面色蓦地沉了下来。

怪不得天帝那么喜欢拂欢,原来拂欢还瞒着她,与天帝的这个禁地有些关联。

冷鸢皱眉,自知这封印她无法突破,刚要转身离去时,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道道的灵力。

这些灵力……

与她在胭脂里遇见的那个女子,是同一股气息!

冷鸢被这个念头有些惊呆。

同一股气息,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这禁地里的人,其实可以来去自如,这禁地其实就是个幌子?

还是说,她的判断有误,这其中是两个人?

冷鸢越想越觉得乱,可这气息明明是同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恐怕,她得想办法,见一见这里面的人才知道。

……

拂欢在火牢里,一遍遍的凝聚真气,可又一遍遍的失败,靠着墙壁,全身无力,眼皮还跟着跳的厉害,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越想越烦躁,拂欢挥了挥衣袖,热的准备先将外衫脱掉的时候,衣袖内掉出一个瓷瓶。

是司卿给她的药丹。

拂欢拿起瓷瓶,手刚触及到瓷瓶,一阵凉意传遍手心,让她下意识将瓷瓶紧攥在手里。

摸着这冰冷的瓷瓶,拂欢将瓷瓶的盖子打开,从里面倒了两颗药丹出来,吃了下去。

两颗药丹下肚,不一会儿,拂欢觉得丹田之处,渐渐的冒出一丝丝的寒意,接着那寒意很快就传遍了全身。

在这四周都燃着烈火的火牢之中,拂欢整个人竟有种寒的发怵的感觉。

隔了一会儿,丹田处又渐渐涌上一丝丝的热意,与此同时,拂欢感觉有几道气息,涌向自己的各个筋脉。

察觉到这些气息后,拂欢蓦地大喜,这种感觉,她最熟悉不过了。

随即,拂欢将瓷瓶收进衣袖里,催动内力,重新凝聚真气……

……

翠泠宫。

“竹铃,我记得天帝身边的侍从童言,似乎对你有点意思,是么?”冷鸢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向竹铃。

竹铃的心一沉,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你过来。”冷鸢朝竹铃勾了勾手指头。

竹铃虽是有些害怕,但也不敢拂了冷鸢的意思,往前走了两步,靠近冷鸢了一些。

“如若你能从童言那里得到一些关于禁地之人的秘密,我就带你好好修炼,助你将来飞升上仙,如何?”

飞升上仙,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对于一个普通仙侍而言,是极大的。

“可是我和童言并没多少交集,我要怎样才能……”

竹铃话还未说话,衣领已经被冷鸢用手指勾住,“最快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切都去床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