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小长茵看到战斗中逐渐减少的那部分法则,也明白了什么。她其实是知道成神后就是一串串法则。

所以,看着自己的至亲被业神逐渐吞噬,已经知道若无法阻止,双亲只怕会在瞬息间陨灭。

乌黑的大眼里,立刻有眼泪掉落下来。

那眼泪像是一粒粒透明的珠子,纯净无暇,从她脸上滚落下去,像是有沉重的重量。

诸神也感觉到了她的悲伤,立刻向她望了过来。

都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够看得明白战斗。毕竟这是神级的战斗,非神明而难懂。

并且,这个天生不会哭的小家伙,那么痛她都没哭过。可现在,她哭了,掉下了眼泪。

“可怜的小家伙。”有神明叹息。

然后他们不忍她难过,立刻要施展神力将她催入梦中,抹去她这段悲痛的记忆。让她像原来一样活泼可爱、天真无邪。

可是,他们还没有出手,就看到自小家伙周身,发出刺目的光芒。

她的小手,竟然在凝结一种法印。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破体飞出。砸向远处拼命编织法则的业神。

终于在砸落业神的瞬间,诸神都看清了,那飞出去的竟然是一颗巨大的心脏。

正是这颗心脏散发着刺目的光芒,将业神透明的身体砸飞出去。

然后连同那心脏一起,也轰的一声爆碎了。

透明的业神本来就所剩力量不多,被挨了那一下,一下子化成纷纷的粉末,小家伙的心脏也是。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整个空间瞬间死一般寂静。

姬阳和姜沉禾也是后反应过来,那飞出去砸飞业神的心脏,是他们女儿的。

两人在那一刻简直都窒息了。

然后是立刻回头看去。

就见小家伙稚嫩的小身体站在那里,冲他们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好像是阳光般明亮,也同样是那么的可爱漂亮。

可是,下一刻,她的身体就迅速的解体,化成纷纷的粉末向四周飞散。

这是因她身体里的法则锁链只有一条,以承受神界法则的挤压,而一旦法则的主要部分被破坏,她就无法抵御神界法则挤压,化成粉末。

“长茵……”

这时候,姬阳、姜沉禾化成的法则迅速组合,显露出他们的躯体来。

他们的面颊上,都有两行泪水淌下。

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小家伙不知道自己心脏的秘密,没有想到,她早就晓得。

她是这么的聪慧,不但知道,还学会了操控,所以选择牺牲了自己,挽回他们陨灭的危局。

哦,不对,他们差点忘了,他们女儿是仙体,操控自己的心脏出来,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

姜沉禾、姬阳已经透明的躯体伸手向空中,抓取、凝聚着他们女儿肉身灵魂化成的粉末。

可是在神界,一旦有生命化成粉末,就会立刻被神界吸收,两人因为神力所剩不多,哦,不,其实是自身神体所剩不多,已经不能快速将女儿化成的这些粉末立刻聚拢起来。

而无法聚拢全部的灵魂,就无法令小家伙重新活过来,两人都极其的悲痛。

就在这时候,诸神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们看,那里还有一个晶体碎片没有被粉碎。”

所有神明都望过去,当然包括姜沉禾和姬阳,就看到在远处,那心脏爆碎业神的方向,悬浮着一颗小小的晶体碎片。

姬阳立刻就露出喜色,伸手一招,那碎片就来到了他的手心。

但遗憾是,哪怕是有这碎片完全将原先原原本本的长茵缔造出来也很难。

因为她有一部分灵魂那部分已经被神界吸收了。就算两人用其他的代替,也不是原来的她。

因为每个微小的能量其实都是有着与众不同缘法。

长茵能够来到他们的身边,也是诸多缘法的促成。不是任何随便组合的能量体能够代替。毕竟她还没有成神。

所以,两人的脸色都极度的苍白,痛失爱女,令他们透明的躯体无法站稳。

姬阳感觉到心上人的痛苦,还是先回过神来,搂住了姜沉禾,然后忽然道:“小禾,别担心,还有办法。”

“啊,什么办法?”姜沉禾抬头望向姬阳。

姬阳冲她虚弱的笑笑,然后双手结印,立刻之间,就从他的指尖流转出一串串法则之光,然后向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

不大功夫,一个巨大的冰棺逐渐从他们身旁的脚下升了起来。

这冰棺,散发着幽幽的雾气,通体透明。

“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诸神都露出惊异的目光,好像是见鬼般,这好像应该是神界东西,可是他们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

就在他们惊异的时候,姬阳双手再度结印,已经用神力将冰棺打开,霎时间,从里面透射出多彩的光芒,好像里面藏着七彩的霞光,连神明都不得不用五指挡住了眼睛。

然后,姬阳就将手心那小小的晶体碎片放了进去,以及他和姜沉禾之前用神力聚拢的他们女儿的灵魂尘埃。

霎时间,在两人神力的催动下,那些粉尘和小小的晶体碎片拼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稚嫩虚影。

而后,就连先前被神界吸收的那些粉尘都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也向着那里聚拢过来。

可惜,就在这时候,两人的躯体更加透明,这是因两人施展神力辅助凝魂消耗的缘故。

所以,两人也意识到什么,姬阳对姜沉禾道:“很遗憾,还差一点点。”

“没关系。”姜沉禾笑道:“只要以我们的意志为引,一定会成功。”

然后,她的手从容的搭上姬阳伸过来的手指,二人双双跳入冰棺内。

顿时就化成了一串串的法则意志,围绕那小小的虚影周围。这样的力量加持下,霎时间,原本冲入缓慢的粉尘,立刻就大量的涌入。

而那小小的虚影也更加凝实起来。

只是两人化成的法则却是逐渐暗淡下去,直到完全透明。

而那冰棺,也在这时候缓缓的关闭。

诸神都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都望向神位天碑。

果然,姜沉禾、姬阳的名字在逐渐的暗淡下去。

但并没有消失。

看到这里,诸神又转头看向那冰棺,惊奇道:“为什么我总是从上面嗅到神位天碑的气息?”

混元之神忽然道:“我想起来了,传闻除了业火连同亿万世界的通道,让我们神明能够投身那些诸多世界当中去,神位天碑上也有一个这样的通道。只是这个通道是自愿的。相传,很久远时候无量之神、入净之神等这样以佛道成神的神明会自愿投身凡界,普渡众生。然后就有某个神明将这个通道召唤出来,让他们从这个通道投身凡尘。”

“但是那是太久远太久远的事情了,好像这亿万纪元来没有神明通过那个通道下凡尘。也不知道那个通道怎么召唤出来,反正……”混元之神说道这里无奈的耸耸肩,道:“反正我们是不行。”

“但那小子怎么召唤出来的。”忽然不动神明问道。他现在实在是太惨,比姜沉禾和姬阳还惨不少,被吞噬的只剩下一个虚影在那里晃荡。不过说话的力气肯定是有。

混元之神无语道:“我怎么知道?不过现在看来那个通道真的可以吸纳、温养灵魂,不像业火通道完全是遭罪的。”因为那里据说凝聚着无数佛神的功德法则,渐渐的就有了温养、聚拢灵魂粉末的力量。

所以姬阳将小长茵留下的那块晶体碎片放入后,还可以从宇宙中聚拢回失去的灵魂。

如此,她的灵魂补全,就能顺着通道转世投胎。

经混元之神这么一解释,他们也明白姬阳和姜沉禾在神位天碑名字暗淡。

他们的意志法则都成了虚影,在神界很难恢复,倒不如去下凡尘。

当然……也可能有其他的打算。毕竟以他们剩下的那些神力只能凝聚他们的女儿的灵魂,不能将肉身修复完全。而其实就算神力够,冰棺只能聚魂的粉尘,无法聚集神界吸收的肉身粉尘。

所以可能选择一起下界。

而事实上,此刻姜沉禾的意志并没有完全沉落下去,而是在看到女儿灵魂聚拢后,又随着冰棺的关闭将自己的意志投射出一丝。

向着星海之外蔓延,一直蔓延到他们姜氏所在的那个世界。

就看到在白玉石铺地的仙城大街上,她的父母戴着斗笠笑谈而行。他们的境界,已经是很多仙人看不透,这是一个很临近超脱的境界。只差一线。

显然,在不久的将来,她的父母也会完成超脱。

接着,她又看到了清泉、溪水、大个儿的鹅卵石。

有一对璧人正行走在这岸边,他们的影子倒映在溪水里,很是娴静,正是管醇和小萝。

再然后,她又看到了姜思宁、弥落,看到了轮回又能修仙的姜杜若、姜凤芯以及他们姜氏的长老们,虽然有很多没有投身他们姜氏,但他们都很快乐。甚至还有她在凡界的师父、师兄们。

也看到了谢澹雅,虽然最终在激战中陨落化成了尘埃,再无缘超脱,但其死也不失美丽和壮阔。

她的意志再往他们姜氏族地蔓延,所有的亲人、朋友虽然有悲,有喜,但生命都有其应有的轨迹。

于是她的意志向回蔓延,看到了小禅,她还没有完全凝聚成躯体的那团能量来到了一片大日海中。

血红的大日的倒影将她的裙摆染红。

她踏着那之上的洁白桥梁缓缓向前而行,姜沉禾知道,她正是去完成那位太阳神鸟前辈的嘱托。

看样子,不久后这段心愿也可达成。

于是,她的意志更快的向回收回,就看到了夜禾肉身化成的那片庞大星域,在有规律运转着。

而在其不远处隐隐约约好像有个白色的虚影。

这让姜沉禾愣了一下。那个虚影很像摩玉。

可是摩玉很久之前就被打落凡尘渡劫去了。

哦,姜沉禾明白了,这是摩玉以心力凝结而成,大概就是他虽然去渡劫,心却始终在这里。

先前夜禾对他痴心不悔,现在换回他。

不过,这是蛮好的,夜禾在摩玉这样的保护下,想必凝聚出形体会更快。也许,等到她再度回归,就能看到夜禾。

这对璧人,也能在一起了。

看到这里,姜沉禾倍感欣慰。大家都好。她就可以完全放下心事去应劫了。

但忽然间,她又想起了什么。

她想起了她的三妹和源袖。

也不知道过去这么久的时间两人有没有交集。

她立刻又将意志蔓延出去,就见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人海茫茫中两道身影无意碰撞,然后停下来对望彼此。

正是源袖和姜思静。果然,他们在轮回中再度相遇了。

他们的头顶有彩灯成串,烟花绽放,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开端吧。

于是姜沉禾笑了,将意志完全收回,和姬阳一起一直向下沉,向下沉。

他们的女儿的灵魂则还在上面温养着,也许还需要一阵子。

而他们虽然这样下界,也未必不是一次好的缘果。

在这之后的数日后,那位新晋升的神明终于晋升出现。

诸神终于看到了他。

他有着一头光般的青丝,身材修长,是难得一见的俊美男子。

但是,很多神明都想冲上去给他揍一顿。

但最终……只是干瞪眼远远的看着。因为……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