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假如碰到业神有气运之神在位的话,解决业神并不太难了,可惜气运之神虽然在神位天碑上有名,却一直是暗淡的。甚至许多神明都没有见过他,很是怀疑过是不是真正有这位神明在。

哦,对了,现在已经不是五位创世之神了,现在他们不惜损耗根本代价抽取神力斩业树藤蔓时候,都跌落了一个境界,跌落到了造物之神。

至于原先的造物之神,跌落的就更多了,有的跌落到了大神,有的则直接跌落到了中神。这都恐怕要重新渡劫。

所以,其实现在神明都消耗巨大,不能再战。

就算五位曾经的创世之神能够参战,也是咬牙而战,不得已而为之。

正是如此,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假如他们五位不敌,那么就要以牺牲几位神明为代价,也要将业神斩灭。

很久远的时候,诸多神明都这样做过,为了亿万生灵,也必须这么做。

不然的话,业神一旦无法抓住灭杀,乱的不光是神界,还有诸多世界。

毕竟任何界面都无法阻挡神明,所以,只要想象一下,就知道那是多么可怕的局面。

而具体要牺牲的神明,还是老方法,以法则封闭树枝,用抓阄的方式,选出他们之前早就预测好需要牺牲的神明数量,正是大概三个。抓到最短的三根树枝的神明就是要牺牲的神明。

当然如果三位神明陨身也没有斩灭业神,他们五位都要全都牺牲,付出巨大的代价。

当然,那就是更坏的情况了。

现在先做的还是将三位先牺牲的神明抓出来。

很快,从众多神明那一大群中间走出三位神明,将五根树枝全部封印起来。让五位神明抓。

这五位神明是老牌的创世神明混元之神、无极之神以及晋升不太久远的不动之神、墨无之神,也就是姜沉禾,还有刚刚晋升创世之神的姬阳。

所以,在抓阄之前,姜沉禾和姬阳都望了一眼自己女儿的方向,就见小家伙正望向另外一个方向,被初神们传到了一颗陨星上。

然后她大口一吐,将先前从业树上吸进去的生机在体内转一圈后吐了出来。

她必须将这些生机吐出来,不然的话,她小小的身体就会被撑爆。

而她吐出来之后的生机,就是更高等的,喷到她站立的那颗陨星上时候,本来枯萎的陨星,瞬间焕发了生机。好像吃了大补丹似的。

但是同时,在很远的地方,那棵枯萎的业树也渐渐的生出绿意,重新有了生机。

竟然,距离这业树那么远,他也能够汲取生机,简直太可怕。

诸神再度露出惊容。

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将业树也斩灭,但似乎……大概没太多必要的样子。之前主神晋升也是只将业果斩落下来,然后就不管业树了。

好像过段时间主神晋升成功,业树就消失了。

所以,他们继续关注小长茵,将她保护在中间。

姜沉禾和姬阳见到女儿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立刻就抓取树枝。

混元之神、无极之神、不动之神也没有半分的犹豫,因为没有时间了,很快业神就会完全脱离出果身。

五位神明将各自抓取的树枝放在一起一比,姜沉禾、姬阳、不动之神都露出无奈又果然如此的苦笑。

其实这个结果诸神早有预料。

所以,无极之神还调侃道:“千禾,这都是因你太懒惰了,法则都看不下去,要给你加劫难。”

姜沉禾苦笑,不动之神看着自己也很短的树枝也是面容发苦。

却也晓得怎么回事儿。

在这五位神明之中,他们三位神明是最妖孽的。

晋升都没有用太艰苦的过程,而无极之神却真正是一步一个脚印艰难爬过来的,不知道付出多少努力和汗水,可不像是他们,没事到处溜达。当然,除此之外,无极之神之前已经应过除晋升神位之外的守护劫难了。

也就是很多次参与守护神界宇宙的劫难,和这次斩业神十分类似,陨落后就被打落凡尘应劫。

混元之神虽然也妖孽,但是混元之神是非常老牌的神明,正是其妖孽,他之前更是不知道参与多少次这样的战斗,陨落后就去应劫,不知道应了多少劫难。不然早就能够冲击主神了。

这次肯定不用挨着他了。不然混元之神恐怕要哭了。

啥破事儿都挨着他,他是得多倒霉,以后不叫混元之神,直接叫倒霉之神得了。

而姜沉禾虽然经历过一次类似的劫难,却也只是看过,都没帮上什么忙,就像现在许多初神一样。不动之神也是,至于姬阳,先前别说经历过了,只是听说过,这次是头一遭。

所以,抓阄之前,他们五位神明就心中有数,抓到最短树枝的会是哪三位。

所以,姜沉禾、姬阳以及不动之神也都推脱不了,真的是轮到他们了,躲也躲不过去。

虽然他们都惦念着女儿,却也只能令将女儿安排。而且,他们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犹豫了。

且拼一把也许还能不陨而胜,再犹豫就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了。于是都跟随无极之神以及混元之神呈包围式将业神围在中间。

此刻,业神身上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不那么耀眼,很快就完全脱离果身了。

这时候五位神明便知法则将业神困住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这时候业神不能动,只能在原地,就算看到他们在编织法则,也逃不掉。

这就是占据了先机。

五位神明当然不会犹豫,立刻施展神力,合力用法则编织大网。

而姬阳和姜沉禾一边编织,一边向诸神专递神念将女儿托付,大概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他们陨落被业火打入凡尘。二人请求诸神将他们的女儿封印在神位天碑他们的名字里面。

在神位天碑里,每位神明的名字里面都有很大的空间,在神界,最稳固的就是神位天碑,也许神界破灭,神位天碑都会不灭,所以,神位天碑是最安全的地方。

而第二种情况就是他们不敌业神,被业神吞噬,变成业神的食粮,那样,他们就活不过来了。就是双双陨灭。

名字也就会立刻消失在神位天碑之上,在神位天碑上也就没有空间了。

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们请求诸神将他们的女儿封入主神无业的名字里。等待夜禾出世。

无业是最古老的神明,千禾没有晋升神位时候,他已经是主神了。所以,无业神明很有可能不灭了。将小长茵打入他的名字内,二人都很是放心。

而至于为什么要等待夜禾出世,姜沉禾另有安排,不过她没有说。

当然,诸神也没有问。

不过是刹那功夫,两人就将女儿安排好了,去了最大的心事,两人可以全身心投入。

而业神已在二人同诸神交流时候,周身果皮全部裂开,如同五瓣的金莲台,将业神托起。

这么看上去,业神好像是佛界的佛陀般。

只是其狰狞的獠牙,和那如同凶兽般疯狂吸收业火的模样,又和佛陀相差太远。

应该说,简直就是魔鬼降世。比魔神还要可怕。

神界总是固定的一段时间就会有恶神降世,一出现力量就极其强横,轻松就能搅动风雨,好像和善神所有加起来的力量平衡般。

姜沉禾等五位神明看到业神吸收业火后实力暴涨,神力节节攀升,立刻将编织好的法则向业神罩了上去。

业神嗖一下要遁走,却中途被大网罩了回来。

他发出狂吼声,催动神力挣扎抵抗。

而他刚一催动神力,他编织的法则就向五位神明的大网冲撞而来,五位神明立刻就感觉到了压力。

他们知道,这是因他们之前消耗过大,境界跌落的缘故,不然绝不会这么费力。

当然,也因这次新晋升的主神力量太大,业力太强。使得业神抽取了大量的业力壮大自身。事实上,创世之神所有加起来也会被一个主神轻松碾压。

所以哪怕是晋升时候的产生的所有业力不及他自身力量一半,也会让创世之神对付起来非常费力。

所以,五位神明有四位都在骂那位主神,晋升也不看个时候,累死他们了!

虽然心中骂,还是在全力催动神力,他们要将业神用大网绞杀在里面。

但他们五人加起来的力量也不能将业神镇压,反而随着业神的力量暴涨,遭到业神的反噬。

那编织的大网有着破裂的迹象,他们不得不一次次爆发神力一边修补漏洞,一边消耗业神。

因为业神在抵抗他们的时候,也是在大量消耗。其实这就是在拼消耗,谁消耗得过谁,谁就最后得胜。

而现在的情况明显不乐观,业神能够源源不断的从外界汲取业力,而他们的神力却得不到补充。

诸神在一旁看着,只是干着急不能帮忙,参战的五位神明都被业力包裹,他们上去灌注神力,稍不留神就会被业神吞噬力量。

他们现在境界跌落,还不足以硬拼业神。

只能伺机而动。终于让他们找到了机会。于是众神和业神展开了一场持久的消耗战。

半个月就这样匆匆而过,双方对战激烈,损耗巨大。所有神明能够抽取的神力都抽取光了。只能以解体自身神体硬拼。

本来他们要坚持到主神晋升那一刻,可是距离那个时间还有不短距离,最短也有几日。但他们连支撑几个时辰的力量都不够。

所以,无极之神和混元之神都看了一眼姜沉禾、姬阳、不动之神一眼,道:“保重。”

然后,这二位神明就急速向后飞退。

所有神明也在此刻屏住了呼吸,他们都知道,到了以性命相搏的时候了。

果然,就见姜沉禾、姬阳、不动之神的神体快速的变得透明,解体成一串串的法则。

向着业神扑击而去。这就是他们的力量和意志的精华。其实,神明本身就是法则体了,都是一串串法则。

而现在,他们就用组成他们自身根本的东西和业神硬拼。

业神看到,发出一声狂吼,知道姜沉禾三位神明以最后的神体法则力量相搏,他也有陨灭的危险。

不过他并没有透明,依旧能够汲取外界的业力化成能量,编织出一串串法则和姜沉禾三位神明神体解体的法则对撞,相互吞噬。

这样的对战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激烈了,没有血腥,没有残骸,也没有爆破的强大能量。只有一串串法则相互的吞噬对撞。

但却是一种无声的悲痛。因为那些法则就是他们自身的意志和力量,就等于以身肉搏,被吞噬多少,自身的意志能量就会损失多少。而一旦先被对方吞噬掉,那么神明,也会陨灭,成为别人的食粮。

诸神们都死死盯着双方吞噬的结果,希望姜沉禾、姬阳、不动之神占上风,可是这空间中还有很盛大的业力让业神源源不断汲取到,业神没有拼自身,所以他能够操控法则干扰三位神明,然后抓住漏洞伺机吞噬,一会儿工夫,就将三位神明吞噬三成去了。

诸神看着这一幕,都心中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