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小家伙并没有任何的恐惧,只是漆黑的大眼中露出些许惊异。

她在神界这么久,已经习惯了抬头看到的那片异于小世界没有大日,也没有星辰的天空。

在神界各种各样奇怪的兽类、植物比比皆是,对于她而言其实并不稀奇。

比如飞在神界之内的太阳神鸟、星空神兽、飞天腾等等,虽然没有真正成神,却是神界天然的生命。

所以,小家伙刚睡醒抬头时候,还以为是神界出现什么了不起的宝树,令诸神都聚集在一起争抢。小脸上出现一瞬间惊异后,又恢复平常,不再过多关注,而是伸出小手揉了揉自己不太清明的睡眼。

而姜沉禾看到小家伙所站之地正是业树之下,吓了一大跳,虽然业树并没有立刻破掉绿色星球,但是她的封印都被撑开,小长茵就没有任何的保护。会非常危险。

业树连神界界面都能撑塌,一个星球又算得了什么?

她立刻道:“长茵,快过来!”

小家伙此刻还迷迷糊糊的,没有完全转醒,大概是因被封印的时间太长的缘故。

不过,听到自己娘亲声音的波动,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很乖的点了点小脑袋。

然后在其脚下,就逐渐升起一只巨大的,头上生着两只角的巨兽,其皮毛和象类似,没有长鼻子,牙齿十分锋利。正是神界独有的生命,星空神兽。

这种兽类在神界行走,是非常好的坐骑。

他一出现就发出一声长吼,驮着小家伙向高空飞腾,穿越星球隔膜,出现在绿色星球之外。

许多初神们看到这一人一骑都没有任何保护的出现,也并没有什么稀奇。

星空神兽是神界自然而生的生命,对坚固的神界法则挤压早就适应。

至于小家伙,在神界主界面出现不是一次两次了,起初姜沉禾和姬阳都担心女儿会不适应神界法则的挤压。

而事实上,在探查完其身体后,却没有什么妨碍,本身她就是吸收神体能量孕育而生。

体内就会形成一套规则,对神界法则就有着一种得天独厚的抵挡能力,就好像神界很多天然生命一样,虽然距离成神非常远,却也因诞生在神界,在神界生存的很好。

初神们看到小家伙和星空神兽一冲破星球隔膜,就立刻施展神力用法则编织成一节节的长桥。

这桥梁看似只是一座桥,却是压缩了空间,能够让小家伙更快的到达他们那里。

当然,小家伙不用动,她坐下的星空兽很熟练的踏着桥梁而去。

不大功夫,小家伙就出现在诸位初神站立的中间。

姜沉禾一边施展大预言法则,一边回头看了初神们一眼道:“保护下我的女儿。”

初神们立刻纷纷点头,他们站在一旁,纯熟是打下手的,而能够让他们打下手的事情太少了。闲得都蛋疼。其实是站在一边干着急帮不上什么忙。

这会儿来了一个小家伙,他们都乐得开心。

他们虽然很忌惮界面碎裂和业树的攻击,但躲避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保护一个小家伙自然是不在话下。

所以,在这里,小家伙才是安全的。

而很多初神们看到小家伙过来,有的伸过手摸摸小家伙小脑袋,有的揉揉她的头发,又有的捏捏小脸儿。

喜欢的不亦乐乎。

幸好小家伙这时候正在打哈欠犯困,眼睛没有在他们这里,不然就会绷起小脸儿,很生气了。

当然,这是因她的主要注意力在业树上,这会儿,她已经发现这树非常坚韧,因为那么多神明联手都没有将那小小的一截藤蔓勒断。

而她的娘亲更是催动了大预言法则才蒙蔽一颗果子。

很快,在其他初神的讨论中,她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小脸儿从一开始的平静,也是慢慢皱了起来,非常专注的盯着业树,也在快速思考着什么。

忽然间,又是“咔嚓——”一声,神界的界面迎来第二次大面积崩塌。初神立刻施展神力躲避开去,等到那大片的崩塌过后,他们又回到业树不远处。同时也将小家伙放下。

他们就看到姜沉禾施展大预言术叠加的法则出现了碎裂的迹象,那颗被迷惑的业果好像要冲破法则而出。

其实业果本身没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有着业树源源不断的从外界吸收业火供应能量,破坏力就很大了。

所以,诸神才会将业果砍断下来,脱离业树。

无极之神看到姜沉禾凝聚的法则出现裂痕,大惊失色,急声问道:“千禾,还能抵御多久?”

姜沉禾道:“最多三个呼吸。”

“啊!这么短!这次的业力也太强了!”诸神的脸色也极其的难看,因为此时他们合力用法则编织的那条细钢丝状的东西也才将第二颗业果茎蔓勒掉一半多点儿。

这还是他们刚刚已经爆发一次,都豁出去跌落一个大境界的代价,不然的话,将会更少了。

“不如我们合力,将这两颗果子封印吧!”不动之神忽然道。

诸神却摇头道:“不行,就算我们联合起来将两枚业果封印,他们也会从业树中汲取能量,很快将封印冲破。”

所以最根本的还是让果子脱离业树。

可这最根本的做起来也相当艰难。

就在众神焦急商议的时候,忽然间他们感觉到了一个强大吞吐量的呼吸。

然后,霎时间,他们就感觉到业树的生机正向一个方向疯狂的涌去。

随着其生机大量流失,整颗业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大半,虽然没有完全枯萎,破坏力也十分惊人。

诸神惊愕了一瞬,然后就立刻爆发更大的力量勒那第二颗果子,没用多久,也就三个呼吸,就将茎蔓勒断了。

这颗果子,要不是只有部分茎蔓连接在业树上,险险就从业树上抽取足够能量化形。

至于第三颗果子,诸神也凝聚力量,将其斩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诸神都迅速向身后……那业树生机奔涌的方向望去,想看看造成这一切的原身,就看到一个非常稚嫩的小身体,正在大口大口吞吐着生机。

她原本漂亮的小脸儿鼓胀起来,好像一瞬间变成了冲气的娃娃,比原先的脸大了三倍之多。如同一只大鲸鱼般,吞吐量惊人。

而这小家伙,正是小长茵。

“你……你女儿……天生能够吞噬生机。”好半晌,众神才完全反应过来,发出惊呼声。

姜沉禾也是十分惊愕,小长茵出生的时候,的确吞噬了整个星球的生机,但是绿色星球上的植物等级都不高,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女儿能够吞噬业树上的生机。

“她……她一定是天生生命法则圆满的生命体,就像业神,长在业树上,天生业力法则圆满,又比如混元之神,本身就是一团混沌元气也是天生很多元的法则是圆满的……不……不然的话怎么连业树的生机都能吞噬,这……这太恐怖了。”许多神明连吐字都磕磕巴巴了。

姜沉禾听闻却皱眉,这她其实早探查过小家伙的身体,好像没有发现其生命法则圆满。

“难道会是心脏的猫腻?”唯一她和姬阳探查不清楚的,就是小家伙的心脏了。

而众神刚讨论到这里,忽然间听到“轰——”的一声,然后立刻向声源望过去。

就见是姜沉禾编织的大预言法则被撑爆碎,一颗散发着七彩霞光的果子从里面冉冉升了起来。

然后其光芒越来越盛,盛大的刺眼,他的表皮也寸寸裂开,从里面逐渐显露出一颗面生獠牙的脑袋来。

“是业神,业神要出来了!”站在最前面的无极之神发出声。

虽然早预料这颗果子必然会化形出来,毕竟姜沉禾用大预言法则蒙蔽其的时候,果子就已经到了成熟落地的时候了。但真正看到,还是被震撼了。

“他初生的力量好强。”那耀眼的光芒连神明都觉得刺眼,纷纷向后飞退,并没有立刻出手。

因为所有生命在初生时候,力量都非常惊人,就连一颗小小的种子在冲破种子外壁时候也不例外。凡界的人将很多黄豆放在空水缸下面,黄豆发芽的时候,能够将巨大的水缸顶起。可想其力量多么惊人。

所以,诸神都避其锋芒,等到其完全破果身而出时候再动手。

同时也在商议着接下来要怎么办,业神马上就出世了,他们要在其成气候之前,将其绞杀、泯灭。

可这并不容易,业神是秉承主神业力而生,天生会操控业力,只要他完全脱离果子,就不需要靠业树吸收业力,自身就能吸收。那时候,他会疯狂吸收神界的业力壮大自己。

所以,理论上说,那位主神的力量越强,其气运就越强,相辅相成的,业力也会更强。所以这个业神将会短时间将所有主神晋升的业力吸收到自身,会力量迅速膨胀。

直接跳过预备神的阶段,直接向上晋升。晋升到一个很可怕的层次。

曾经就有业神落地,一下子晋升到主神的层次,虽然这个时间是短暂的,并不是他长久的力量,只是借助真正的主神晋升之业力,但那短时间爆发,也足够在神界搅动风雨,令神界大乱。

所以,诸神显得都非常的凝重。

但他们不管怎么商议,能够出战的也只有五位创世之神罢了。

因为业神若晋升之后同其交战会产生业力反噬,神力太低,会经受不住,很容易被业神吞噬化为业神的养料,那样一来可是帮了倒忙了。

当然,创世神神明也可能被吞噬,不过几率非常小罢了。

这才是诸神真正棘手的地方,不然换做其他类型的神明,诸神有诸多方法。

不过这也是神界的劫难,其实总是会遵循着某种规律出现,所以每位神明虽然凝重,却并没有出乎意料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