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沉禾听闻,面上露出极度恶心之色,道:“那时候……那是多么久远的事情啊,那时候的我才是初神。”

她现在是创世之神,从初神到创世之神,中间有中神、大神、造物神三个大阶位。每一个阶位都是难以计算的漫长岁月。的确是相当相当久远的事情了。

“哦。原来这么久了。”姬阳也是惊奇,也就更好奇了,“那到底是如何解决的?”

业树成长会对神界界面带来很大的破坏,但是现在神界的界面十分稳固,看不出被毁灭的任何痕迹。

姜沉禾遥望遥远的星空,仿佛陷入了回忆道:“那时候……我才刚刚晋升初神,神力微弱。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加入斩业果的阵营中。只是在非常遥远的地方看着所有中神以上的神明联合起来,将神力叠加在一起斩业果。”

“那斩下来了么?”姬阳问道。

姜沉禾道:“斩下来了。但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每个神明都因此跌落了一个大境界,有的甚至受业火的影响,完全是退步,还需要重新渡劫,而就算是如此,诸神也没有保住界面,还是眼睁睁看着业树将界面业火吸干净,导致界面崩塌了。”

姬阳只是从一些记载中看到过相关的只言片语,没有想到要付出如此代价。

整个界面神明豁出去境界跌落也才堪堪将业树斩下来,这代价真的太大了。

但是姜沉禾却道:“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哦?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么?”

姜沉禾道:“对。”然后转头看姬阳,“石头,你听过业神吗?”

姬阳点头,“听闻是业果成熟自然落地后成就的神明,不过业神比邪神相差无几,十分凶恶,搅乱法则,令神界宇宙大乱。这样也就罢了,其吸收业火成长,很难完全泯灭,所以令诸神厌恶,都见之而想除掉。”

姜沉禾点头,“没错。”

然后道:“所以,最糟糕的就是众神联手,付出极大的代价也没能在业果成熟自然落地前将业果斩下业树。那样一来,就会出现一个业神,将会使得神界宇宙大乱。”

姬阳听闻,也是了然了全部的过程道,“那业果从长成到完全成熟落地需要多久。”

姜沉禾道:“这就要看那位新晋升主神的神力了,毕竟业树乃是应主神之劫而生,那位主神神力越强,业树果实成熟的时间越长,果实成熟后洗涤力量也就越强。”

业果成熟后,就是洗涤神界各种业力恶念,让神界焕然一新以迎接新晋升的主神。

她说完,和姬阳同时望向神位天碑那创世神中亮起的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带着烈焰般的光泽,两人对视一眼,面露惊愕之色。

这名新晋升的主神还是一位了不得的神明。

所以,两人神色就更为凝重。

和他们同样凝重的还有诸神。

都是遥望神位天碑,而后诸神汇聚在一颗星球上,商议着解决之策。

其实对于主神之下的神明而言,的确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将所有能够对业果造成伤害的神明聚集在一起,然后诸神合力将连接业果的那道茎蔓斩掉。

这时间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而诸神估算,就这位新晋升主神的实力,业果从成熟到落地的时间会持续大概三个月。

所以,他们要在这三个月之内将业果斩落下来,而不是让其自然掉落,不然神界的界面就会崩塌,他们所有的神明都会受到一定的反噬和影响。

所以,姬阳虽然回归,二人并没有将女儿封印解除,而是等到此事过去再说。

毕竟业果要降世,实在凶险。

业树生长得非常快速,大约神界才过去刹那而已,其就繁茂如同密林中千年的遒劲长藤,藤蔓如同水缸般粗。

所有神明都能感觉到其根系疯狂的吸收着业火。

不过并没有一个神明会奇怪,业树要在那位新晋升主神回归神界前成熟。

而那位神明的名字已经亮了起来,回归之日不远。

又三日过后,翠绿的业树藤蔓已经爬满了诸多星球,有的悬浮在星球和星球中央。

这种树,堪称怪树,没有土壤、没有光和水,只要有业火就能生长。

而在树上,慢慢的开出花来,然后长出绿色的果实。

起初是一个,后来是两个。再后来又有三个。

当第二枚果实出现的时候,整个神界震动,第三枚出现,诸神都傻眼了。

他们曾经看到的典籍记载,晋升主神业树生长出两枚业果,这位主神的力量已是震惊诸天万界,那么长出三颗。这位主神将会是何等模样?

然,问起的时候,很多神明都说没有见过这位主神,有见过的,也见过几面而已,晓得其主光,其余皆不太清楚。

不过的确是应该是个耀眼的人物。

但,如此一来,他们要斩下三枚果实,困难度增加。

昔年那次,也才是一枚果实。

所以,诸神都不淡定了。

很担心会有其中的一枚或者两枚果实成熟落地后化形成长为业神。

所以诸神纷纷测算、预感。其实不用测算和刻意的预感,这些神明也早已感觉到大凶。

不过是临近又感应测算一下罢了。

现在诸神只希望没有第四颗了,不然这些神明都想一头撞死好了。

终于,绿色果实渐渐成熟,变成了红色。

等到第五日的时候,完全熟透了。

当业果熟透的那一刻,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快,就在这时候,我们一起出手,将这三枚果实都切断下来。”几乎在果实成熟的那一刻,就有神明立刻大呼。

顿时,所有神明都凝结出一道道繁奥的法则,然后编织到了一起,最后形成了一条细细的钢丝状的东西。

这东西将三颗果实的茎蔓同时缠绕在一起,想要将他们同时崩断。

但尝试的结果让神明们不得不放弃了另外两颗,还是一颗一颗来吧。三颗一起勒断,实在是太费力了。

当然只是一颗,诸位神明也非常费力,明明连接果实和主茎的那截茎只有两根手指头合起来那么细,却怎么也勒不断,就好像一群蚂蚁用一根细绳勒大象的脖子一般。

当然,诸神没那么弱,但确实这秉承新晋升主神大劫而生的业树法则非常坚固。

事实上,每位主神都是秉承大气运晋升,但也因为其晋升前到晋升这个时间段气运空前浓烈,其实相对的,业火也在增强。

而业树的诞生就是在压制、吸收业火。

以让主神气运更强,更加耀眼。

很快,神界的两个月过去了,终于第一个果实在诸神的努力下给勒断了下来。并被一旁的一位初神收在手上。

这让诸神都松了一口气,无极之神道:“幸好这果实落地不是一个月,而是也许比三个月更长。我们还有些时间,接下来咱们要灌注更多的神力。”

但众神听完,神色却是更加凝重。因为就算剩下的时间比三个月长一些,也应该长不了多少,他们无论如何无法在业果成熟自然落地前将所有的果实勒断。

那么,这些业果就会吸收更多的业火能量,壮大自身,最后达到落地化形的地步。

就在诸神带着这样的担忧又一个月快过去的时候,诸神只将第二枚果实勒断一半,而第三颗业果已经吸收业火饱满,红彤彤的,周身有霞气云雾蒸腾,好像是普通仙人飞升的盛景。

所有神明的脸色都非常难看,无极之神道:“糟了,第三颗业果不久就会积蓄足够的力量落地,化形成为业神了!”

果子不成熟,一直不摘下来,就会一直吸收能量成长到化形的地步。

几乎和他话音落下同时,整个神界界面发出“咔嚓——”一声,界面寸寸崩塌。

很多弱小的生命一夕陨灭,化为尘埃,就连刚刚演化,还没有生成界面的小星球也爆碎,化为一堆乱石碎屑。

这场面,让很多经历过昔年场面的神明想到,那一次没有一位主神在神界,在最后时刻,业树将神界界面的业火吸收几乎一空,使得神界界面大面积崩塌。

而这一次,比那一次还要糟糕,那一次在界面崩塌前起码业果濒临折断,而这时候,剩下的两颗业果,其中一颗还有一半没有勒断,而另一颗要落地化成业神。

简直不能更糟糕。

而诸神眼睁睁看着界面崩塌,却不能腾出手来。而能够腾出手,没有参与的初神却没有那个神力修复界面。

当然,就算是修复,也没有业树毁灭的快。

众神已经看到界面崩塌后业树那粗大的根须上生出无数大洞,像是饿极了的鲸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吸食着业火,如同降世的吞天大魔。

随着其吞吐,业果也更加通红,诸神都知道,接下来迎来的就是比界面崩塌还严重的事情,就业果化形成为业神。

无极之神立即道:“快,千禾,用你的大预言法则先蒙蔽其一阵子,为我们赢得一些时间。”

“好!”姜沉禾立刻点头,然后从灌注神力的阵营中出来,以法则凝结出幻象,让那即将掉落的业果迷失在幻象当中,令其误以为时间颠倒。

如此,其就不会立刻掉落下来。

但也在这时候,姜沉禾听到咔嚓一声。

她暗道一声糟糕:“不好,封印解体了。”

姜沉禾望过去,原来是业树将界面吸得崩塌,使得她的封印也解体,小长茵从解体的封印中苏醒了过来,正揉着惺忪的睡眼向这边看过来。

她所在的绿色星球,就是神界界面内部,一抬头看头顶,不是普照的大日,也不是亿万的星辰,而是直接就能看到天空中诸神聚集在一起,以及那遮天蔽日的翠绿的藤蔓。好像缠绕的半个神界都是,画面感非常的诡异。

大概会想象成,这是长在神界宇宙中的怪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