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日又是初一了。

一家三口到达绿色星球,仰望星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来自遥远虚空的幽蓝力量。

每到初一,小家伙的石化就会异常严重,而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两人觉得,小家伙的石化严重同那每到初一从虚空中投射而来的幽蓝力量有些关联。

所以,每到这一天,姬阳都会用神力将这幽蓝力量隔绝在外面。

而姜沉禾则是将小家伙抱在怀里,灌注神力为她缓解痛苦。

因为每月的初一这一天,小家伙不像是平常日子那样,每次呼吸心脏石化后又会立刻恢复原状。如此循环往复,勉强能够承受,维持身体机能运转。

而到了初一这天夜里,小家伙的石化会持续整整一个时辰。

也就是说,心脏会在这一个时辰之内完全处于石化状态,血液无法流动,供血停止,身体机能逐渐衰退。

这还是小家伙一出生就是仙体,若是普通人,早已死亡。

而就算是如此,也是非常的痛苦,姜沉禾曾经估算过,这种痛苦,比灵魂渡天火大劫还痛上大约十倍。

一般的仙人都可能会痛昏过去。

假如不是小家伙天生体质强悍,只怕也扛不住。

先前,姜沉禾和姬阳都希望她能够昏过去,或者将灵魂遁出体外。这样就不会痛了。但前者会使得肉身枯竭加速,而后者根本做不到。

似乎她身体本身对自身自我保护,早已晓得灵魂遁出会对自身有害,所以会在石化时候肉身将灵魂封闭在体内。

而至于小家伙心脏长时间石化为何要保持清醒状态,两人经过探查发现小家伙每次在心脏完全石化清醒的时候,都会无意识的运转一种非常奇怪的呼吸法。

这种呼吸法好像使得身体每一个血窍产生一种类似星辰运转的共振,使得心脏哪怕是停止运转状态,肉身每一个细胞依然活跃,减缓枯竭的速度。

但就算是如此,姜沉禾和姬阳也曾经估算过,这种状态顶多能够持续一个半时辰,假如有一日小家伙初一这天石化的时间长于一个半时辰,那么她的肉身将会完全枯竭。

变成一具干尸。

那是非常恐怖的。

而随着小家伙的年龄增长,每到初一石化的时间也在逐渐增加,刚满月的那日,石化才不过半个时辰,现在才五岁,已经增加到了一个时辰。

所以,两人才时不时的将小家伙封印起来。以赢得时间,研究解决之法。

两人很怕女儿会夭折。

她现在还这么小。

就是此刻,姜沉禾感受着怀中小家伙那微微颤抖的小身体,也是心疼的想要将她封印起来,让她不要承受这种痛苦。

小家伙也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忧心,她竭力控制着面部表情,不让自己笑得那么灿烂。

因为她天生不会哭,越是疼,就笑得越灿烂。

所以,她将面部表情控制住后,才捉住母亲胸前的衣襟,扬起稚嫩的小脸儿道:“娘,您不要难过,长茵……长茵已经没有那么痛了。”

姜沉禾看着女儿乖巧的脸蛋,眼眶微红,一手为女儿灌注神力,一边将额头贴向女儿的额头。

她的长茵最乖了。

一个时辰,终于过去了。小家伙的心脏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活力,只是她全身却冰冷异常。

虽然没有冒着冷气,却同那寒冰相差不多。

她这时候的身体极度的虚弱,这是消耗过剧的力竭。小小的身体乖巧的窝在姜沉禾怀里,长睫合着,像是睡着了。

在未来的三天里,她将会一直持续这样的状态,不能够动,只能卧床。

就好像是普通的凡人大病一场一样。

三天,也终于熬过去了。

三天后的翌日一早,她依旧活蹦乱跳,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追逐着羊群,蹲在草丛里和无名的小虫说话。也会吹起笛子指挥各种生灵为她寻找她想要的东西,比如混元精、各种异果等等。就好像很多孩童一样单纯,将痛苦忘在了脑后似的,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正是如此,姜沉禾和姬阳都会时不时和她一起玩耍、逗趣。用很多方法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获得更多的乐趣,忘记那些痛苦。

大约又过去了一个多月,长茵的石化又严重过一次,两人并没有将女儿封印起来。

这是因为姬阳的神劫要降临了。

两人都感觉到了业火即将垂降。

事实上,姬阳刚刚成就造物神的时候,名字就在渡创世神劫那一列上,那时候,他距离神劫就不远了。

当然,这也是和他本身资质和领悟息息相关,自身法则越紧密,就越早迎来某个境界的神劫。

果然,没过几日,姬阳就被业火打落到了凡尘。

姜沉禾并没有阻止,只是站在很远的星球,静静的看着。因为这无需阻挡,姬阳渡劫回来,就会成就创世神位了。

不过,那需要很漫长的岁月,所以,在姬阳渡劫前,两人就将女儿封印了起来。只有这样,她才能熬过那漫长的岁月,再次看到姬阳。

而如此一来,姜沉禾就显得有些孤寂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她要像很久之前一样,一个人领悟法则,一个人行走在这神界宇宙之中,静静修炼,积蓄力量。

只是偶尔遥望宇宙中央,神位天碑上那已是暗淡的姬阳的名号的时候,会心中增添那么一些不同之前的温暖。

不错,姬阳在神位天碑上的名字已经暗淡了。

每一位神明,若是被打落凡尘渡劫,名字就会暗淡。而假如渡劫失败,名字就会彻底消失在神位天碑上,不留痕迹。

所以,神位天碑上留着都是活着的神明,而死去的,不叫神明,那是尘埃。

神界过去了十万年,意外的是,姬阳就返回了。虽然这不算是最快的,也很惊人了。

姜沉禾走到神位天碑前,看到姬阳的名字已经出现在创世之神下了。

而姬阳完成晋升后,已是来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小禾,让你久等了。”

姜沉禾却笑着调侃道:“原来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被哪家的漂亮姑娘勾搭去了。”

姬阳听闻就噗嗤乐了,从后面将人搂得更紧笑道:“是被一家的姑娘给勾走了。”

“嗯?”姜沉禾愣了一下。

姬阳就笑道:“那家的姑娘是个叫做墨无千禾的。”

姜沉禾就哈哈笑了起来。

其实她也晓得姬阳这次渡劫没有情劫,大概是因他原身在神界,本来就没有情的因,自然也没有果。

哦,不对,应该说和他有情牵绊的是她。而她没有渡劫,所以他渡劫时候没情。

其实这种现象对于神而言非常常见,很多神明原身诞生在神界,没有情,有的被打落下去渡劫,一直都是和尚,要不就是孤独终老。或者天生无情那种修道疯子。

无因,就无果。没有因果,就循环不下去。所以是无。

而神明大凡被打落凡尘渡劫时候所接触的生灵,也是曾经有所缘果,比如某一团能量曾被他们融入过自身,又因某种原因吞吐出去,化成了其他世界的生灵。

也或者突然跑到别的神的世界里饶了一圈,接触了一些生灵,踩踏过一些植物,也可能因此产生一些缘果。

就算这两样都很少做,神明在神界也不是固定不动的,但凡其行动,衣袂碰触的微尘,也会成为缘果。这些微尘转化成其他生命体时候,也就会同其生出牵绊。

总之,神明渡劫的缘果,不会无的放矢,不过是分缘果深浅罢了。

比如千禾曾和神族后裔有渊源,她渡创世神劫时候,就几次投身神族后裔的姜氏。

有很大一部分神族后裔的体质都是阴阳同体。资质超凡,修炼快速。是天生天地的宠儿。

“对了,神界过去多久了。”姬阳松开姜沉禾时候,立刻问道。

姜沉禾道:“十万年。”

“才十万年。”姬阳很高兴。

但姜沉禾面色却有些凝重。

姬阳惊奇,“怎么了?”

姜沉禾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了宇宙中央,那里矗立着神位天碑,但自其上,已经伸展出一种翠绿的枝丫。

像是藤蔓般缠绕出来。

他看似是从神位天碑中生长出来的,实际上是来自其他神界界面的虚空。

“嗯?这是业树?”姬阳道。

“没错,这就是业树。”姜沉禾回答。

姬阳笑道:“这是好事啊,说明这个界面又有一位神明即将晋升主神了。”

“话是没错,每次有新的主神晋升,主神都会用业树结成的业果将整个界面都会重新洗礼一遍,可问题在于……”

姜沉禾指着神位天碑,主神那个位置,那仅有的两个名字,全是暗淡的。

也就是说,这两位主神,全部在渡劫。

至于那个要新晋升的主神,其名字在创世神位里已经亮了起来。

但光亮了没有用处,真正渡劫回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那业树早就开花结果,果实成熟了。

所以,一般都是其他主神将业树上的业果摘下来,而不是刚刚晋升的那个主神。

可现在没有主神,业果就摘不下来了。

若是其他的果子,倒是没什么。

但是业树这种树木非常恶心,他吸收业火而生,且不管什么界面,什么品级的业火都吸收。

这样也就算了,主要是他成熟以后,若是不将业果摘下来,就会一直长,一直长,吸干了神界界面之外的业火吸收界面之内,能将神界界面吸崩塌。

而能够摘下这业果的也只有主神,其他神明都做不到。

其吸收业火而生,法则非常坚固。主神以下神明打不破其法则。这就是最恶心的地方了。

姬阳看到主神下面那两个名字是暗淡的,也是一下子了然了姜沉禾的担忧,道:“的确,若是界面没有其他主神将业果摘下来,等到那个新主神晋升成功,这个界面都不知道什么样子了。”

虽然界面崩塌他们神明不会陨落,但也应该损耗不小。

所以,说完,他又立刻问道:“不过我听闻昔年你就曾经亲身经历过这种境况,不知道那时候是怎样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