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姜沉禾可没再露一手了,实在是那味道连她自己都不敢恭维。

姬阳大厨尽显身手,买来的藕也是姬阳炖的。

等菜都端上桌,小家伙吃着香喷喷的菜肴,才得到了那久违的满足,连连点头。

看着自己女儿那享受的模样,姜沉禾无奈的直笑。

这就是差距啊,自己做菜难吃的要死,而姬阳做的 却是一种享受。

夜晚,一家三口出去逛商业街,三人每人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半边脸,身上穿着现代装。

姜沉禾看到橱窗里传说中的白衬衫、牛仔裤,立刻就买了一套。将她身上原来那一套长袖的长裙给换掉了。

现在是夏季,姜沉禾还穿着一种蚕雪纱的裙子,只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脚脖子。

而她虽然穿着凉鞋,就连脚上也穿着袜子。

现在换成了牛仔裤,白衬衫,美丽的线条一下子显露了出来,尤其是那双笔直的长腿,和挺翘的臀。

姬阳一看她出来,赶紧将她推向试衣间,“乖娘子,你还是换会刚才的裙子吧。”

他觉得,那画面真的太美,他一个男人看了就好了,别人还是算了吧。

“啊?”姜沉禾诧异,“怎么了,这套不好看么?”

她刚被推到镜子前,左右转着,她觉得自己穿裤子的样子比穿裙子好看。

姬阳连忙道:“对对对,没有穿裙子好看,咱还是穿裙子。”把重要的地方都遮住。

姜沉禾一脸的狐疑。

换了出来,又选了一套露腰的小背心,外加夸张的阔腿裤。

姬阳看到她出来,露出好一片雪白的小蛮腰,登时愣住了。

这衣服,布料也忒少。二话没说赶紧将自己媳妇往试衣间推。

然后他自己为姜沉禾选了一套。

姜沉禾一看那衣裳,哪儿也没露,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就笑了,从试衣间探出头来看姬阳,“石头,你该不会是不适应这个星球的衣裳穿法吧?”

姬阳从化形就在修真世界,修士虽然开放,但是穿的衣裳却是严严实实的,哪里有露肉的。

若是在修真世界街上出来露出白花花肉的女子,必定是惊掉路人的眼睛。

姬阳略微有些尴尬,没有接话,姜沉禾笑道:“哈哈……街上都是这样穿的,还有穿短裤,露腰小背心的呢,到了沙滩上,还到处穿的比基尼。”

估计那样子姬阳要直接将眼睛捂上了。

姬阳一路过来,确实也看到了,所以他觉得这个星球哪里都不错,除了夏天穿的衣裳,布料太少了。

最后在姜沉禾的说服下,还是是选了一套白衬衫、牛仔裤。

姜沉禾看到自己一直喜欢的衣裳,对着镜子笑得很满意。

但是等到看到姬阳也换上牛仔裤,白衬衫出来的时候。

她赶紧把人往试衣间推道:“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能穿着出去。”

那大长腿,真是太长了,她鼻血都要流出来了,腿为什么要长那么好看……

姬阳很无奈道:“可是你已经穿了,为什么我不能穿。”

姜沉禾忽然停下来,上下打量着姬阳这身衣裳,怎么看,怎么让人流鼻血。她摩挲这下巴思忖了一会儿道:“也不是不能穿。”

“嗯?”姬阳偏头看她。

姜沉禾道:“不过外面要加一套长风衣,将腿遮住。”

姬阳无语,笑道:“若是我穿一套风衣上街,一定会成为焦点,人家还以为哪里来一傻冒。”大夏天穿那么多,想捂毛吗?

姜沉禾哈哈大笑起来,眼睛随处瞄,最后为姬阳选了一件非常宽松的裤子,终于将他那双大长腿的美感减去一半。

而至于白衬衫,也不能让他穿,太帅了,配上一头短发,就像是现代校园里的校草。

所以,她看那条衬衫他穿着最难看,就选了哪件,且号是大不少的,终于失去一半男神气质,她打了个响指,笑道:“成了。”

姬阳看着自己一身这套衣裳,无语的直笑,而后,他为姜沉禾选的一套也是如法炮制。宽大的裤子,宽大的衬衫,有种嘻哈风。

两人站到一起冲小家伙摆了一个很酷的姿势,小家伙一脸嫌弃,“巨丑!”

两人都是无奈发笑,他们的衣裳比起小家伙新换的一身,的确是丑太多。

不过这样的打扮都合了双方的意,也就这么走出店外去逛街。

小家伙嫌弃的差点儿不让他们牵手。

于是乎,三人中小家伙成了焦点。

她虽然毛都没长齐,脸上也带着大墨镜,可露出的下巴和额头都非常漂亮,再配上一身漂亮的衣裳,显得酷酷的。

不大一会儿,一位男子走过来,挡在这一家三口面前,冲小家伙笑道:“小朋友真可爱,有没有兴趣上节目,当小明星?”

这男子一身打扮,很像是一个导演,刚刚看到小家伙,立刻就向这边追了过来。

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小女孩儿一头乌黑的长发太漂亮了。

小家伙很讨厌被陌生人摸头,但是她很有礼貌,并没有闪开,只是绷着一张小脸儿道:“我不喜欢镜头和闪光灯。”

她第一次来这个世界,之前却早有了解。

这位男子就有些遗憾,目光就望向小家伙身后的大人,这一看之下,立刻就被姜沉禾吸引,大大的墨镜下,那皮肤雪白,完美的下颚,修长的脖颈。

虽然大半的脸被挡住,也应该是个大美人。

眼睛顿时亮了。

小家伙看到那男子盯着自己娘放光的眼睛,赶紧挡在自己娘前面,张开一双小手臂道:“别看了,她是有夫之妇,你没有机会的。”

那男子听闻,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迅速就拿出一个名片,递给姜沉禾,道:“如果对拍戏有兴趣,请打这个电话。”

随后就礼貌的告辞离开了。

姜沉禾看了一眼那名片,果然是一位导演,无奈的笑了起来。

随后就将名片丢到了回收桶里面。

小家伙却上下打量着她的一身打扮道:“没想到穿成这样还能被注意到。”

姜沉禾和姬阳都笑着揉了揉她的头,“还不是借了你的光。”

然后两人一左一右牵起小家伙的小手向广场走去。

玩到了凌晨才返回公寓。

两人不用说,根本不用睡觉,小家伙精力也十分旺盛,一点儿不困。

回到公寓后学着姬阳和姜沉禾的样子,拿起通讯器上网看资料,她记忆力非常好,脑细胞活跃,基本上都能看懂。

但一会儿后就眼皮打架,躺在床中间睡着了。

姜沉禾扭头的时候听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立刻就笑了起来。

扭过身去,就伸出手指捏了捏那娇俏的小鼻子。

实在是那小鼻子真是可爱,总是忍不住捏两下。

再看她的小脸儿,也胖乎乎,粉嘟嘟的,于是摸完鼻子,又捏了捏小家伙的小脸儿。

姬阳看到,有些哭笑不得,“别捏了,一会儿得把捏醒了。”

姜沉禾笑道,“不会吧,她这么困,应该不会醒。”

话音刚落,小家伙的睫毛就颤动了两下,漂亮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好像遭遇了不好的事情,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姜沉禾的手指立刻就快速收了回来。然后冲小家伙露出大大的笑容。

小家伙看上去也确实太困了,瞅了姜沉禾一眼,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大概一分钟,就又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睡得非常香甜。

姜沉禾就冲姬阳笑道:“你看吧,我就说她很困,就是被捏醒了,也啥也不知道。”

姬阳露出对自家闺女深表同情的表情,摊上这样一个娘,是有多无奈。

刚想到这里,就看到自己媳妇手指又摸上小家伙的头发,不大功夫,小家伙那好看的一头乌发,就变成了鸡窝。

姬阳哭笑不得,拿起一张薄薄的被子为小家伙盖上,对自己媳妇道:“咱轻点,不然好头发都被揉坏了。”

姜沉禾却叹息一声,“哎,就揉两下,还没稀罕够。”

姬阳,

他媳妇,稀罕就是揉啊揉,捏啊捏。

关键是揉就好好揉啊,越揉越磕碜,每天一大早起来,闺女的头发必然是惨不忍睹的。

而最可怜的是她不知道真相,一直以为是自己睡觉不老实造成的。

这娘是有多坑。

翌日天亮了,两人起来做饭。

姜沉禾穿鞋的时候,扫了一眼小家伙的鞋子,忽然间眼神一个转移,就将小家伙的鞋子藏了起来。

等到小家伙醒了,看到床下没有了鞋子,一脸的茫然,到处找也没有找到。

跑到厨房问自己爹娘,姜沉禾很正经道:“你没穿鞋来。”

小家伙张大了小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那我昨晚出去是穿什么出去的。”

姜沉禾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光脚出去的。”

小家伙,

姜沉禾说完这话,更仔细的观察她,看她有什么反应。就看到她小脸儿皱成了包子。

然后低下头去,转身跑向了卧室。等到出来的时候,脚上已经多了一双拖鞋。

只是是大大的鞋子,小小的脚丫。

那鞋子,正是姜沉禾的。

等到吃饭的时候,小家伙也是穿着一双大鞋,很一本正经的坐在桌前吃饭,好像之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很乖,很乖的样子。

姜沉禾知道,小家伙已经知道鞋子是她藏的,所以小家伙穿了她的鞋子,并且很认真的穿,不久以后,那双鞋子就破了两个洞。

小家伙的小小脚趾头从那两个洞里露了出来,调皮的一动一动的。每动一下,她就冲姜沉禾笑一下。

姜沉禾看着那两个洞,哭笑不得。

自己这双鞋是废了。

而后的每天在鞋柜里看到这双鞋子都会成为笑料。

为了保住其他鞋子不要有洞,她还是决定以后不藏小家伙的鞋了。

一家三口在地球上开开心心过了一个月,小家伙的身体又有异样,一家只能再度返回绿色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