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禅摇头道:“我还是去领悟那些法则吧,只怕过段时间就没有现在刚听完讲解领悟快了。”

她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想着,“人家一家三口去玩,我还是不要当灯泡了。”

姜沉禾点点头,“也好。”

然后就看着小禅离开。直到小禅的身影完全消失,她才坐到棋盘旁边,看着这父女俩下棋。

又连下了三盘,这父女俩还是意犹未尽,要放棋子下第四盘。

忽然间,姜沉禾将手放在棋盘中央,挡住了这父女俩放棋子,道:“今日到此为止如何?”这爷俩已经下了大半日了。

姬阳迅速和小丫头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这父女俩在眼神交流什么,一碰即收。然后小丫头就点头道:“好吧,都听您的。”竟然温顺可爱的像是一只小绵羊。

然后两条小胳膊伸向姜沉禾,示意让姜沉禾抱,姜沉禾立刻就将小家伙抱在怀里。

她好像也有些困倦了,搂着姜沉禾的脖子就闭上了眼睛。

她继承了父母的容貌,睫毛很长,盖在眼睑上,就像是两柄小扇子。

姬阳和姜沉禾见闺女睡了,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为其裹上披风。

之后一个念头,就出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这是现代化城市,高楼林立,马路上各种车辆川流不息。

这里,是地球,十万年过去,地球的医药、科技发展迅猛,难以想象。

昔年难以治愈的病症只是小问题,只要有细胞再生药液,哪怕是手臂被砍掉,也会很快接上去,没有任何后遗症。

虫洞跳跃也是稀松平常,所以地球上很多人都移民到外星球去了,使得地球人员越来越稀少,环境也越来越好。

吸一口,都是新鲜空气。

这是因为绿化面积广阔,几乎没有灰尘,全部被植物叶片吸附在表面。

而姬阳和姜沉禾一出现,他们身边就立刻多了一个身影。

这女子穿着十分利落,尽显淡雅的气质。

正是谢澹雅。

她看到姜沉禾的时候,面容上出现苦涩。

姜沉禾看到她,却是笑了起来。

几万年前,谢澹雅已经回到了仙界,但前不久又被扭曲了回来,让她非常郁闷。

不过现在谢澹雅已经是圣皇的修为了。

好在这里已经能够进行虫洞跳跃,她也是能够找到进入其他仙界的入口。

不过前些日子得到姜沉禾来的消息,还是赶了回来,为两人准备了一套房子。

昔年姜沉禾和姬阳来地球住的那房子,早就拆掉了。

“族长,您来了。”谢澹雅向姜沉禾施礼。

姜沉禾笑道:“看来,你在地球上还有些缘果没有了结。几万年前,只因那人没有出现,你又被送回仙界。现在此人已经出现,你便又被送了回来。”

谢澹雅道:“正如族长所说。”

然后她就引着姜沉禾前去早就准备好的一套公寓。

公寓不算太大,也不算小,这是姜沉禾喜欢的,正好他们一家三口住下很是宽敞。当然,凭借谢澹雅的能力,也能弄到更大,甚至弄一个宫殿都没问题,但住那么大,也没有用,反倒是空荡荡的。

等到二人住下,谢澹雅看着姜沉禾将怀里的小家伙安置在软软的床上,便知道这小家伙是两人怀胎的那个女儿。

只是,十万年过去,这小家伙也太小了,只看背面,好像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难道在胎里怀了十万年?”谢澹雅想。

当然,她也没问,和姜沉禾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此时,已是日暮时分,两人将小家伙安顿好,就来到厨房开始忙活。

两人来之前就从绿色星球带来很多食材,他们吃什么都可以,但是担心自己闺女适应不了地球的食材。

两人将食材拿出来,然后姜沉禾用芯片搜索食谱。

虽然地球人类喝营养药液解决身体所需,几乎很少有人去每天做饭,他们都忙于自己的工作。随着身体素质和科技的发展,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

所以,能够吃一顿好饭显得尤为奢侈,使得古老的烹饪更加昂贵。当然也是因很多古老的食谱失传了。

于是,就连看一个食谱也有版权费。

姜沉禾今日是想要露一手的,毕竟都有闺女了,总不能总不会做饭吧?但看到版权费,就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她是神明,就算是有版权费,她也能看到里面的内容,不过她来是体验的,也就不去用神力。支付了后才打开页面。

这道菜是莲藕山玉汤。其实就是莲藕炖鸡汤。只是这鸡的品种培育后变种,羽毛是青绿色,肉质鲜嫩,菜名也改了。

姜沉禾一看,对姬阳道:“没有藕,你去买藕吧。”这道菜他们俩吃。就不给小家伙吃了。

姬阳看她拿着芯片看,笑着点点头,出门去买菜。

没有食材,姜沉禾就先做别的菜,她又找了很多菜谱,有个叫做腊肉西笋,正好有腊肉,也有笋。

当然,腊肉是姬阳自制的,切下来放锅里炒就好了。

姜沉禾本来很担心做坏,但是想到小家伙挺爱吃腊肉,又信心倍增。

她每一步都是按照食谱来,不一会儿一道腊肉西笋就吵好了。吸一鼻子,真是太香了。

颜色也非常好看,没有糊也没有焦,若是味道也好,简直就是色香味儿俱全。姬阳回来,说不定夸她做的好呢。

于是姜沉禾盛出来的时候,迫不及待的要品尝一下,因为她好像感觉哪里不太对,好像是……

但就在这时候,她听到卧室的开门声,动作立刻就停了下来。

向门口望去,就见小家伙揉着惺忪的睡眼出来了。

她头发因为睡觉,有些乱糟糟的,配上婴儿肥的小脸,萌哒哒的。

她刚刚睡醒,看到陌生的环境,有些迷茫的样子。

姜沉禾立刻就端着刚才的菜走出厨房,来到她身边捏了捏她粉嘟嘟的小脸儿,笑道:“小乖乖,娘给你做了好吃的,快来尝尝。”

大老远,小家伙就闻到了香味儿,不过她对于自己娘做的吃的不敢恭维。

所以显得没太大兴致,不过嘴里还是很乖得答道,“好。”

然后小手被姜沉禾牵着来到了厨房,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先是喝了一口清水,才拿起筷子。

看到难得色泽非常好看的菜,小家伙愣了一下,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诧异。

姜沉禾笑道:“怎么样,娘这次炒得不错吧。”

小家伙认真的点点头,也是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西笋,心里想着,自己娘的厨艺终于好了。

但当放入嘴里后,小家伙整个僵在那里,看她样子,也看不出是难吃,还是好吃。这是因为她的容貌不管什么表情都带着一丝笑意,让人难以看出她真实的感觉。

其实是难吃,且难吃的嘴里要爆炸了。

她感觉自己的七孔都在冒烟。

这菜简直是绝了,贼辣不说,还咸,且有一股怪味儿,好像丹药焦糊的味儿,非常的难吃。

她觉得,全世界的厨子加起来都没有她娘做的菜难吃。

所以,那一刻,她的表情是极其僵硬的。

小嘴停止了咀嚼。

不过当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冲姜沉禾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一点儿也看不出在隐忍,谁叫她天生就爱笑。

姜沉禾立刻惊喜不已,笑道:“很好吃,对不对?”

小家伙抿着嘴里的菜,用力的向姜沉禾竖起两个大拇指,表示味道绝了。

姜沉禾见到,立刻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尝了起来。

但是下一刻,整个人就僵在原地。

感觉嘴里那爆炸性的味道,她噗的一口将菜吐了出来。

又赶快拿起旁边的水杯漱口。这味道,简直是难吃的要命。

小家伙看到她一系列的动作,再也憋不住笑,也是将嘴里的菜吐了出来,哈哈大笑起来。

姜沉禾听到小家伙的笑声,哪里不晓得这小家伙在坑她。明明这么难吃,还说好吃……

她抬起胳膊,就像小家伙抓去,“小乖乖,你可真是坏透了!”连亲娘都坑。

小家伙身形一闪,立刻闪出她的魔手,却是笑得更欢,上气不接下气。

姜沉禾要站起身来追上去,忽然间门响了。

两人立刻向门口望去,就见是姬阳回来了。

看到这母女俩的站位,惊奇道:“怎么了?”

姜沉禾和小家伙对视一眼,立刻心领神会,停止了面部的笑容。

然后,小家伙背着小手,一本正经的踱步向桌子旁,指着桌上的一盘菜道:“爹爹,这是娘亲炒的西笋腊肉,可好吃了。”

“哦?”姬阳将买来的东西放下,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难得卖相这么好看,不过,他指了指桌上两人吐的道:“既然好吃,为什么吐出来了。”

“哦……”小家伙小屁股坐上椅子,还是一本正经道:“笋有点儿太烂了,口感不太好。所以您吃腊肉,别吃笋。”

“嗯。”姬阳道。

然后也坐到椅子上,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其实他也是很想知道姜沉禾这菜到底是什么味道。

顿时,整个人也僵在那里。

小家伙还没等他有太多的反应,就眨着乌黑的眼睛问道:“爹爹,是不是有种爆炸性的感觉?”

“有没有感觉七窍都在生烟?”

姬阳听闻,就笑了起来,哪里不知道,自己被坑了。

这菜,味道真是绝了。

但还是咀嚼了几下,吃到了肚子里。

小家伙惊愕,“您给吃了?”

姬阳点点头,道:“你娘炒的……”说到这里,忽然侧头看了一眼姜沉禾,补充道:“很好吃。”

小家伙冲他竖起两个大拇指,表示佩服得五体投地,道:“厉害!”

姬阳却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哪里有你厉害!”坑完娘又坑爹。他一看姜沉禾碗里吐出那一口,就知道自己媳妇被闺女给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