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想到这里,迅速那里面的所有光芒敛取,然后是整个星球的生机被抽取,只是刹那之间,原本翠绿的星球,整个变成了荒芜一片。

“啊!?”姜沉禾、姬阳都惊呆了。

姜沉禾看着自己肚子里面,心想,“他该不会是个小怪物吧?”

同时目光看向姬阳,示意赶快将这小家伙取出来。姬阳会意,立刻从那撕裂的口子里拉出一只小手,然后连带头全部出来。

这小家伙通体玉质,如同雕琢,是个人形。

姜沉禾轻轻吐出一口气,“不是怪物啊。”

但是,这枯萎的整个星球,全部生机都被其吞噬,他这简直……又很难让人不将他看成怪物。

而就在她想这个的时候,忽然间,自这小家伙体内又忽然有无限浓郁的生机蔓延出来。就好像将刚刚吸收的生命力变成了更高级的东西,急速的向四周扩散开去。

融入那些枯萎的草木、各种生命当中。

本来刚刚凋零的星球又迅速焕发了生机。

甚至原本普通的树木,一下子成精,普通的草木也变成仙草,整个星球都好像是沐浴了一场神露一般。

“这……”

两人又是被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就算姜沉禾无数次猜测过,她的这种体质和姬阳的体质结合会生出逆天的小生命来,也没有想到这小家伙刚出生就如此恐怖。

好在这两人降世时候都天降异象,很快对于小家伙降生的异象淡定接受了。

而这时候,这小家伙已经挥舞着小手,发出,“嘿嘻嘻。”的笑声抓向姬阳的方向,要姬阳抱。

显然,他很喜欢姬阳。

姬阳将早就准备好的小衣裳往他身上一裹,就将小家伙抱在怀里。

他虽然刚刚降生,却异常的壮硕,比足岁的婴孩还壮硕得多。

这也不稀奇,仙界修士怀胎十月一出生的婴孩儿就是结丹期,非常强壮。一拳能打裂凡界的土地。

而这小家伙孕育十万年,虽然不是神界的时间,那也不知道比那些仙界的婴孩强大多少倍。

姜沉禾本来是要想抱在怀里好好看看,看到他扑向姬阳,一个念头一闪,还是先将身上裂开的口子重新闭合上了。

随后才将目光扫向小家伙的身体,深入探查。

刚稍微扫了一眼,就笑了,刚刚这小家伙大放光芒,随后又扑到了姬阳的怀里,她没看清楚是儿子还是女儿,本来看他这么逆天,性子有些跳脱,还以为是男孩子。

原来是个女孩子。

这小家伙,连她的感知都能欺骗。

哎这样性子的女孩子,那长大要成什么样子。

她忽然停止探查,对姬阳笑道:“你看,给咱们女儿取个什么名字?”

姬阳听闻也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原来是个女儿。”显然他刚刚也是没来得及探查,且好像也被欺骗了。

不过很快,他就又望向姜沉禾,笑道:“既然是女儿,就由你来取名字吧。”

姜沉禾愣了一下,然后陷入沉思,不大一会儿,她道:“既然她一出生就如此壮硕,那叫大硕好了。”

姬阳和小家伙的脸皮同时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姬阳很快想到姜沉禾手下的那些名字,玄武名字就取名玄武,黄蛇取名叫黄蛇,青龙取名叫青龙……

他轻咳一声,“这名字……不太好吧,好歹也是个女孩子。”

他一下想象女儿这么一个小美人长大被叫姬大硕,头顶就飞过一群乌鸦。

“哦……”姜沉禾耸耸肩,“我只能想到这个了,要不你来取吧。”

姬阳一脸无奈,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小禾,你又偷懒。”明明是懒得想,将难题丢给他。

不过随后他还是沉思起来,然后打量了一眼四周道:“我看她出生令天地一片茵茵茂密,充满生命气息,就取个带有生命气息的名字好了。长茵怎样。象征天地长久如茵,生命绵延不息。”

“姬长茵,好名字!”姜沉禾立刻竖起大拇指。

小家伙也挥舞着小手,好像对自己的名字很喜欢,两条小胳膊紧紧搂着姬阳的脖子,高兴的雀跃异常。

名字定了,两人也放下一桩心事,姜沉禾就开始仔仔细细探查起小家伙的身体来。

刚稍微透射其肌肤内部,就是笑着连连点头,这小家伙,天生经脉就比旁人宽十倍,体质纯净异常,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是在圣皇大圆满时候孕育。

因为她自己本身没有任何污浊之气,别说杂质了,小家伙吸收她的能量长大,当然体质纯净。

但就在下一刻,姜沉禾的神色忽然就僵住了。

然后脸色惨白不已,就在刚刚,她视线扫到了小家伙的心脏,还没扫其他内脏。

姬阳感觉到她的变化,惊异道:“怎么了。”

姜沉禾却是看了小家伙的后背一眼,然后垂下眸子,没有说话。

姬阳立刻明白,姜沉禾是要避讳,因为虽然这小家伙刚刚出生,却异常聪慧,他们说的话,她能够听懂。

于是立刻也不声不响的探查其身体。

当探查到心脏的时候,也是惊愕非常,脸色微微发白。

“这……”

这小家伙的心脏,是……是石头的。

不,应该说这是一种先天变异,不是心脏是石头的,而是心脏会石化。

就在刚刚,他那跳动的心脏就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原本鲜活的心脏,忽然间变成了石头。

然后又咔咔咔的恢复原状。

简直太惊人了。

且每次石化,小家伙的身体就会抽搐不已,显然非常的痛苦,可是她竟然都不哭,依然嘻嘻笑着。就好像笑就是哭一样。

所以,两人都心疼的沉默了好一会儿。

姜沉禾才向姬阳传音道:“一定是我的超脱、晋升等种种变化对她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她刚传音完这句话,忽然间,就感觉到整个神界宇宙星辰转动,有着一种异样的旋律。

她乃是预言之体,看到那星辰的转动,立刻就感受到了什么。

她面露极度震惊之色,仰望许久,才收回目光,喃喃道:“冥冥中,她好像受到了我的一些个因果影响。”

姬阳知道,那些因果大概就是和迦音有关。

迦音斩了独孤衍后,姜沉禾就感受到了因果的承接,而因姜沉禾那时候怀胎,这些因果也有部分被小家伙沾染了。

所以此刻,姜沉禾神色十分凝重,那些因果她自然不在意,但是被自己女儿沾染,却是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劫数。

姬阳见此,立刻伸出一只手,将她搂在怀里道:“别担心,虽然有些事情我们无法预测到,但也未必是坏事。”

姜沉禾点点头,但再看小家伙的内脏,神色再度凝重,道:“这也许倒是其次,她的心脏才是大问题,石化而堵塞,只怕不能够修行。”所以,有可能其修为就止步于此了。

经脉不是单纯的堵塞,而是阴心脏石化而堵塞,这种情况无法修炼。

姬阳的脸色也是非常难看的,神念不停的在小家伙的心脏上探查着,寻找着解决之法,忽然之间,他愣住了。

姜沉禾诧异,“怎么了?”

姬阳道:“小禾,你看看,她的心脏内部是不是蕴藏法则,好像强大异常,有种任何东西都无法击穿的坚韧。”

姜沉禾也是立刻做更细微的探查,也是发现这小家伙的心脏非常强大,呼吸吐纳的吞吐量惊人,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

这还倒是不太惊人,更惊人的是他心脏的紧密度,就好像姬阳体质内部一样,当年也是有着令她也无法穿透的法则。

她沉思许久道:“看来,她心脏虽然先天有问题,可也继承了你的一些优点,强大异常。若是能够攻克石化问题,能够修行,前途不可限量。”

姬阳道:“不错,只要她能够刻制石化,必定是能够修有所成。而且,我感觉她的心脏内部还有一股神秘的能量,不过她现在年纪还小,不能探查出来。”

姜沉禾道:“的确是如此,但也正是其心脏内部法则严密,且构架非常完美,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缺陷,我们就更无法解决她的石化问题了。”

因为这小家伙的心脏构架看上去非常完美,就好像她天生心脏应该如此一样。

所以,她也不知如何改动,如果是法则错乱,可以修改一下,但是其内部分明非常完美,没有缺陷可动。

但偏偏,这种石化在表象看又堵塞心脏,对其自身影响很大。所以非常怪异,可以说是怪病。

当然,也可能是姜沉禾境界不够,所以看不出更细微的东西来。

所以两人都十分担忧,毕竟这石化太严重了,一会儿心脏就化成石头,一会儿又恢复。

每次石化都非常的痛苦,且两人发现,这种趋势越来越严重,也就是说小家伙将来承受的痛苦将会更加巨大。

虽然她不哭,但两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般模样,却是更加难过。

不知道她是适应了这种疼痛,还是真的天生不会哭。

她现在还刚刚出生就这样,以后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姜沉禾很担心自己的女儿会中途夭折。

她在姬阳怀里侧过身来,很疼惜的紧紧拥着小家伙,眼圈早已是红了。有泪水从眼中淌落下来。

她和姬阳好不容易孕育这一子,竟然还有如此劫数,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不心疼。

姬阳则是连带姜沉禾和女儿一起抱在怀里,心里想着,这小家伙是什么病症,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了。

不然他和姜沉禾唯一的孩子就可能中途夭折了。

时光匆匆,转瞬二十年过去。

绿色星球上,还是一片勃勃生机。

突然间,星球上飞来一只白色的大鸟,这大鸟通体火热,一看便知乃是吞吐日月的太阳神鸟。

而这神鸟,正是小禅。

十万多年过去,她已经超脱,并且以太阳神之力很快结出了虚影,虽然不是完整的躯体,没有完全晋升到初神,也能够到处游荡。

这日,她就终于游荡到了这绿色星球之上,刚一落地,巨大的鸟身化成了一俊俏少女的模样。

小禅这神鸟,终于在十万年从童子长成少女了。

她在茂密的草木间行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木屋,据说,姜沉禾和姬阳就住在这里。她今日是来探访的。

但忽然间,她刚路过一颗苹果树,就从上面掉落下一颗苹果胡砸在她的头上。

小禅发出哎呦一声,然后抬头向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