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下韩菲后,百里玟修转过身来,神色极其阴沉,没有忍住蹦出了一句;“你简直就是胡闹!”

韩菲喘了两口气,没有回答,而是转身检查起老村长的身体,但当她探查到老村长的脉息时,没有忍住爆粗:“他妈的!人渣!”

老村长此刻已经身中剧痛,毒素进入了五脏六腑,根本就无解了!

此刻,被解救出来的村民们也都涌了出来,看着满地倒下的红巾匪,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老村长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身旁的韩姑娘是满脸悲戚。

“村长!”

当老村长的身旁围了满满当当的人时,他微微睁开眼,却看见韩菲还在试图为了救治她而开始打算实施扎针,他伸出颤巍巍的手,慢慢的抓住了韩菲欲要扎针的手,道:“没,没用的,韩姑娘……老夫,咳咳,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

韩菲看着老村长满脸赴死的神色,眼眶都湿润了,她知道此刻扎针都没有任何作用了,但就是……不想就这么看他死了。

韩菲起身,拿着针冲过去独眼虎豹倒下的地方,独眼虎豹没有死,但离死也不远了,正在地上挣扎着要起来重新杀回去,而百里就站在一边,以防止他卷土重来。

韩菲眼神冰冷的看着独眼虎豹,道:“解药!解药在哪里!”

哪怕只有一点微弱的希望都好!

“哈哈哈哈,解药?哪有什么解药!我要你们死!”

韩菲手起手落,一根针就扎进了独眼虎豹的痛穴,痛得他一个堂堂铁血硬汉发出了惨叫。

“解药在哪里!”

“咳,咳咳,没,没有!”

银针落下,又是一个痛穴。

“解药在哪里!”

独眼虎豹已经痛得只剩下抽搐。

百里玟修沉默的看着这个时候的韩菲,那双明亮的眼睛此刻全是阴狠和决绝,百里知道,他再一次低估了这个女人。

“休,休想……”

第三根银针落下。

独眼虎豹只剩下微弱的呼气了,就连疼痛都喊不出口。

韩菲的眼神彻底冷了下去。

“韩姑娘!老村长,老村长快不行了啊!”

韩菲回过头,手上最后一根银针,再次扎到了独眼虎豹身上,此刻,他强壮的身体突然一个猛张,张开嘴哀鸣了一声,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极度痛苦一般,随后便是没有了声息。

百里玟修的眼神更加深沉了,他看着韩菲,看着她慢慢的站起身,回到了老村长的身旁。

独眼虎豹竟是活活痛死的。

韩菲垂下的双手还在颤抖,她被迫一手紧扣另一只手,避免太过颤抖。

“宿主……”

淘宝有些担心了。

它是知道它的宿主是出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的,她不是什么杀手特工,她甚至还是一个医生,却在此刻,亲手杀了三个人。

“呐,淘宝,他刚刚想杀我对吗?”

“是。”

“他的手上沾满了人命对吗?”

“是,不计其数,红巾匪的凶名外,曾经全灭了不少村子。”

“他杀了水边村的村民对吗?”

“是。”

“嗯,那就足够了。”

慢慢的,韩菲的双手不再颤抖了,她没有空继续矫情的沉浸在恐惧中,她知道,她迟早要迈过这一关。

重新回到老村长的身边时,韩菲愧疚的说道:“对不起……”

老村长像是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一般,伸手指了指那个石棺,立刻就有村民拿了过来,老村长招了招手,韩菲立刻弯下了腰,将耳朵靠近。

老村长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韩菲的眼睛瞪大了。

老村长重重的咳了几声,道:“以,以后……这个村子……就,就交给你了……”

韩菲的心一痛,重重的点头。

老村长咳出血来,最后眷念的看了村民们一眼,他一生无子,全心全意的守护着这个村子,现在,他终于可以放下这个重担了。

“这个世道……要乱了啊……”

“神女之光……不可辜负……”

“神女降临……佑我水边……”

最后一个字落下之后老村长的双眼一闭,气息全无。

“村长!!”

一声嘶鸣缓缓传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嚎啕大哭,一声一声的呜咽哭泣弥漫开来。

韩菲看着毕竟死去的老村长,缓缓站起身来,她的眼眶有些发红,但是没有流下眼泪。

“都给我站起来!”

村民们慢慢停下了哭泣,看着韩菲。

韩菲咬牙,嘶吼道:“现在没有时间悲伤!都给我站起来,只要能动的,就不准倒下!村长死了,但是水边村,不,水云军还在,那么就没有战败的道理!红巾匪的数量绝对不可能只有这个数目,一旦这里太久没有消息传出去,那么后面的队伍就会跟过来,如果不想村长的希望全部熄灭,那么我们就没有时间伤感!”

韩菲的话语令村民们慢慢醒悟过来,原本神色中的哀伤都被一种恨意替代。

这一切都是红巾匪害的!

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都被这个土匪打破了!

村长被红巾匪害死了!

村子也快要被踏平了!

怎么可以原谅!怎么可以失败!

大豆和大米两人擦干了脸上的眼泪,他们都是村长看着长大的,平时更是受到了村长的诸多关照,现在村长死了,他们自然是 最难过亦是最痛恨红巾匪的人,现在听见韩菲的话语之后,他们兄弟两人突然齐声道:“神女之光!佑我水云!神女之光!佑我水云!”

慢慢的,有人附和着。

越来越多的人附和着。

“神女之光!佑我水云!”

“神女之光!佑我水云!”

“神女之光!佑我水云!”

整个村子在呐喊,所有人满脸都是恨意,那种在绝境中爆发的力量都灌溉在怒吼中。

幽幽转醒的两个公公还没有来得及听清楚这呐喊声,就被百里玟修一个手刀给再次劈晕了过去,他抬起头,看着那个被众人围攻在中间的韩菲。

这一刻,似是有隐隐若现的光芒在她的身上冉冉升起,那张被泥土弄脏了满是狼狈的脸却发出了惊心动魄的美。

天地间,一声一声,响彻云霄的呐喊像是撕破了原本属于村子的宁静,这一刻,当年水云军的风采,慢慢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