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楚老想 了想,点头:“好吧,我试试看,但是,能不能联系我,我也不确定。”

楚老当着苏小铃的面给楚敬之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通了,楚老道:“你既然说要分手,写一封信算什么,小铃说……她要亲口听你讲。”

电话那头是漫长的沉默。

苏小铃忍不住冲上去,从楚老的手里将话筒抢了过来:“楚敬之,你给我说清楚,那封信到底是不是你写的?”

“是!”

楚敬之的声音响起。

时隔三个月重新听到楚敬之的声音苏小铃眼泪再次决堤,“你……要和我分手?”

“对!”

这次,楚敬之的声音没有任何迟疑。

苏小铃摇头:“我不相信,你这个混蛋,你走了三个月没有半点音讯,你走的时候说了等你回来,就要娶我的,你自己说过的话,难道你都忘了!”

“这三个月我想了很多,我们……的确是不合适,婚姻,不只是你我。”

楚敬之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冷漠,仿佛没有半点感情。

苏小铃抽噎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当初你死缠烂打追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抱歉……”

苏小铃忽然吼道:“楚敬之,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天每天都会来你家,我缠了你爸爸三个月,他已经答应我们在一起了,你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可你还要跟我分手,到底是为什么?”

她绝不相信楚敬之忽然和她分手是想明白了,觉得他们不合适,这其中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因为苏小铃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看上的男人。

绝不会这么随随便便的就把他喜欢的人给抛弃了。

电话那头是漫长的沉默,然后,苏小铃听见了楚敬之冷漠的声音:“抱歉,既然你这样问了,那……我只能告诉你了,我喜欢上别人了”

“我不相信……”

楚敬之接下来的声音更加冰冷:“你成熟一点吧,别这么幼稚好吗,这件事是我辜负了你,我向你道歉,但……我真的发现,我对你大概……就只是一时的好感,还有……觉得我们两个这样的关系,会让我觉得刺激,直到这次出任务的时候,意外遇见了她,我才觉得,我终于找到我喜欢的人了……”

苏小铃感觉自己脸上的泪水淌成了一条河,那苦涩的滋味,一直流进心里。

楚敬之的话,对苏小铃而言,简直比那种万箭穿心还要痛苦。

他怎么能对她说出这种话来,他怎么能说……我对你只是一时的好感,只是觉得刺激……

这种渣男的话,他怎么能说的出口?

“楚敬之我……”

楚敬之打断苏小铃:“小铃,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何况爱情这个东西,谁也没有保证可以长长久久,在遇到她之前,我的确是喜欢你的,但是……前提是如果没有她,所以……你也别再纠缠了,否则只会闹的我们大家脸上都难看,就这样吧,我先挂了……”

苏小铃哭着喊:“楚敬之你不准挂,我不准 你挂……”

可是,苏小铃最后还是听到了一个年轻好听的女声,她说:“敬之,你在跟谁讲电话啊?”

然后楚敬之说:“没什么人……”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再也没有声音。

苏小铃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沼泽里,爬不出来,只能一点点深陷下去。

这三个月能支撑她下去的精神支柱,就是楚敬之给她的爱情,就是他说的,等他回来了,他们就结婚。

她等啊等,每天都在努力,终于能让楚敬之的父亲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本以为,这就是最美好的结果,一切就只等着楚敬之回来了。

却没想到,等待她的会是这样的结局。

楚老看着苏小铃心头越发的后悔,早知道现在会是这个样子,他当初……

楚老叹口气道:“小铃你……也不要太难过……”

苏小铃摇头,不难过?这让她怎么能不难过,她的整个支柱都没有了。

她喃喃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啊……他不是的啊……我……我还是不愿意相信。”

楚老长叹一声。

他的儿子,的确不是那种人啊!

……

楚敬之和苏小铃的情况,辛艾知道后发出一声叹息。

“现在小铃知道了,肯定是痛不欲生啊,楚敬之他……我要怎么说他啊,他当初既然都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坚持要和小铃在一起,那现在为什么就不能继续坚持?”

简泽川想了一下,道:“他的心情我了解,怕拖累……”

辛艾生气道:“怕拖累?这是什么鬼理由,我问你,如果你跟楚敬之一样,你会为了怕拖累我,故意把我给气走吗?”

“我……”

简泽川迟疑了一秒钟之后,摇头:“不会,永远不会,就算要死,我也要你给我收尸。”

辛艾赶紧拧了一下他胳膊:“胡说八道什么呢。”

“嗯,不胡说了,但是,我不会和楚敬之一样的。”

因为他失去过,知道那种失去后以为此生再也没有相见之期的感觉有多可怕!

所以……

简泽川如果现在和楚敬之一样绝对不会放开辛艾的手,他依然会抓的紧紧的,就算她想放开,他都不允许。

“我还是去看看小铃吧,安慰安慰她,虽然……现在的她也未见得能听进去。”

简泽川揉揉辛艾的发顶:“去吧……”

辛艾去了苏小铃家,一进门,苏家夫妻俩正愁容满面。

自从苏小铃被楚敬之分手后,这都过去一天了,可是她打从楚家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也不出来,两人急的不行,看见辛艾来了,两人顿时将辛艾看做了救星。

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辛艾身上,希望她能将门敲开。

“叔叔阿姨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能力……”

辛艾敲响房门:“小铃是我你开门,让我进去吧。”

没有人回应!

“小铃……你知道我的,你要不让我进去,那……我可要强行破门而入了啊!”

还是没有人回应。

辛艾心头原本就有的一个担忧此刻更紧张了起来,她怕苏小铃承受不住会选择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