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落取出一套朱色软甲,穿戴妥当。又将头发刚刚束起,红缨冠之,描上剑眉,唇若滴血,面若桃花。一抹飘逸的刘海恰好挡住了左额角的伤疤,整个人显得潇洒俊逸。在出发之前,千落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她那被大夫人毒害的爹爹。千落衣角清扬,站在院中琼花树下,双手合十道,心中念道:“爹爹,我这一去,凶险万分,若我能取得巨眼泉水,恢复容貌,他日我必能一鸣惊人大权在握,忘爹爹好生照顾自己,等我回来。”

  m◎酷?…匠(4网正#T版g首N发Pb

  语毕,抬手示意湘伊,出发。

  主仆二人外裹黑色夜行衣,快步走到西边院角。千落孩童时候经常从此偷偷翻出去游玩,没有侍卫看守,院墙也只有一人半高,只需踩在石头上就可以翻过。湘伊托着千落堪堪的翻过了院墙,又将包裹尽数抛过。湘伊不如千落敏捷苗条,愣是花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爬上院墙,她双脚跨坐在院墙上整个人骇极了。

  远处突然闪朔起点点火光,“大小姐,有,有人来了”湘伊牢牢抱着院墙不敢跳下。

  “那里有个人”侍卫队长发现了湘伊。

  千落急急的挥着手示意湘伊跳下来,侍卫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湘伊一闭眼睛从院墙上滚落下来。“啊”湘伊吃痛,她的头刚好撞到了石块上,一时间血流如注。

  “是谁在那”侍卫队长站在院墙下叫嚣着。

  “小姐,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湘伊被血糊了眼睛,一把推开千落,催促她快走。再不走就永远走不了了!

  千落握了握湘伊的手,示意她好好地等她回来,便毅然决然的往菜市奔去。

  帝都菜市,一匹枣红色的战马打着响鼻,挺拔的站在树下。这是千成风在千落十四岁时送给她的礼物。千落还未到树下,这匹叫做流云的战马便高傲的向她走来。俯下脖子蹭了蹭千落的脸,又似乎在请求主人的爱抚。千落翻身上马,飒爽的发丝和流云赤色的鬃毛一起随风飘飞,煞是好看。

  千落扬鞭,流云长啸一声便大步流星的冲将出去。

  夜里的风很冷,却冷不过千落的心。再见了,帝都,再见了,太傅府,再见了,爹爹。

  思绪飘飞之间已经到了城门口,城门早已落钥,要等明日一早才能放行。千落眉头紧锁,此时大夫人应该已经听说了她逃跑的消息,想必追兵已在路上。若是不出这皇城恐怕等不到明日清晨就会被抓回太傅府。千落仰视城墙,足足有几十丈高,就算是绝顶的高手也无法穿越。看来只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住上一晚了。

  千落环顾四周,大街上空无一人,所有的人家也都落钥熄灯,早早的歇息了。千落循着护城河策马直走。径直走到了难民村,难民村中还有几个乞丐围着篝火烤着白日里偷来的鸡鸭。这里臭水横流,房屋破旧,住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被人遗弃的孤儿,平日里绝不会有人到这里来。

  千落灵机一动,不如就在这里凑合一夜吧?千府的人想破脑袋也猜不到她堂堂太傅府千金大小姐会住在难民村。千落牵着马,走进难民村寻找可以住宿的地方。这四处除了几点篝火,没有任何可以照明的东西,到处都黑洞洞的。千落发现一处茅草房,便向那儿走去。

  茅草房不大,一人一马歇息还算富余。千落拾来一些干草喂给了流云,又铺了一个干草床铺,才堪堪的睡下了。这初秋的季节天气还是有着些许炎热,经过一夜的奔波,软甲中的中衣已经被汗湿透,贴在身上不舒服极了。千落看四下无人便把软甲解下,想将中衣暴露出来晾晾到干透。中衣的前胸和后背都被汗湿了,显露出千落玲珑有致的身材,十八岁的她,已经很有看头了。双峰傲人,美背更是有着可以吸引全天下男人的弧线。伤疤在白色中衣着遮掩下已然不那么明显了。千落和衣躺下,一夜无梦。

  乞丐小五刚从前辈那讨了鸡腿回来,他大大咧咧的啃完鸡腿,用油滋滋的袖管擦了擦嘴。弯腰进入茅草屋,躺下便呼呼大睡。流云打着响鼻警告着这不速之客。可小五早已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小五率先醒来。他擦了擦脸上的涎谗。

  “啊,睡得真舒服。”小五伸了伸懒腰觉得满意极了。他站起来却踢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啊。。。”小五厉声尖叫,千落抬着迷蒙的睡眼看着眼前的人。慢慢拿起软甲穿戴整齐,在小五第二声尖叫传来之前,一个肉包子准确无误的塞进小五嘴里。

  拜托,拜托,你叫什么叫啊,我才是女子好吗?不出现在别人睡觉的地方改叫的是我诶,好不好?作者画风有点诡异啊啊啊小五顺溜的坐下来,手捧着大肉包,一双滴溜溜的美目上下打量着千落。这马,这软甲都不像寻常人家该用的啊,小五心里想着。

  千落也在打量着小五。小五似乎跟自己年龄相仿。脸上黑黑,身上也散发着酸臭味。可是细细看来,不难看出这小乞丐居然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桃花细眼狭长微扬,鼻梁俊挺秀气又不失男儿英气,双唇饱满圆润轻轻内敛,轮廓硬朗圆滑。眼里嘴角都挂着一丝不屑和玩世不恭,若他不是这一身乞丐装扮,收拾收拾倒也不必千落见过的王公贵族家的公子逊色半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岸岩说:

  猜猜小五是不是猪脚,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