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落毫不留情的抚乱大夫人的发髻,口中发出尖利刺耳的笑声。说时迟那时快,千落反手抽下大夫人头上那只皇后御赐的鎏金凤钗往大夫人那假意的脸上划去。千落甚至听见了破空的声音。

  “刺啦”华婉言的脸上留下一条血痕,皮肉外翻甚是骇人。千落眼看得了手,又往华婉言身上扎去。但侍卫铁钳般的手牢牢牵制着千落,千落的手腕被抓的生疼,但她可管不了那么多。拼了命的哇哇乱叫,一时间涕泗横流,发髻散乱,满目通红,鞋袜也不知被踢落去了哪儿。此刻的千落活像一个疯婆子。

  莫不是她真的疯了。

  华婉言顾不上脸上的伤口,打量着装疯卖傻的千落,口中如慈母般询问着千落的安危。这表情真叫人作呕,千落一口口水吐向华婉言。华婉言急急退了数步撞在墙壁上,狼狈至极。

  “大夫人,小姐早晨醒来看见自己如今这副模样般一时急火攻心。。。只怕,只怕,只怕已经疯魔了”湘伊一个趔趄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说。

  真看不出来,这小丫头演戏到是有一手。

  华婉言不再掩饰严重的厌恶,却仍是远远呼唤着千落。

  }√酷T匠pN网@E正\p版cR首发8

  “落儿,你可是不认识母亲了?”那日下的药草足以药哑一车人的喉咙,这下便是她来验收成果的时候了。

  千落看她有心试探,便也配合指着喉咙哇哇的乱叫。

  “落儿,你,你。你这是哑了吗?华婉言广袖掩面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在场众人包括湘伊都长大了嘴巴。堂堂太傅家的千金大小姐不仅容貌尽毁,还哑了。

  “小姐,呜呜呜”

  华婉言嘴角一抹浅笑,轻轻掩去。

  “落儿,母亲定会求得御医大人亲自为你医治。这一个月你就好好呆在房中静养。一个月以后,如家二公子如宸玏会来娶你过门。”华婉言说完话便捂着脸庞伤口匆匆离去。

  千落惊呆了,她知道她与如家二少的婚约,只是不知道来的那么快。

  看来中央魔都之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等到了如家更是不能外出了。

  “收拾包裹,上路。”千落在纸上写下几个大字,眼神却愈发深沉了。

  帝都离中央魔都并不是很远,骑马十日便可以骑个来回。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说什么静养一个月,不就是变相的软禁吗?我都落在这般田地了,你竟还防着我。如此甚好,一个月绰绰有余。

  拾了几件体己的衣衫,千落摸摸索索走到墙角处,拂去灰尘,轻轻拍拍暗格。“吱啦”一个小小的红木箱子被送了出来。千落轻轻摩挲这小箱子,这是她生母赠予她的宝贝,若不是到迫不得已,千落岂会轻易动用它。千落把手掌覆在小箱子上,注入念力。箱子“啪”的就开了。这小箱子到是宝贝,只有注入主人的念力可以将其打开,若是强开必会遭到反噬。

  千落打开小箱子,发现小箱子中有一个锦盒,还有二十锭金元宝和一封发黄的信笺。娘真是待我不薄,千落眼中蓄满了泪,手腕轻轻颤抖,心中抑制不住的抽痛。千落的娘亲在千落出生时难产而死,这处宝藏是娘亲贴身的仆人徐婆婆将她养至懂事后告诉她的,只是徐婆婆去年也病逝了。那箱子中的信笺早已氧化变脆,千落小心翼翼的捧起信笺。只见信笺上的字娟秀飘逸又不失刚劲。当真是千落的娘亲才能写出如此的字体,千落一时间觉得宽慰极了。原来这世界上并不是只剩了她一个人,她的娘亲至死还惦记着她。

  只见信笺上写着:“落儿,若你看到这封信,想必是娘已经久别人世了。娘对不起你,不能亲手照顾你长大,更不能在你身边护你周全,不能看着我的落儿出嫁,不能看看我落儿的郎君是如何的男子,更是无缘抱一抱我那外孙孩儿。娘好痛啊,可是娘亲无法不抛却你而去啊。娘的家族中凡是女子都背负着一个诅咒,生儿育女之时便是魂断之时。当你还在娘肚子里时,你爹爹便多次劝我将你打掉,可是你却顽皮的紧,时不时用你的小胳膊,小腿闹腾娘。落儿,娘舍不得你啊。落儿,没有娘的保护你这些年过得可还好?若是寻得如意郎君定要代他来娘的坟前让娘好好看看,娘在地下便能瞑目了。娘在你出生之前变为你取名为落,意在“千度回首,春深沉醉。落花有意,流水薄情。“娘这一生受尽你父亲的荣宠,给你取此名是为了告诉你,遇到有缘人一定要抓住机遇,不要错失贵人更不要错失爱人。这锦盒之中的白色丹药是我师门至宝,可以救人一命。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可以浪费。愿我的落儿自尊,自爱,自信。”

  千落看完信笺上的字,泪便像开了闸的水再也止不住。母亲竟然是为她而死,这一认知让千落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瘫坐在墙角。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她却让继母毁了她肌肤,哑了她喉咙。千落撰了撰粉拳,将锦盒纳入怀中。又让湘伊将五锭金元宝好好收拾起来,将剩下的十五个金元宝已同样的法门收好。擦擦脸上的清泪,眸光却是愈发的坚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岸岩说:

  突然发现一章最多2000字,只能把上一章截了一些,希望大家看的爽,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