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雪飘落在黑夜,泛黄的路灯孤独的坚守着岗位,万家灯火已灭近半,像是灯火酒绿的夜生活开始,也像狂欢的结束,空中仅剩银弯的残月。

  老人缓慢地抬手轻挥两下,似乎用掉许多力气,喘了几口气才开口,“人早晚都会死,不用那么伤心,我也没伤没病,用不着去医院,那地方没人气儿,呆够了。”

  “爸,你别这么说,你身体好着呢,就是太累了,歇会儿就好了是不是?”

  老人没有应儿子的话,呼唤着不到六岁的小孙子,他最疼这个孩子,他总是骄傲的说,孙子像我。

  “畅畅,爷爷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咳咳,下面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你们也听着。”

  “嗯,爷爷您说,”畅畅还不明白爷爷怎么了,只是乖巧的点点头。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不争,不抢,别好强,不要依赖任何道理,做个,做个,简单的,小人物……”

  有人说,曾有一段时光,把它放在心上,便会地久天长。

  我记得,儿时的我一整天总窝在角落里发呆,不说话也不走动。

  我记得,那时的我经常受伤生病,隔三差五就去趟医院。

  看、e正版T章!节上;酷(匠网GT

  我记得,因为我的叛逆伤了很多亲戚朋友的心,有人留下,有人离开。

  我记得,总有人给我讲很多听不懂的道理,后来,我也能给别人讲道理时,才发现没人喜欢听道理,还不如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记得,我实在的做每件事,却有人说我做作,而我开始隐藏自己时,又有人说我实在。

  我记得,我爱过一个女孩,她喜欢我很长时间,可我狠狠的伤过她,当我觉得自己离不开她时,她却已经走远,再没有熟悉的“哟”,而我从那以后再没谈过爱情。

  我记得,属于家人的列表,最终都变成了“不常联系人”

  我记得……………………

  客车颠簸在庄稼间的土路上,在一个村口停下,一位中年男子牵着儿子下车,另只手还拎着一个黑袋子,穿过几户小矮房的村子,穿过一条小水沟,穿过高高的玉米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阔的草地,村里人叫它草甸子。

  男孩从没见过这么蓝的天,没有白云,只有两三只麻雀,他喜欢这里,远远的有不到十棵树,他听奶奶说过,那些是爸爸小时候种的。

  他跟着爸爸走在草甸子里,到一个比他高一点的小土包前,爸爸放下袋子,露出一些纸钱和黄皮纸还有几个水果,便拿出来便说道,“你没见过你爷爷,但应该总能听你奶奶念叨他,你爷爷吃了一辈子苦,要了一辈子强,从没见到他服输过,我们都随你爷爷,才从农村闯到城市里。”

  “李华,给爷爷磕头。”

  我记得,曾有一段时光,没有放在心上,依旧地久天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