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

  H市。

  “经理早。”

  “早。”

  “早上好,经理。”

  “早上好啊。”

  “经理”

  “……”

  走进经理办公室,空间虽然不大却每一处都物尽其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身后一位中年男子端壶茶走了过来,“你小子啊,天天占便宜的主,要不是知道你对地位名声不感兴趣,真以为你狐假虎威盯上经理的位子了,坐吧,尝尝我刚沏的茶,前两天在南方买的。”

  更C;新最zF快Dt上酷;匠n*网#B

  我嘿嘿笑着坐在办公桌对面,“我也就能跟你后面过过瘾,哪敢跟你抢啊,嗯,好茶,许经理,你找茶的技术真是越来越高了。”

  “全公司也就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不怕我扣你工钱啊,不都说了吗,工作的时候叫我经理,私底下叫我许大哥就行,你我之间用不着那些客套,”许天明双手围在茶杯边,眼睛瞪大脸贴在手上,听说这样能达到明目的效果。

  “知道了,许大哥。”

  “好了,什么事一大早上就在外面等我,不会是只为喝口茶吧,我可不信你鼻子这么灵。”

  “许大哥,我今天是来辞职的。”

  “什么?”许天明差点呛到,我连忙递上纸巾,“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有,别激动,”我说道,“我前一阵子算了一下,好像再过不久就要二十七岁了,马上奔三的人了,趁着还有点热血激情,我想做件事。”

  “热血激情,你千万别冲动啊。”

  “你想哪去了,我是想,把在星海的经历记录下来,拍成一部微电影,留个纪念。”我解释道,都说隔三岁一条沟,许天明得跟我隔一条江了吧。

  “微电影?”他不解地望着我,“听你这话我怎么都觉得我老了呢?”

  “怎么可能,许大哥你在我心里永远十八。”

  “你说的这些我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还是留着给你嫂子说去吧,”他喝口茶,低声问道,“决定要走?”

  “嗯,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好吧,我不劝你,一会儿去会计那儿多领两个月工资。”

  “谢谢你,许大哥。”我说着就要离开,我不喜欢离别的场景。

  “先别着急,提前说明白,你的位置我空着等你回来。”许天明认真说道。

  “额,我没太明白。”

  “这个地方除了你,谁我都不放心,忙完你的事,早点回来,再说,在星海的经历,不也有我吗?”

  “你不会也想拍戏吧?你会演戏吗?”我满是好奇的问道,这可是个大新闻啊,在公司都能上头条的。

  他一脸平静回答,“难道还会有人比我们更能演好自己的吗?”

  “是啊,”我不禁跟着感叹,把剩下的茶喝完,“那我走了。”

  “李华。”

  “嗯?”

  “还没有宁思璇的消息吗?”

  我摇头说:“没,但我会一直等她。”

  “唉,”许天明拍拍我的肩膀,“有消息记得告诉我。”

  “嗯。”

  一年,不长不短,处理完星海的事我便遵守约定回到H市,许天明出狱后和蒋玲也跟着我一起,在这里有了新的开始,不久前幸福的举办了婚礼,蒋家新生代力量完全脱离了朱家,老一辈可能怎么也想不到看似知恩图报的承诺屡屡成为后代人的噩梦,蒋风行接下朱敬孝的产业,我拜托他重新召回原星海公司的员工,不说能力如何,毕竟他们都是无辜的,以蒋风行的才能现在应该把公司做的很壮大了吧。

  那场官司之后,社会筹集许多善款,不仅把我们的钱还上,还得到相当不少的奖金,只是我跟万钧当场就分给那些受害的家庭了。

  回到家,老爸性格改了很多,什么事放开手让我自己去做,有困难问他,他也像成熟的大朋友一样教我怎么解决,万钧跟我说去星海的那天他没忍住把真相告诉他了,我反而很感谢他,不过,万钧过得并不舒服,我离开星海没几天他就和对象分手了,回到H市跟他父亲一起做买卖,常常听他打电话诉苦。

  二哥终究没实现他的教师梦,一来二去竟跑回了老家,想必是伤心了吧。

  陆琪三个月前被释放找过我一次,说他母亲因为他坐牢得了重病,在里面好像改变了很多,不再那么奸猾狡诈,要找一份安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照顾家人,亲情的力量不可谓不大。

  至于王雅轩,那之后我再没见到她,她好像真的去了上海,也真的当了白领,其他的,一无所知。

  生活就是这样,它总会跟你的想法和计划有些出入,有的终点直线是走不到的,只有绕远,看起来是走了很多,但有时过程要比结果更重要。

  我摸摸脖子上的灰色围脖,今天是宁思璇消失的一年零四个月,要不是回忆是真实的,我都可能把她当成虚幻的。

  不少人劝我,别等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有人说,或许她已经对我没感觉了,甚至老妈还要给我介绍对象,我哭笑不得地拒绝了。

  何谓真相,你说它是真相那就是真相,何谓感觉,我没有忘记也没有让自己忘记就是还有感觉。

  一个字,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