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我坦白(二)

  孩子稍微安静刘先生继续说道:“那天我觉得我完全在跟时间比赛,医生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救孩子,诊断结束后医生告诉我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只能住院进行长期治疗,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但是突然有个不可避免的问题,为了进口的药物和治疗费用,每天的花销都会超过三千块钱,不到半个月就花光了我所有积蓄,卖掉家具又向朋友借钱也顶多坚持三五天而已,我怕我父母知道孩子的状况会承受不住,就只好出院回家,为此还跟我爱人大吵一架,我爱人的想法是要卖掉房子给孩子治病,可我担心孩子还没好她身子再垮了,李华,就是那时候来的。”

  他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又看眼我,“李华是十一月三十号来我家的,那时候我跟孩子他妈已经要打算卖掉房子了,我爱人知道他是星海公司的人后在他面前拿着菜刀问他为什么来我家,他说为了改错,我让他进门,清晰看见他看到孩子时头偏向一边,有心的人谁看到不难受?我是他父亲每天都想在煎熬中,李华二话没说让医院的车来接,告诉我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孩子最重要。”

  “进医院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孩子治疗,之后不一会儿又来了几家人,刚开始大家都无法置信,这社会谁能那么好心?何况还是引起这件事的人,所以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但是医院对我们的照顾超出我们的想象,只要是我们需要的,他们都想到了,我们没想到的,他们都做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李华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来医院,陪着孩子,陪着我们,等到孩子们都睡着才离开,整整一个月啊,我们做他也在做,我们累了他还在做,当我知道李华是借钱给这些孩子治病的时候,我心里不好受,就像自己孩子受伤一样,他也才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孩而已,不管有什么错我们已经原谅他了,当我们知道今天开庭时我们就想为他做点什么,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他做不出那样的事,他是被人利用的,我知道人轻言微,说这些成不了证据,但我请求在座的所有人,别放过一个坏人,也别伤害一个好人。”

  我听完后久久没有说话,最初只想要自保,后来变成责任,我尽所能及的做,把树叶还给树林,把奢望还给希望,没想到竟让受到伤的人如此发自内心的原谅。

  我朝刘先生深深鞠了一躬,这一刻,说什么都是徒劳。

  “哥哥,”孩子的小手冲我挥着,那天使般的笑容感染着在场的每个人,有的人拿出纸巾悄悄的擦掉眼泪。

  “哥哥……哥哥……”

  “小宝乖,”我嘴角划起一个不太好看的弧度,“哥哥在这。”

  “审判长!”朱敬孝几乎嘶吼出来,“他说的只是他的一面之词,说明不了什么,没有证据证明那就是我做的,而且就算能证明李华无罪,也有可能是许天明利用李华……”

  “……没错,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毒奶粉的事也是我操办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做了,别说蒋玲说了,哪怕十个蒋玲,一百个一千个这么说,也只能说说罢了……”

  “酷匠5网●+首{发t{

  我高举着手机调着最大音量,足以让周围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怎么可能?那录音不是已经……”

  “已经销毁了是吗?”我笑道,“你以为我会傻到当着你的面拿出证物吗?”

  ……………………………………

  “万钧,帮我件事,很重要的事。”

  “蒋玲既然主动露面就代表他们快藏不住了,我不相信许天明能做出这种事,但是也没证据证明是他人做的,如果他被抓那我和宁思璇同样也保不住,所以我需要你准备一个能录音手机随时开机,如果我给那个号码打电话你就录音。”

  ……………………………………

  我递上手机,问道,“请问这个能否证明是你做的呢?”

  “我……我……”朱敬孝满头冷汗还欲辩解,“我从来就没说过那些话,而且现在的手机录音说不准会不会造假。”

  “那录音笔不会造假吧。”

  蒋风行从档案袋里取出一支录音笔,我仔细一看,这不正是我失踪的那支录音笔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告的同伙在争斗中夺走李华的录音笔,而另一名被害人的家属刚好赶到才防止证据被销毁。”

  他隐晦带过事情的经过,但我能想象到宁思璇的家人一直在找我们,在她面临危险时既碰巧又及时的赶上了,才没让录音笔落入他人之手,可能是跟蒋家达成某个共识选择帮助蒋风行。

  我舒了口气,要不是有录音笔,单凭手机录音还真没办法成为直接证据。

  “……我坦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