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大人好,我是原告证人李华,也可以说是毒奶粉事件的促发人,是我负责售卖毒奶粉的,如果不是我的做法,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孩子和家庭饱受痛苦,在这里我要向大家道歉,”我站在法庭中央郑重说道,面前审判长高高坐在审判席上,左右便是原告被告,身后黑压压的一片,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我经历了整个事件,也逐渐了解了事情的原委,见证了许天明被朱敬孝陷害的全部过程。”

  “我是去年七月份进入的星海公司,我对这个公司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个地方与其说是公司还不如说就是个写字楼,外表怎么看都是栋普通的居民楼,跟我应聘时看到的介绍完全不一样,而且部门和员工非常少,办公环境就像很长时间没有人用过一样。”

  “后来我又发现一个问题,”我从兜里掏出一本《工作手册》,“我看许天明给我们的这本星海公司专用的工作手册,上面的印刷的日期是两年前,有所有星海公司接单的例子给我们新员工做样本,但里面最后的案例和倒数第二个案例时间相差半年多,可是当时因为工作比较多我就没在意。”

  “直到毒奶粉的事情发生一段时间,许天明不知所踪的时候,我回到星海公司偶然翻这本手册,有个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当时倒数第二次的案例订单,是跟刚破产不就的腾越公司合作的,虽然同样是一家货源公司,一家负责宣传的案例,不过负责宣传的不是星海公司,而是腾越公司,”我指着手册上极其不起眼的角落说道。

  “众所周知,星海公司和腾越公司本都是以广告创意营销为主的,两个相同类型的公司,正常是属于竞争关系的,可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因为,这里写的星海公司已经不是那时的星海公司了。”

  “碰巧,腾越公司不合时宜的惹上一个有财势的人,当然,就是朱家的人,察觉到危险来找我见面,想让我从中作梗讨好朱敬孝,我同意了,条件是给我腾越公司和亿恒公司所有合作过的订单,而第一个订单,和手册上一样,是跟腾越签的订单,也就是说,当时星海公司已在许天明毫不知情下被人抽空了。”

  我冲许天明和蒋风行使个眼色,蒋风行从夹子里取出两张被塑封的纸,“法官大人,这是两年前星海公司的员工名单,这是亿恒公司的员工名单,两张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五十,绝无作假。”

  “这些是我在亿恒公司工作一年多收集朱敬孝用各种非正常手段促使其他公司破产的资料。”

  证物在前面一一被传递,法院里传来了嘈杂的议论声,我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刚才是我有史以来最紧张的时候,我知道这些仅仅能伤朱敬孝的皮毛而已,可是蒋风行之前告诉我最重要的证据一定要最后拿出来。

  h6酷s0匠、网正版;:首k发

  自己的家族被压迫了数十年,可能他心里也想着折磨朱敬孝吧。

  “安静,安静,”审判长对站在被告席的朱敬孝说道,“被告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承认我吞并过其他公司,但是这都是经济竞争的正常行为,和刑事无关,你们无法给我判刑。”朱敬孝义愤填膺的说道。

  审判长表示赞同,“原告还有什么证据吗?”

  “我这里还有一个证据。”

  我刚要从兜里拿出来,蒋风行马上开口说道,“法官大人,我们还有两位证人,请求让他们上来陈述。”

  “同意。”

  我奇怪想道,证人不就我一个吗,还有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