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一月十一号,是我们关注已久星海公司毒奶粉残害儿童一案的开庭日,相信众多家长正希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具体情况请看详细报道。”

  记者拿着话筒走到一个围观男性的身边,笑着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来看毒奶粉事情的进展的吗?”

  “是的。”

  “那么请问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要我说啊,像这样的人渣,就应该狠狠的处理,不能让他继续残害人民。”

  “谢谢您,这位同学你好,请问你怎么看毒奶粉一案?”

  “我认为对这种国家的敌人应该实施专政,我国是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本质是人民当家做主,人民民主具有……诶诶诶,等等,我还没背完呢。”

  “你好,请问……”

  “你是记者吧,来来,我们先拍张照,一二,笑一个嘛。”

  “…………”

  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这一切,“真不敢相信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这么多人。”

  “是啊,”万钧无奈道,“唯一能撼动政府的不是经济而是民心,民心没了,国也就散了,总要给他们一个说法。”

  ,看正*版章}Z节上\:酷●匠…%网●9

  “呵呵,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些让我们发现的真相未必就是眼见的,耳听也不一定为虚,不过是三人为虎加上自我心理上的胡乱瞎想罢了,”我整理完包里的东西,说道,“走吧。”

  星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看起来甚是庄严神圣,如果门口少点嗑瓜子聊闲话的群众人民就更好了。

  “嘀!”我跟万钧刚要上台阶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面前,蒋风行一脸讥笑地下车,传说中的原告朱敬孝同志紧接着下车走过来,像一团翻滚的肉球,笑道,“哎呀呀,我看看这是谁,这不是被捅了三刀的李华嘛,竟然还这么生龙活虎的,我以为你早就不敢露头了呢。”

  “托朱经理的关心,那三刀的伤痛是没了,但给我留下很深的回忆啊,我还要当面好好谢谢你呢。”我不怒反笑道,“不是有句俗话说咱们法庭上见吗?与其在这里耍嘴皮子不如在上面理论理论?”

  朱敬孝“哼”的一声带蒋风行走进法院,我冲万钧笑一下也走了进去。

  不知什么时候,自从连续发生了这些事,我的心志比原来坚强了许多,什么事不露于面,深藏于心,或许有一天也会人说我变得很社会吧。

  许天明,你知道吗,有的东西值得我们去争取和拥有,有的人值得我们去等待和追求,有的回忆值得去缅怀和祭奠,就像高中老师说的那样,做一个决定前你心里是否明白,这个人和他制造的事到底哪个更重要,你说钱很现实,那我只能说人性很真实,谁都可以不择手段,可是同样谁都要付出代价。

  我从没来过法院的内部,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在我眼里就是前面一排凳子,后面好几排凳子,只是那一排是代表公平正义的,后面好几排是来看所谓的公平正义的,至于公平和正义到底是什么,恐怕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在外面准备那么多现在心里却是一片安静,我到底想做什么,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我总说为了问心无愧,其实谁没有私心,谁不想踏实的活着,稳定的工作,简单平淡的爱情,幸福美满的家庭,除此以外别的东西再多,都不重要。

  这条路看着很短,走起来却异常遥远,眼前被告席的门越来越近,我没有预兆的停下脚步,握紧了双拳,转头往原告那边走去。

  推开门,傲慢坐在原告席上的朱敬孝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上这儿来了?你的位置在那边。”

  我摇头说道,“这是我的地方,要去那边的应该是你。”

  “你在开什么玩笑?”

  “不,他没开玩笑,”蒋风行跟我相视一笑,说道,“你确实走错地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