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一生里最好不要来的就是墓地,这个地方阴气重,会让在世的人生活不顺,我很奇怪,人生在世,有生就有死,生的时候会说会听会动,死了只有那么点的生存空间,什么都做不了,你还能不让他冒下气?谁受得了?冒下气就是阴气,那我呼出二氧化碳还没人气呢?

  现在几点,我没有去看,也不想去看,反正还没到离开的时候,如果时间静止在这一刻,这么坐在雪里,也挺好。

  打开塑料袋,翻出几个苹果香蕉,往上一摆,说道,“原来总是听你讲,现在你累了,就安静地躺在这儿休息听我说吧。”

  “小时候,我最有印象的是你不是爸妈,你陪着我去每个地方,从没放开过我的手,我嫌你烦,只要出门就远远跑开,你在后面边追边喊,我吵吵要买吃的玩的,除了一次你给我买个四毛钱的羊肉串哪次都没买过,所以很小就体弱多病,可能我现在做什么都省钱就是随你,哈哈。”

  我边回忆边说道,还好这个时候墓园几乎没人,我也能安心地陪她说会儿话。

  “那时我爸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对我发火,虽然长大后仔细想想确实是我不用功,可真的给我留下不少阴影,直到成年还不太怎么敢跟别人交流,你常把我护在身后,即便最后还是不免被拖出来一顿打骂。”

  “你问我以后想干什么,我说,我想买个大房子,让所有人在一起住,养只像多利的小狗,不用你无聊时只拿着遥控器,想找个人说话只有空气。”我哽咽说着,擦了擦眼角,那时,还小啊。

  y%酷0◇匠网正、2版?F首q发HE

  “我九岁的时候,你跟哥哥一起住了,我以为你是因为我爸我妈才离开的,我还为了这件事跟他们吵过,我只知道,不管你哪做错了,对我来说都不是错。”

  “我每次去你都给我讲很多事,说着说着就会聊到过去,一些你说开头我就能接来后面的事,这个叔叔怎么样那家婶婶怎么样,我总觉得不耐烦,随便找个理由打断你就去一边玩电脑。”

  “老爸跟我说老李家从他们那辈儿开始,做人就实在,太善良,但就是倔,什么事都不低头,遇强则强,只是脾气倔大多是随爷爷,善良基本是随你,完全不记仇,而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性格几乎没随爷爷,跟你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不觉得哪里不好,生活,那么要强,累不累?”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雪,小声说道,“但是这次,我要去争去抢,那件事让你未来的孙媳妇人间蒸发,让你临走之前想见我一眼都没如愿以偿,所以我不能再逃避了,因为我的退让失去的东西太多,太难以承受,与其让今天成为回忆,不如让回忆未完待续,谁不会犯错,犯错去改正而不是选择换题才能问心无愧,你觉得呢?”

  “奶,华华走了,等我还完一笔钱,做完一件事,找到一个人后,回来为你守孝。”

  我说完,转过身仰望天空,似乎想到什么,转了回去,跪下连磕三下头,疾步下山,再不回头。

  走到门口,正停在那一辆车,看着倒背如流的车牌号,我犹豫一下还是打开车门进去,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父母不爱孩子,只是表现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老爸专注的开着车没有说话,我把事情的所有经过都过滤一遍。窗外的风景反方向奔跑在眼前,一个个画面如同幻灯片在脑海里播放,王雅轩,张万钧,许天明,蒋玲,蒋风行,还有,宁思璇。

  如果患得患失是错,拿得起放不下还是错,那我宁愿一错到底,忘不掉的事,干脆就时刻放在心上,放不掉的事,那就不要放下继续等待,无关做多情,无关自作自受,只是给过去相识的岁月一个尊重。

  星海,我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