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是,也不是

  我连忙问道:“她都说什么了?”

  “就是来看了一眼,跟我们道歉,对了,还让我给你个东西。”刘先生摸索一会儿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接过看了看,然后直接撕碎。

  “万钧,出来一下。”

  “我也要去,”宁思璇跟上来说道。

  “你先回去。”

  “…………哦。”

  我找个周围没人的地方,对张万钧说道,“万钧,帮我件事,很重要的事。”

  星海在东北属于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但是周边的村县和大多数村子一样落后,道路是干草铺成的,房子还是原来的土砖房,整个村子也就十几家住户,夏天种地打工,冬天搓麻打牌,一年赚不了多少钱,甚至勉强解决温饱,不过对于常年久居村屯的人来说钱的用处只有搓麻打牌时会用到。

  廉义村……是清廉仁义的村子还是廉价的信义的村子?起个名都歧义,我回忆那张纸条上的信息走进村庄,尽管白雪覆地,还能感觉到浓烈的乡土气息,土路上基本没人,只有几个玩耍的小孩看见我远远的跑开嬉笑议论。

  走几步就能听到看家狗的叫声,它们在木门的缝隙中警告我这个不速之客,很多城里人对农村人有些误解,觉得农村人不锁门是因为家家养狗,其实在农村每家每户都是熟识,一有空闲就会四处串门,唠唠家常聊聊琐事,而养狗真正的用处是保护家禽。

  学生年代我特别希望自己未来能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建个小房子,种一亩田,养几只动物,开心就笑,难受就哭,不必像在城市,给自己披上伪装,做事利为先,后来发现,那些想法也不现实。

  廉义村从村口到村头不过两三百步的距离,远处是一片白雪,零零散散的小山包,是上一辈乃至两辈的墓,俗话说落叶归根,入乡土便为安。

  我走到最后一家,全村唯独这家没静悄悄的,进院刚要推门,园地里出来一位男人,头戴狗皮帽,身穿厚棉袄,仔细一看,这不是许天明还会是谁?两个月不见,他肤色变成健康的黑色,一冻变成了黑红色,身子稍微佝偻,嘴里叼根卷烟,看不出过的是好是坏,反正还活着。

  他咧嘴一笑,“我就知道你会来。”

  “那你知道一共几个人来吗?”我面无表情问道。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把烟随手一撇,冲地上吐口痰,开门进屋,“进来说话,外面不暖和。”

  我跟着进去,屋子不大,穿过一口锅就是一个火炕,旁边只有个柜子和一个紧锁的杂物房,十分简陋,许天明盘腿坐在炕上,抽出炕桌往床上一摆,从柜子里摸出两瓶白酒,“来,取取暖。”

  换作平时,我是绝不会喝白酒的,这东西太容易麻痹神经,可能有的喝十瓶啤酒都没事的人几口白酒就被撂倒了,但现在我急于知道一些事,也就不顾那些,我的酒量还不会被轻易灌醉。

  我学着许天明的样子脱鞋上炕,喝了一小口白酒,感觉身体渐渐暖和起来,“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不说你也会问,不是吗?”许天明微闭双眼,就像等待时机捕食的猫。

  V@酷匠c‘网;e永H●久免1)费uJ看:%小rS说!B

  “许天明,我今天不是来斗气的,更不是抓你的,”我说道,“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我需要一个解释。”

  “说说。”

  “你和蒋玲在这件事充当什么角色……不,你跟蒋玲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觉得呢?”

  “你能不能认真回答我的话,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也没时间让我耽误了,你告诉我,毒奶粉跟你有没有直接关系?”

  许天明出神的盯着瓶子,让我想起原来开会时他心不在焉的模样。

  “许天明,许经理,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你已经被通缉了,难道你还不打算说吗?你这样遮遮掩掩的要我怎么帮你?”

  “你要帮我?”许天明的视线终于移到我身上。

  “不然我早就带人一起过来了,”我答道,“你也别卖关子了,从你看到我来的反应,我想,没有你的同意,蒋玲也不会把你的地址给我吧。”

  “……”他不相信的看着我,没说话。

  “许天明,你快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做的?”见他依然不说话,我心里的火越来越大,真想给他一巴掌。

  他思考了半天,说道,“是,也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