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人喜欢看与自己无关的热闹,更喜欢热闹,近几天星海街道旁各家挂满了彩带,贺卡彩喷玩偶随处可见,还有一些个体户在地上摆几十个苹果叫卖,这幅欢乐的场景想不被感染都难。

  圣诞节到了。

  原来盼望着过节,现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一半是节日,过着过着就麻木了,各种没听说的世界国际什么什么节,网上还把每月的十四号定义成五颜六色的情人节,这让单身狗怎么活。

  拜托,放假的节日才叫节日。

  @酷{G匠B网m正#版首发O

  漫无边际的海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海边的雪地留下两串沉默的脚印,顺着海岸线走着,星海的冬天跟其它沿海城市不同的是,部分海面会结冰,所以这个地方也就没有冬游的勇士。

  宁思璇的脸蛋被冻得通红,对着那双兔子手套呼口哈气,“嘿,你快点啦,这么慢什么时候才能到?”

  “有能耐你拎两箱水果走啊,”我捧两箱苹果跟在后面,丫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抬这些东西半个小时我都快腰疼了,“我早就说到地方再买,你非要在那儿买。”

  “我不是不知道嘛,要不,哥帮你拿一箱?”她汉子般要搬箱子。

  我闪到一边,说道,“打住,你别再摔了,又得重买,快走吧,也不知道谁说要看冬天的海景,结果将近中午还没到。”

  “怪我咯,谁让他们只放一天假呢。”

  “……”

  我们到医院的时候张万钧已经在车里睡半天了,“大哥,你去种苹果也该到了吧?这都几点了?”他看到我身后的宁思璇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哎哟,弟妹来了,不是说买苹果吗?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们啊,是不是李华又欺负你了,来来来,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我以为她肯定又得脸红的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没想到她嘿嘿笑道,“好啊,他总欺负我呢。”

  “……”我发誓,要不是我正抱着苹果,现在立刻马上扭头离开……好吧,这跟苹果没什么关系。

  “咱们上去吧,关铭这小子一去澳大利亚就没时候回来。”

  “张大哥,你怎么不去国外啊?”

  “没意思,不自在,享不了那福。”万钧答道,“而且放不下家里人啊。”

  我咬牙跟在后面,心里骂了这俩人无数次,最近因为常来医院,她跟万钧也慢慢混熟了,真是,还张大哥,人家叫你声弟妹你就顺杆往上爬啊,等等,她为什么没反驳?她凭什么不反驳?

  宁思璇,你占我便宜。

  杨女士的丈夫刘先生站在楼梯口迎接,“宁小姐,张先生,我刚才在窗户那就看到你们来了……咦?小华呢?”

  “我,在,这……”

  .………………………………………………

  “……总之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孩子们的病情已经稳定,只是要想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医生拿着像教师手里的教鞭一样的东西指来指去,说着专业非专业混合的医疗用语。

  我们三个似懂非懂听着,万钧打断道,“那个,医生,你说的这些我们也听不太明白,你就直说大概什么时候能好,让我们和孩子父母心里有底。”

  “不出意外的话,最晚一个月。”

  这话跟没说不一样吗,不出意外谁来医院啊。

  我回到病房,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都渐渐好转心里也舒畅多了,这一个月几乎没怎么睡过好觉,每天下班我都会赶到这里,陪着他们吃饭、打针、治疗,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照顾,家长脸上的愁容一天一天的消去,对我的态度也比原来好了很多,不管到底是谁的错,他们不过是想简单的生活罢了,杨女士高兴的跟我说,孩子现在不仅会叫爸爸,妈妈,还会叫叔叔了。

  “要叫哥哥。”我握着他的小胖爪轻声笑道。

  张万钧和宁思璇不知道时候走到门口,看见这一幕,万钧说道,“李华他就是这样的人,心里有什么事有什么想法都不说出来,不让别人知道,却总是一个人尽全力做,留给我们看的只有结果,我看他这样活着都累,我不知道他有一天爆发会是什么样子,这样到底是好是坏?”

  我搬来两箱苹果,“叔叔阿姨们,今天是平安夜,我很抱歉你们不能平安的在家过,但是我早把这里当成一个大家庭了,我们三个给大家买了平安果,也准备了饭菜,虽然是个西洋节,可寓意总是好的,希望孩子们可以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回到外面的世界,祝您们平安夜快乐!”

  “大家快乐!平安夜快乐!”

  伴随窗外欢快的《铃儿响叮当》,趴在母亲怀里的宝宝们也开心的咧着嘴,每次路过都尽量回避的医院此时却有一丝温暖的气息。

  刘先生边吃苹果边说道,“小华,昨天你走后有个星海公司的人来了。”

  “哦,是林逸吧?他说他要过来。”林逸这家伙,来了也不说一声。

  “不是林先生,是个女的,好像叫蒋玲吧.....”

  “什么?!”我手里的苹果险些掉到地上。

  蒋玲,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