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似泉水冷,萧萧风吹月独明,人世间,酸甜苦辣尽,到头总如月影空,昨夜无月,叹泉水淙淙溺侬心,想弦月曾经,凄凄惨惨照愁人。

  ……………………

  一曲《二泉映月》娓娓入耳,配上茶水更甚古人一般,我对茶道没什么研究,但作为华夏之本,对茶的喜爱要比咖啡多得多。

  “李先生,之前的事我很抱歉,打听这里茶艺很不错,所以特地请你来这里,尽管品尝。”

  “韩先生客气了,人各有需,皆有所求,我确实不适合贵公司,于是没被聘用,就这么简单,没那么严重。”我抿口茶笑道,这种文绉绉的对话真是不习惯,“不知我要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哦哦,都在这,只是,还不是直接的证明。”

  我翻了几页,说道,“唉,既然这样就必须找到许天明本人了。”

  “李先生,敢问一句,你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为什么还要参与这件事呢?”

  “许天明如果不出现,不出多久就会查星海公司的所有人,我马上就会被查出来,所以,只有找到他才能保证我没事,”我眯着眼睛答道,“放心吧韩先生,与贵公司的合作就交给我吧。”

  这社会,不踩别人只会被别人踩,许天明,你刺我一剑,我砍你一刀,你我一报还一报,互不相欠。

  不过,每当认为计划好了一切时,总会有突发状况让人措手不及。

  三天后。

  “听说了吗?北方腾越破产了。”

  “听说了,据说是他们把一家有背景的人给惹了,哎呀,听说钱一天之内就被抽空,那楼被砸的,啧啧。”

  “最近这是怎么了,又是毒奶粉又是有背景的,星海一共也没几家大公司啊。”

  “别说了别说了,蒋助理来了。”

  我在一旁边敲打键盘边暗笑,没想到蒋风行小小的经理助理,就把两个大老爷们吓成那样,就差敬拜上供了。

  蒋风行轻轻走到我身边,“李华,聊聊?”

  “聊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是上班时间吧,不知蒋助理找我有何贵干呢?”

  “不是多要紧的事,只是,我想知道,你三天前跟腾越的人见面了吧?”

  我继续手上的工作,“怎么,蒋助理不仅助理工作,还要助理隐私生活吗?”

  蒋风行丝毫没动怒,“工作嘛,自然还是朱经理来管,至于隐私生活,据我所知,你和腾越的人没有交情吧,而且险些争执,”他贴在我耳边说道,“李华,你背后那些事我看得一清二楚,你真的以为你很聪明吗?”

  g;酷v¤匠#,网;0永1久免h%费0P看小说

  我叹口气,扭过头冲他说道,“蒋风行,我一没害公司,二没害你,你干嘛非要揪住我不放?”

  “哈哈哈哈,”他像听了个无比好笑的笑话,不顾周围有多少人就大笑起来,宁思璇刚要说话,我连忙朝她摇头,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盯上谁就得咬他一块肉,疯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能控制自己头脑的疯子。

  “李华,你不会还不明白朱经理为什么让你和那个什么宁思璇呆在亿恒吧,那我告诉你,你们的价值不过是引出许天明和蒋玲罢了,蒋玲一出现,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好好陪陪许天明了,你跟腾越的事朱经理也知道了,他让我给你带个话,年轻可以聪明,但是不要忘了自己的年龄。”

  说完,他在我桌子上放个牛皮纸袋便向外走,我打开一看,内容跟腾越姓韩的男人给我的东西一模一样。

  “等等,蒋助理,”我叫住他,“我也送你一句话,这是我前两天刚学的,你很聪明,但是机灵跟人精还差了好几个档次,不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