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刚刚升起,迷糊在被窝里的我感到一丝寒意,东北往往在秋天就快速降温,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揉揉脑袋起床,又要上班了,唉,高中时候总觉得假期不够,大学上学像假期,假期像冬眠,至于上班后,别说假期了,周末都没有。

  当我看见窗外的场景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下雪了。

  每个地方都会有冬天,但不是所有地方的冬天都会下雪,南方的雪像盐粒坠在地上,黏黏的薄薄的一层,很符合南方人儒雅而柔弱的性格,北方的雪则是豪放的,每片都仿佛鹅毛打在身上,落在地上渐渐的堆积,冲刷尘世的污垢,创造了一个纯白的世界,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走在雪中就走进了一个远离喧嚣的静谧空间。

  二十五年了,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冬天,四季如春的生活不适合我,可能也是我留在东北不愿离开的理由之一吧,外面白雪皑皑,我怎能屋里发呆,迫不及待的穿上外套感受着纯粹的白色,贪婪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所以,这就是你迟到的理由?”部门经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李华是吧,先不说你这个理由能否让我接受,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就跟第一天上学报道一样重要,你上学也迟到吗?我知道朱经理看重你,也相信你有能力,但你连按时上班这种小事都做不到怎么让别人信服?”

  我紧张的连忙点头称是,“对不起经理,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

  “好了,保证只对现在有用,对未来只是一句空话罢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去工作吧。”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办公室,没想到第一天来亿恒上班就出乱子,这下同事关系没建立好恐怕已经成他们的空闲娱乐的笑话了。

  宁思璇呆呆的看我回来,“喂,你不会真正因为看雪景才晚来的吧。”

  “确实啊,不然呢?”我没好气答道,再成熟的人也要有个孩子般的心好吗,不然你还没老心态就老了,总想来想去的累不累啊,活好眼前的了呗,哪来那么多'我觉得'、'我以为'、'我了解'、'他肯定'怎么怎么样的,没事儿瞎想一天天的还活不活了。

  而且表面上这种人很为周围人着想,其实说白了这就是自私,自己都照顾不好谁敢相信他能照顾好别人?试想一下,一些本无义务在乎他的人关心他,他却说自己没事,说别人不了解,然而这世上谁又能了解谁呢?

  见我半天不吭声,宁思璇马上说道,“你不会生气了吧?我开玩笑的,我也很喜欢雪,别生气啦,等下班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请我吃饭?平时都是我请她,今天太阳从北边升起了?

  “今天什么日子?愚人节还没到吧?”我试探性问道。

  “你什么意思啊?我只是觉得每次都让你请客不好意思嘛,而且今天还是…上班的第一天,总该庆祝一下。”

  这算什么理由,是不是我第一天就被骂也要庆祝啊,“好吧,你请客,不过还是我掏钱,你的钱留给自己用吧,去哪?”

  “我家。”

  “噗!”

  直到进宁思璇家门前一秒我还以为她在开玩笑,没想到我真的进来了,是对我太放心了?还是根本没把我当男的啊。

  宁思璇家跟我新租的房子差不多大,一室一厅,整个屋子都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除了一些家庭用品的颜色比较甜美外,其他的和一些小太妹的居室比起来完全不像这个年纪女生该有的风格,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生单独在外能做到这点很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她家有电视。

  “你先坐下歇着,饭菜马上就好。”

  她会做饭?能吃吗?我读书少别骗我。

  不到十分钟她便端着两盘菜过来,一个鱼香肉丝,一个尖椒豆腐,仔细一看还不错,像我这种平时不挑食的人来说只要有吃的就好,等饭菜都上齐她坐在我对面,说道,“快尝尝。”

  我夹片干豆腐送到嘴里,“嗯,好吃,饭店做的不错,就是放的时间有点长了,下次注意啊。”

  “那是,那可是我常去的饭店…”

  “嗯?”

  “额,那个,那个,”宁思璇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本来是想要亲手做的,但是,但是……”

  “诶,这鱼香肉丝也不错,再不吃我可一个人都解决了啊。”我边吃边说道,这丫头有这个心就好,至于谁做的,不重要。

  “好……不对,等一下,”她出声制止,“你先眼睛闭上。”

  “干什么?闭眼怎么吃饭?”孤男寡女的让我闭上眼睛,是要我以身相许吗,我还没心理准备呢。

  “哎呀,让你闭就闭,问那么多干嘛。”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直接了,让我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最v新&章~节}上酷◇v匠c网C

  大概半分钟,“好啦,可以睁开了。”

  咦,不是献身吗?我都准备半天了,我睁开眼睛,饭桌上多了一块蛋糕。

  “丽华,生日快乐……丽华是谁?”我问道。

  “额,我当时着急没写下来就直接跟他说写什么,他可能听错了,”她纠结答道,“不对,这不是重点,你不觉得惊喜吗?”

  “今天是我生日?你怎么知道?”说真的,十八岁后我几乎没过过生日,生日是哪天我都记不清了。

  “你说过啊,光棍节多个二,嘿嘿。”

  看她笑得好傻,跟个孩子一样,真是,那么藏不住事的她,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让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点上蜡烛,“快许愿,许完再开饭。”

  我闭上眼睛,双手相扣,心里默默营造一个虚幻的场景,刚睁开感觉脖子上多了什么,一条灰色的围脖。

  “生日快乐!”她拍手叫道,“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买了这个,不能不喜欢,不喜欢也不能说。”

  看来王雅轩说得对,有些事不能被动,不然以后只能悔过当初,我一下子站起来,离宁思璇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的距离,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思璇,我一直有话想跟你说。”

  宁思璇还没反应过来,脸瞬间红了起来,像熟透的苹果,支支吾吾说道,“你,你要说,什么?”

  “我想告诉你,思璇,你,愿意,把你脸上的饭粒弄下去吗?啊!痛!快松手,不是,松口啊!”

  思璇,我的生日愿望,是希望你永远开心快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