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要见你,马上。”

  “……我在办公室。”

  我独自回到公司,大楼里空无一人,连看报纸的大爷都不知去向,工作了两个月的地方,现在竟觉得陌生,走进经理办公室,烟雾缭绕,呛得我直咳嗽,许天明正站在窗前看楼下的广场舞,脚下的烟头铺地一层。

  “他们找过你了?”许天明没有转头,似乎在自言自语。

  “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吗?”

  “该知道的你不都已经知道了吗?还问我干什么。”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我走到他身边打开窗户,一阵清新的凉气拂过脸庞,“烟只能伤身,消不了愁。”

  “伤身的同时才能消愁。”他反驳道,不过还是把烟掐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说道,“为什么本来扯不上关系的事你要扯上,为什么本来不会弄出事你要弄出来,为什么出了事你还在干等着?”

  他平静看着我,深邃的眼神仿佛一个无底洞,半天才喃喃说道:“有些事本无关系,但发生就反抗不了。”

  想起蒋玲之前的状态,莫名其妙的消失又出现,消失时我们刚接亿恒的案子,出现时朱敬孝正巧来星海,我顿时有了答案。

  “别说那些难懂的话,我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从一开始我就被算计了吗?”

  “不,”他果断摇头,“不论是谁都是一样的结果。”

  “为什么?是……为了钱吗?”

  “……呵呵,世界上还有什么比钱更吸引人的吗?”

  华夏为什么要骗,因为钱,为什么要权,因为钱,为了想要的东西去做本没错,可是,损人利己的事做得再有道理都不光彩,“对,钱是很重要,但现实是你为了钱害了无数个家庭,害了无数个孩子,他们才刚刚出生啊,这个年纪他们正该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在床上打滚,被全家人宠着,而不是躺在医院里承受痛苦!”

  酷)匠%f网、首发

  “闭嘴!”他猛地捶下桌子,那动静把我吓了一跳,“我告诉你什么叫现实,现实就是,没钱你就没吃没住没喝,没钱你就只能活活被饿死,没钱你根本活不下去,活都活不了还跟我谈什么道义,说什么尊严?”

  “……我真的不想骂你,我怕骂你脏了我的嘴,”我说道,“但我不骂你,还怕脏了我的心。”

  “呵呵,人若没有地位,做的再多也只是蚂蚁搬大象,若有地位,他不做什么都会掀起轩然大波,钱就是通向高位的捷径,你敢说你不喜欢钱?”

  钱这东西,说不好听点废纸一张,说好听点,它能满足一切的物质需要,谁不喜欢?

  “没错,我也喜欢钱,但我知道有种东西钱买不到,叫人性。”说完,不给许天明答话的机会,转身离开,钱钱钱,你难道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会让你一无所有吗?

  走出公司,天已经彻底黑了,我拨通宁思璇的电话。

  “喂?李华?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我笑道。

  “哼,你什么时候没事主动给我打过电话啦?”

  “额,”貌似还真是,“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嘿嘿,记住就好,好啦,快说怎么了?”

  “……我跟许天明同时掉水里,你救谁?”

  “啥?”  变化永远都比计划快,我以为最快速度也得三天才能查明,看来我还是小看了群众的力量,仅仅一天时间,清晨来公司的时候就看到一些成年人就举着条幅堵在星海公司门口,大声喊着什么,虽听不清,但基本能猜出个大概。

  一位父亲高高举着孩子的相片,孩子应该刚出生,浑身被插满了管子,身体皱皱巴巴的,嘴大大的长着,手臂乱挥痛苦的挣扎,母亲正蹲在地上痛哭,看着让人心疼。

  我贴着墙边偷偷踏进大楼,穿过默不作声的于婷,嘲讽咒骂的林逸,收拾东西的同事,走到宁思璇旁边,她瞪大眼睛瞅着我没有说话,我心虚的低下头,她见状嘟着嘴戳我一下,递过来一张纸。

  辞呈。

  我惊讶的看她,她郑重其事说道:“你掉到水里,我陪你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