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帮我来份晨报。”

  “好嘞,五毛钱。”

  我在H市就有看报纸的习惯,来星海后更是用看报纸了解新闻,尤其自行车丢后坐公交还能打发打发时间,我不太信网上的一些话,当初有很多胡编乱造的段子手被爆光,还有的人恶意揭露名人隐私,产生舆论风波的媒体,所以就算网上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信,时代再发展,传统的方式也不能丢弃。

  看电视?我哪来的电视。

  一把辛酸泪。

  “近期星海市多名幼童患急性肾炎,儿童医院已展开救援行动,患病原因进入调查阶段,下面是医院内患者的详细报道。”

  看着报纸上几张刚出生的孩子打点滴的场景心里就难受,现在这社会,都说民以食为天,结果呢?我们吃的不是地沟油就是转基因,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转基因有害,但再无害的转基因怎么能跟自然作物相比?为了赚钱,自己人害自己人,华夏还哪来华夏梦,华夏做梦吧。

  宁思璇堵一周的气总算消了下去,又和原来一样“呦”的一声出现,“哼”的一下离开,中午重新坐在我对面打开她的小话匣子,我安静地听着,不时吐个槽,让她吃个瘪再哄开心,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生活本就应该平平淡淡的,少一事总比多一事强,跟安逸无关,只是一种心态,就跟成熟跟年龄经历无关一样,当有一天你可以为了顺应世界改变表面的自己,不勉强不倔强不顽固,基本就脱离的幼稚的行列。

  不过,谁说成熟就是好的,讲再多的道理,不也只是人类的臆想和猜测吗?活着,只需要记住过了月亮就是太阳,过了今天就是明天,人不喝水不吃饭会饿死,不上厕所会憋死,所谓的道理经历,说多了,还不如睡一觉实在。

  把宁思璇送上车后,我沿着海边往家走,我没事就会来看看海,再烦乱的心境也会平息许多,海没有边际,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当你看见边际时说明你已经走到尽头。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E看v正S版章=节oe上~酷j匠}/网}=

  “你好,是李华先生吗?”听声音应该是个跟我同龄的男同胞。

  “嗯,什么事?”

  “哦,您现在方便吗?有关于工作方面的问题我希望与您面谈。”

  “方便,嗯……我现在在星海公园,门口的肯德基怎么样?”

  “好的,二十分钟后到。”

  秋天的海风充满寒气,很少有人下水,只有极少数坚持游泳的成年人坐在台阶上瞎侃,几个大妈翻弄着石块抓来不及回家的小螃蟹,刚刚放学的孩子们背着书包在沙滩奔跑,留下一串欢快的脚印。

  二十分钟对于我这种以发呆过日子的人来说就是眨眼间的功夫,我在肯德基找到位置不一会儿,给我打电话的男子也到了,我喜欢守时的男人……不,态度。

  看见他我开始有些怀疑我的遗传基因,作为东北人,只要碰到一个男的个头就比我高,这位至少得一米八五吧,不说长相怎么样,有气势就行呗,矮个子别人看你都低头哪还来的气势,朋友教我多运动能长高,我在学校也没少锻炼,可身高依然上不去。

  “您就是李华先生吧,你好。”啧啧,小伙子声音挺不错嘛,乍得一听以为是歌手呢。

  “嗯,是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我就要了杯咖啡。”我说道,“请用。”

  “谢谢,”他把咖啡放到一边,“我是朱敬孝经理的助理。”

  朱敬孝?我听过吗?

  “哦,就是亿恒公司的朱敬孝经理。”他解释道。

  “啊,了解,”那个富态的朱经理原来叫朱敬孝,这名起的,真爱国,“贵公司如果有工作上的事应该找我们许经理才对,我没权利说话的。”

  “不,这件事你有权利。”他笑道,看起来很是阴险,“非你莫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