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东北人来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对林逸来说,秋天完全是用来思念春天的季节,简称思春。

  仅仅七天,宁思璇就主动找上林逸,林逸直接提出邀请她喝咖啡,没想到她还同意了,两个人同一频率离开我的视线,不知为什么心里空荡荡的不是滋味。

  “李华,许经理找你。”

  “嗯,来了。”

  自从蒋玲一走,秘书一职变成了缺位,许天明似乎没再找的意愿,而是让不善言谈的于婷接替,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经理,你找我?”一周多不见,许天明消瘦许多,连颧骨都突出来了,桌上的文件堆积如山,左手边放着一杯浓茶,强打精神望着我,和刚见时完全不同,让我不经意的想起蒋玲的样子。

  “坐。”许天明说道,“李华,今天要你来是想问你件事。”

  “经理你说。”

  “蒋玲,最近是不是找过你?”

  蒋玲?怎么回事,我迅速分析许天明的心思,嘴上马上说道,“啊,我还奇怪玲姐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辞职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不是问吗,我非得让你自己说,其实这么说很危险,平常我是不敢这么问的,但现在反常的两个人都找上了我,而且还有蒋玲上次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为了自保和放荡不羁的好奇心我只好赌一把。

  许天明阴沉瞧瞧我说道,“该知道的总会知道,不该你知道的别多嘴。”

  “哦?恕我直言,这句话是不是也适用经理您呢?”泥菩萨尚有三分火,连续被两个人卖关子有意思吗,有能耐你别让我知道啊,让我知道一半还不继续,一百块都不给我,你们这些人好坏好坏的。

  “……李华,第一次开会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果不其然,如果是别人早就说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和蒋玲在耍你?”

  “既然许经理都这么说,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什么了,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我们有利有弊,说实话,我讨厌多管闲事,不过你们这么一次又一次的跟我说一些匪夷所思的话真的让我感觉不自在,要是跟我没关系,那就请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有关的话我也有权知道不是吗?”我说道。

  走出经理办公室,我感觉自己正踏入一个局,具体是好是坏我也说不清,许天明终究没给我准确的回应,只是告诉我这件事是我一手促成的,让我好不郁闷,我这么充满正能量的好少年怎么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唉,不管了,最讨厌麻烦的东西,明知有坏事发生还往坏处想不是自虐么,好苹果烂苹果我一定会先吃好的啊,“喂?林逸,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听这语气就是没希望了,宁思璇这直性子喜欢的她明说,不喜欢她会直说,单纯到纯粹。

  “你们不是喝咖啡了吗,没趁机聊点什么?”

  “聊了啊,正因为聊了我才知道自己不可能了。”林逸叹口气说道。

  ………………

  “想喝点什么?我请客。”林逸摆出一个自认为优雅的笑容。

  “我没喝过咖啡,不过听说拿铁不错,就拿铁吧,谢谢。”

  “两杯拿铁,那个,宁思璇小姐,我们……”

  “我想问一下,你跟李华平时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吧,没事经常聊天,对了,你平时都对什么感兴趣啊?”

  “那你知道他最近有没有跟些女人走得很近,例如……蒋秘书。”

  “玲姐?没有啊,李华只说过蒋玲挺像知心大姐的,别的没见他跟蒋玲有什么联系啊,那个,你觉得这里的咖啡好喝吗?我觉得还不错哈。”

  “嗯,还好,谢谢招待,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拜拜。”

  “诶诶,等……拜拜……”

  ……………………

  “没了?”我问道。

  “那你还想有多少,”林逸没好气说道,“我看人家是对你有意思。”

  “别瞎扯,你每天都发晚安了吗?”我翻个白眼,宁思璇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发了啊,可是,这样是不是有点太直白了?”

  “那你想说什么?”

  “晚安有点容易被误会,要不改成睡觉怎么样?”

  我脑补一下。

  宁思璇,晚安。

  最&新7。章Z节i上oZ酷-匠=D网f*

  宁思璇,睡觉。

  “……”这更容易被误会好吗?不知道的以为你们同床共枕呢。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蒋玲,一会儿许天明,一会儿宁思璇,这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宁思璇,一周都没跟我说话怎么突然主动找我了,又有聚会了?

  我打开短信,只有两个字,“晚安。”

  彻夜未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