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玲真的走了。

  人在的时候,尽管她不说话,她的存在她举手投足都感染着周围的人,人走的时候,除了一张辞呈,什么都没有。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昨天她说的那些话,公司一直风平浪静哪里来的大变动,就算有,为什么只告诉我,还是说星海市有变动?

  那玩意儿市长都没怎么样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更气人的是她欺骗了我的感情,那两杯咖啡都赶上我一天的伙食费了,你想耍帅提前买完单再耍啊,这算什么。

  不仅蒋玲消失,许天明也窝在经理室好几天,于是办公室里就有了各种老板与秘书的八卦新闻。

  流言蜚语向来都是无从而知,要是信了,你就傻了。

  不过,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可是具体哪里不同我还说不上来,好像少了点东西,少了点声音。

  宁思璇?她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原来每天隔三差五她就会蹦出来,今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说话也不发消息,一直闷着头看案例分析和工作手册,半个小时一页没翻,她要是能安下心来认真工作,太阳都得从北面出来。

  我刚想打字问她怎么了,后来思考半天还是算了,女生的脾气变得往往比翻书快得多,说不准哪句话把她惹火了,人家要想忧郁天空再晴也没办法,说不定一会儿自己就好了呢,况且我本来就不怎么会说话。

  结果一拖就拖到了中午。

  “我去,又是这菜,中午的伙食就不能改改吗?”打开饭盒,饭比菜多,素比肉多,真是心塞。

  “免费的嘛,有吃的就不错了。”林逸端着饭盒坐在我对面,往常那个位置都是宁思璇的,我瞪他一眼没再说话,“怎么了,这里有人?”

  “你坐吧,都坐那儿了还废什么话。”我没好气说道。

  “嘿嘿,问你个事呗。”

  “说,”这饭,不喝水都咽不下去。

  “你是不是喜欢宁思璇?”

  “噗!”我一口水喷到地上,引来周围人反感的眼神。

  z更G新最m快Ck上"v酷R?匠i网

  “让我猜对了吧?”

  “对你妹!”我说道,“你是谁派来的逗比?”

  林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奇怪的问道:“你不喜欢她?”

  喜欢吗?她平时像女汉子一样,什么事都直来直去,从不隐瞒想法,别人需要帮助时总能看到她的身影,跟每个人相处的都很好,没有人会忽略她的存在。

  不喜欢?跟王雅轩说话时我怕她多想,为了她我会跟一个混混大打出手,看见她哭我的心脏像被敲一样的痛。

  这是喜欢吗?为什么跟王雅轩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这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答道,“可能现在的我根本说不上什么是喜欢吧,我没想过要恋爱,就算要恋爱我也只需要一个不离开的人罢了。”

  “什么意思?”

  “自己理解,你找我就是问这个的?”

  “好吧,你不喜欢就好,其实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一切跟借钱有关的有损伦理道德危险的事我不干,其余的一顿迎客缘。”我拍拍胸脯说道。

  “你宰人啊,楼下那家面条怎么样?”

  “成交。”

  “我喜欢上一个人。”

  “嗯。”

  “可是我不敢说,我怕我说了我马上就会死去,我不怕死,我怕我死了,再没人像我一样爱你……”林逸举着一只筷子深情的说道。

  “得得得,说重点,背诗一边肉麻去。”

  “我就是不敢表态啊,我怕说完连朋友都做不了,我身边有很多那样的例子,我就想问你,有没有那种方法,就是特别缓的方式,本来人家不喜欢你,我可以慢慢培养感情,让她对我产生依赖,最后束手就擒。”

  “你他喵的在逗我。”笑话,要有这方法还有几个男同胞单身啊,不是男神的都可以屌丝逆袭了。

  “我他喵的很正经,你说帮我了。”

  林逸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没想到还是个内敛闷骚男,我想了半天,低声说道:“你知道守号吗?”

  “什么耗?”

  我翻翻白眼,敢情这家伙是个感情白痴,“守号就是,你拿到她的联系方式,不唠叨也不用做什么,每天一条短信或QQ,就像晚安啊最近怎么样啊什么的,她要问你是谁你就如实回答,只要有一句交流就会有第二句,然后坚持每天一句晚安,就当是睡前任务,等一段时间,她自然会主动来跟你说话的,还是她说什么你答什么,等到后来话题多了,就慢慢了解了。”

  “啊,原来如此。”林逸恍然大悟道,“真是的,我怎么没想到,大神啊,怪不得女朋友跑了。”

  “…………”你信不信我分分钟砍死你,“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说好面条啊,别诓我。”

  “等一下,我没她联系方式啊。”

  “……大哥,你什么意思?”连联系方式都没有你还追个毛啊!

  “嘿嘿,你看,你帮都帮了,你就好人做到底呗。”

  “我还送你送到西呢,迎客缘,不然免谈。”

  “行,别说迎客缘,成功了丽春院都行。”林逸挑着眉毛笑道。

  “滚!”

  我握着林逸给我的纸条石化了,看到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你好,我是林逸,能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吗?我好每天给你发晚安。”

  你是猪吗,你是猪吗,你是不是猪啊,我在心里一顿暴走,你还冲我剪刀手,剪你妹啊,我踌躇了半天,看眼人名,再次石化,尼玛玩我呢吧,早知道是谁的话就算真是丽春院我也不同意啊。

  我转头看向林逸,他摆一个鼓励的动作,做着迎客缘的口型,但愿她别误会,我也是有苦衷的,千万要一口回绝啊。

  我吞了下口水,举步维艰的走向前,缓缓开口,“那个,那个,宁思璇,这是你的纸条。”

  宁思璇抬头笑着看着我,刚要开口,看到那张纸条,又恢复冷冰冰的样子,“不,是你的纸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