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华。”

  “性别。”

  “……”

  “问你话呢,耳朵聋啊,性别。”

  “……男。”

  还说我,你眼睛瞎啊,不会看吗?

  “为什么打人?”

  “警官同志,我再次声明,是他们先打的我,我属于正当防卫。”

  “他们打的你们,结果他们都躺地上了,你们俩还好好的,糊弄鬼呢?”

  你要是这么说自己那我无话可说。

  “小子,我告诉你,刚才被打的一伙人已经说了,你追他们其中一人的女朋友,还威胁他要揍他,他找朋友保护他,你又找人打他对不对?”

  我找人揍他找一个人?他找人保护自己找了一堆人?这个答案真是让我无话可说,但现在还不能不说。

  “警察同志,这是栽赃,当场有证人证明我们之间因为他的挑衅发生了冲突,然后我找朋友来保护我,没想到他找人堵我,我朋友看我被就跟他们动手了,你看我身上的脚印,看我的脸,明显被人打过。”说着我翻过衣服给他看,一下扯到伤口,疼得直吸气,“还有,那不是他女朋友,我也没追。”

  “谁知道鞋印是不是你们自己踩的。”

  “我没有这种鞋……”

  “那就是你把他们打倒后拿他们鞋踩上的。”

  这一句话让我冷静下来,宁思璇说过,陆琪虽没什么势力,可却是左右逢源的痞子,现在的混混痞子有几个不是黑白通吃的。

  我在饭店里问完宁思璇陆琪的身份后就给万钧打了个电话,他说他马上过来,我本来是想让万钧这个在军校呆了四年的人吓唬他们一下,没料到陆琪这么快就把人聚了过去,万钧到的时候我已经被踩到他们脚底下了,于是他一个没收住,把那些混混都打趴下了,自己也受了伤。

  如果这件事通报的话,别说回公司上班,结果就跟陆琪说的一样,没法在星海活下去了,而且万钧的情况比我还要复杂。

  现在只能靠万钧的关系人脉了。

  “怎么,还不承认吗?”对面这个男人,穿个警服,办着匪事,一脸虚荣姿态,毫无民生心意,我还能说什么?

  “警察同志,你既然都这么确定是我了,我再说也没什么用了吧?”我说道。

  他打了个激灵,刚要开口,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哦哦哦,孙所长,对,是有一个叫李华的,我正在问……什么?啊,啊,这样啊,明白明白,是,所长再见。”

  放下电话,他的眼神立马变了,有惊讶,有疑问,还有害怕,不到一分钟的面部表情连在一起都可以演变脸了。

  应该是万钧发挥作用了,这家伙,出去得好好请他搓一顿。

  “那个,不好意思,刚才可能是我弄错了,调查出来是陆琪一伙人先动手,而你们是正当防卫,所以……”

  我皱着眉问道:“可能你弄错了?”

  “不不,就是我弄错了,实在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我们所长说,你现在可以走了。”小警官边擦汗边说道。

  “我朋友呢?”

  酷#匠网唯一%正MQ版,F其(他都是E!盗7版

  “当然可以走了,本来就不是你们的责任嘛。”

  走出那扇门,看见张万钧安然无恙的坐在外面我就放心了,转念想道跟陆琪的梁子算彻底结下了,以后在星海应该没法安宁的过下去了,刚要说话,一个身影窜到面前。

  “李华,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宁思璇?她不是回家了吗?我看了一眼万钧,万钧站起来说道:“别看我,我也是刚出来,一出来就看见这个女生了,你们认识?”

  “嗯,认识一段时间了。”我答道,宁思璇眼圈有些泛红显然是哭过,心疼地说道,“我没事,这不好好的吗,不是让你回去吗?怎么上这来了?”

  “我怕你……们会出事,”宁思璇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保证陆琪以后再不会出现了。”

  “嗯?”什么意思?陆琪被我一拳打死了?不能吧?

  “嗯。”她重重点头,没做任何解释。

  唉,算了,反正没有麻烦最好。

  踏出派出所大门,自从大学毕业我没再凌晨十二点后睡觉过,忘记了凌晨时的天空曾是不安的。

  “谢了哥们,这次多亏你了。”

  “客气啥,我只是试试,本来我跟他没什么交情,以为肯定办不了呢,没想到真帮咱了,一会儿我也得好好谢谢他,”张万钧笑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我家你嫂子还等着我呢。”

  “知道了,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我转头看向宁思璇,表情沉重,异常的安静,这丫头平时都很活泼,今天这是怎么了,吓到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这个点几乎是只能走回去了。

  “嗯,”她乖巧的跟上来,“李华。”

  “怎么了?”

  “以后,能不能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我……”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她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坐在陌生的地方等了一晚上,终于在我出来这一刻撑不住了,像个孩子一样在面前痛哭,发生这样的事,再女汉子的性格,也会挺不住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什么都能接受,唯一受不了的就是女生在我面前哭,“我,我发誓,我再也不去做危险的事了,再做,再做,我就跪方便面,一个渣不能掉,小宁宁随时监督我!”

  “呸,贫嘴,”宁思璇破涕为笑,“真肉麻,还小宁宁……嘿嘿,知错就好,再这样我就一周不理你。”

  晕,我真希望你这丫头一周别理我,不然怎么发生这件事。

  把宁思璇送回家,我进家门已是清晨四点,完全没有了睡意,掏出手机,看见一条未读信息。

  十二点半,是万钧的。

  “留意点弟妹。”

  留意,什么情况,等等,弟妹是个什么玩意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