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左边一点,对,慢点,诶诶,多了多了,对对,好嘞,”我擦把汗,站在新房子的感觉果然不一样。

  由于我跟宁思璇的高业绩使星海和亿恒开始了长期的合作,许天明不仅给我俩一人拨了五千奖金,还给我们一周的假期,对他的印象又好了起来,五千对于快和泡面睡在一起的我来说简直就是救命钱。

  不过,钱是到手了,可问题也来了,老板发奖金你不能不请客吧,同事天天一起工作你有钱了不能不意思意思吧,退一万步讲,宁思璇那丫头一周跟我东跑西跑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丫的,钱不够……

  没钱的时候觉得怎么都能将就,有钱时就不愿将就,纠结的是有钱,才能任性,有小钱,只好认命。

  自从跟王雅轩见面后,心里的疙瘩似乎慢慢被解开,充满离别回忆的一室一厅出租屋越看越别扭,于是趁着一月两天的假期,我换了个大一点的……一室一厅的出租屋。

  笑话,我一个穷屌单身狗不住一室一厅还能租多大。

  我递上一瓶水,“辛苦了师傅。”

  ‘看正Dl版N章jC节上酷Q8匠f网I*

  “哎,谢谢,没事,你这活算是我干过最轻的了。”老师傅猛灌口水笑道,“小伙子一个人出来打工啊?”

  “嗯,是啊,不想让家里有负担。”

  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看不起体力工作者,对他们嗤之以鼻,其实这些人才是最值得尊敬的,试想一下,要是没有他们,哪来的房,哪来的粮,哪来的东土和大唐,经济发展,没吃没住还谈什么发展。

  看不起别人的,你自己能有多好?

  送走搬运的老师傅,我左右收拾下房间,这回,再深刻的记忆压缩在脑硬盘里迟早都会隐藏吧。

  明天,总该是新的。

  …………

  “星海师范学院……应该是这儿了吧,”我把车锁在一边说道,不起眼的铁门,映入眼帘的三层小楼,除了院子大点怎么看都不像大学啊。

  正在我考虑要不要打个电话时,一个男生颠颠向我跑来,那一脸贱笑让我恨不得扇他一巴掌。

  “哈哈,小三儿,你可总算来了……”

  我马上躲开这家伙的拥抱,我这体格要是被这一米八几、近二百斤的男的抱一下,不死也得是个半残。

  “二哥,你把那儿话音消了行不,整的跟我来偷情似的。”我对我们大学寝室的二哥特别无奈,他为人非常善良,性格也很平和,可是善良到逗比,平和到傻呆。

  要按学习排,如果二哥属于学霸,那我只能算是个学渣,他在大学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老师,没事就往讲台一站说要给我们上课,而我们汉语言的专业也很适合当老师,因此我们几个中只有他去考了我最看不上眼的研究生,结果没考上被朋友介绍到这来应聘。

  “边走边说吧,我知道这个机会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找我来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不用帮,就是记得你在星海,认识人坐在下面能安心点。”

  “好吧,那你把你要讲什么内容先告诉我,你要有互动环节我也好应付一下。”

  “嗯,这样也好……”

  离开大学快一年半,没想到再次走进教室还是那么亲切,熟悉的手机震动,熟悉的呼噜声,熟悉的搂搂抱抱打情骂俏,诶,二哥,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随着铃声的敲响,身穿西服的二哥和三位中年教师走进来,我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没拿教材和教案,在我印象中,面对这种情况二哥肯定会紧张的,看来他也变了啊,也是,王雅轩张万钧都变了,谁不会变呢,管它变得是好是坏,自己挖的坑自己埋。

  可是,为什么别人都想着变心,我却往复依然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