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偶像,没崇拜过谁,非要说敬慕,那就是我的父母。

  老妈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按理说她的性格应该很沉稳,可她的性子不是一般的直,所以聊什么都能放得开,就算起争执几分钟后也会和好。

  至于老爸,我总感觉跟他一起像上下级一样,想了好久也找不到适合他的语句,只能说他是一个可敬的人,却一点也不可爱。

  我从小就按照他们的意愿生活,从没想过自己未来想去做什么,后来发现自己一步步迈向他们原来的老路,就连性格都趋同,可能每个孩子都会慢慢成为父母的翻版,不知道这是榜样还是阴影。

  记得老妈送我那天,多次叮嘱我常给她打个电话,别让自己受苦,看样子,现在应该是苦大劲儿了。

  从衣柜里翻出件能让我加分的衬衫,套上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在镜子前左扭扭右看看,嘿,小伙儿还不错。

  我的个头在北方人中算是中等偏低的了,长相属于被看几眼再扔到人堆里找上记得来回都找不到的类型。

  拼外表不行就只能拼内涵,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社会谁第一眼看你内涵?

  现在报纸上网上都有什么同城赶集单位招人的地方,我不太习惯那些,总觉得不靠谱,所以还是亲自来人才市场零距离面试。

  正当我要进门的时候,旁边看门的老大爷挡住了我,“门票。”

  “门票?什么门票?”不是吧,应个聘还要门票?

  “去上门口看牌子上写的东西,有门票才能进。”

  我走到门口,抬头看到:

  1.本科以上学历免费。

  2.本科学历十元/人。

  3.专科学历二十元/人。

  4.专科以下学历请自觉离开。

  靠,你以为这是A级景区呢这么贵,最不能忍的是还分等级,没有学历也一样有尊严好不好,哎,我这暴脾气,不去了,走!

  a更O新最5:快上k酷\B匠P`网k

  然后,我付了十块钱,当着老大爷的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就是这么自信。

  刚走进去我就笑不出来了,知道这个跟新加坡差不多大的城市里人才市场有多少人吗?看看春运就知道了,虽说半年开一次,也不至于这么多人吧。

  光在一楼转了几分钟就有点晕头转向,招人的公司像夜市一样,人挨人,人挤人,找不到一个空的地方,要不是因为花了十块钱真有立马转头打道回府的想法。

  “帅哥,找工作吗?”一个甜甜的声音从耳旁传来,我顺着声音来源处望去,愣了。

  像我这种毕业连母猪都很少见的人来说,突然主动被一个萝莉叫住那个激动啊,难道哥的桃花这么快就开了?头稍微点了点,要微笑,要微笑,不要紧张。

  “那就请填一下表吧,。”妹子递上前一张打印表格和笔。

  我沉醉在突如其来的的幸福中接过表格,心想原来这么容易就找到组织了,刚要下手填,扫一眼那妹子的身后,笑容瞬间凝固,面无表情的退回表格,任她怎么挽留就当没听见一样越走越远,像当初的王雅轩,头也没回。

  卖保险的,卖你妹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