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哥们儿,干嘛呢,我前天刚回的H市,听说你在星海,正好这儿我也有亲戚就过来了,有时间不?哦哦,好嘞,待会见,拜拜。”

  张万钧,我高中的好朋友,毕业就跑北方边缘念军校了,掐指一算我们也得有三四年没见了,高中听他说军校的待遇,现在月薪最低都得三千了吧。

  星海市的夜晚格外安静,没有上班族的夜生活,没有烧烤大排档,只有偶尔的几辆车驶过,想着桌上香喷喷的饭菜,儿女的亲切问候,一想画面就很温馨,反观现在的我在路灯下走着,还不知道每天是为了什么。

  行道树随风摇曳,树叶沙沙作响,许多不知名的昆虫暗处低鸣,好像这个空间只剩我一个人。

  我没有骑自行车,那样只会让我下不来台,不论是面对女朋友还是好基友……不是,好兄弟,关系越好的人越希望听到实话,要是实话大多是好话就更好了。

  酷H匠$网(永久gP免√%费n☆看小说(^

  饭店不算大,味道却不错,最重要的是,便宜。

  掀开门帘的那一刻,看到有个冲我打招呼的男子,我以为认错人了,毕业的时候,这家伙的肚子绝对能达到五六个月那样,现在好像瘦了很多,还略微沧桑,看来这小子在军校里没少受折磨。

  “来啦,我点了俩菜两碗饭,你看看还想要点啥。”他把菜单往我这儿一推,我扫了一眼,全是肉菜,我都将近一周没开荤了。

  “不用了,咱俩也吃不了多少。”

  “那喝不喝点?”

  “看你的,少点吧,别太多了。”

  “好嘞,服务员,再来一提哈啤,没有啊?那就随便吧。”

  他从怀里拿出一盒南京,抽出一根示意我一下,我摇头拒绝,“怎么还好上这口了?”

  “在军校学的,每天训练太累,看所有人都抽我慢慢也跟着抽了。”

  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日常生活还化妆的女性和爱抽烟的人,更讨厌日常生活里化妆还抽烟的女性,原来大学同学也有抽的,我好奇试了一次就再也不想再碰了这玩意儿了,一般这样的朋友我对他们渐渐都忽近忽远,但万钧是个意外,如果有一天他穷混潦倒,我会把我全部财产都给他,别的任何人,我做不到。

  不一会儿酒先上来了,我给他满上,又给自己倒上,“这几年过得咋样,看你瘦了不少啊。”

  “唉,别提了,在军校呆了四年,出来就又被送去军队呆了一年,这不,呆不下去了。”

  “咦?你不说军校毕业就能当营长吗?”

  “营长个屁!没钱没关系连班长都不是,这年头哪没有门道?拼死拼活的啥都不是,那有个小子,那家伙,跟个娘们似的哼哼唧唧,三年,人家成连长了,你说气不气人,后来他训练我们,我看不惯他,他就故意给我们队加任务量,不说别的,就咱这性格,都是能吃苦做实事的人,我还能怕了他,加一倍我做一倍,加两倍我做两倍,谁爱放赖谁放赖,最后教官都看不下去了,好不容易熬到毕业去军队,没想到更复杂,一想在哪不能活啊,干脆回家,不说了,喝酒。”

  一杯酒入胃,他稍微冷静些,“你呢?混得咋样?”

  “我?就那样呗,被对象甩,被公司炒,被房东赶,打算过几天看看人才市场找个工作啥的。”

  “靠,我以为你过得比我好呢。”

  我心想,我以为你过得好呢。

  想起那个我工作半年的公司,每天不说有多大业绩,倒一直实实在在勤勤恳恳,老板有天突然宣布裁员,传言说是老板的某个亲戚要来上班,我当时想不管谁来像我这样做实事的不会被裁下去,可没想到……后来公司里关系不错的朋友告诉我,新人听说要裁员都去老板家串门了,我沉默了很久,再也没联系过他。

  我摇着玻璃杯,有时候生活就像酒,明知道会醉,但别人喝你就得陪,就看谁先倒下。

  都不容易。

  “诶,这么不好那你为什么上这来了,在H市不也行吗?”

  为什么?我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