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挡在她面前的风墙,除了亚索没人能够运用,我的心中猛的一沉。

  我见他跳上了擂台站在了似乎受到惊吓的拉克丝前面,可是我没有时间去看他,身边的韦鲁斯已经再次拉开了弓弩。

  “停下停下!”

  我拼命的摇晃他的手臂试图唤醒他,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猛然转向了我。

  一阵疾风吹起,大哥的箭没有穿过我的头颅,而他整个人像被风卷起一般向后倒去,落地的时候我看见他满身细小的伤口化作了一道道血痕。

  我跪倒在他身边,摇了摇他的手臂,一种难以言表的折磨感在心中蔓延。

  “哥!哥!”

  我在他身边呼唤着他,希望他能够醒过来。

  终于韦鲁斯慢慢睁开的眼睛,有些迷蒙有些痛苦,他回来了,可他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一样不愿意接受。

  索拉卡跑了上来,治疗了他身上的伤痕,我有些惊讶的看到她流泪了。

  “我就知道...你有不肯告诉我的事..”她跪在我旁边轻轻抚摸着韦鲁斯的脸,这场景让我感到无比的悲痛。

  “哥...没事了。”

  我笑着对他说的时候眼泪也已经含再眼圈中,心中带着说不出的委屈,转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亚索。

  他喜怒不形于色,可这一刻我分明看到了他眼神里有着一丝惊讶,甚至还有我读不懂的感情。

  算了,无所谓了,亚索,我从来就没有懂过你。

  我今天终于愿意承认,我可能爱上你了,可这不是你肆意伤害我和我同伴们的理由。

  大哥的善良我明白,他永远也不会去故意伤害身边的人,这和你不一样,你看到了吗?

  我站起身,看着周围涌上的人群,护在了大哥和索拉卡面前,抬起了手中的剑指向了亚索的脸。

  对,我用武器对着我曾经最爱的人。

  这阵疾风割破了大哥的皮肤,也割碎了我的心。

  从一开始的相遇我邀请你穿越沙漠后到今天,你的一言一语,你的每个表情每件事都影响我的一切,我的心就仿佛你的傀儡,我不愿承认我曾好像是为你而活。

  X酷U匠、。网首z~发(

  不会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了。去守护你心中的天使吧,让我在这里和我的亚索告别。

  从此,我面前的男人只是那个天才,疾风剑豪。

  第二天的比试也让我觉得无聊和冗长,看台的位置靠近德玛西亚之力与光辉女郎两组间。

  他们的确拥有自己的实力,我看见一直与萨妮娜同行的九尾妖狐拥有强大的法术很快脱颖而出。

  不远处那瘦小的身影走上了擂台,控制不住的多看了几眼。她的对手是德邦总管,可竟似有优势一般。

  不禁轻笑,她有长进,那赵信轻敌了。

  考核结束她开心的跳了起来,然后礼貌的对赵信鞠躬,没入了人群之中。而面前的一组令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是她的..对战光辉女郎。

  看来他是个优秀的远程弓箭手,身体中饱含一种巨大的力量,可那力量如此的不稳定与黑暗。

  萨妮娜,你选择这样的一个人托付,恐怕不安全。

  他体内跃动的能量似乎控制了他,让他因战斗变的癫狂。从一开始彬彬有礼的开战,到现在似乎已经快要失去了理智。

  “啊!....”

  光辉女郎惊叫着躲开了那直直瞄准面门的箭矢,惊讶的盯着面前的考核者。

  而后者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又一击能量射出。

  拉克丝的光盾挡在了面前,才没有被这来势汹汹的箭矢夺去性命,周围的众人都被面前的男人惊呆了。

  “不!”

  她瘦小的身影跑上了擂台,似乎想阻止男人的进攻,可太迟了,另一支箭矢已经离弦跃出。

  来不及了,再不阻止他会伤及光辉女郎甚至杀死她,这会令艾欧尼亚人在德玛西亚难以立足。

  不容得多考虑,我跃上擂台,风之障壁替拉克丝挡住了进攻。

  “停下停下!!”

  萨妮娜抓着他的手臂,焦急的声音就好像在祈求面前嗜血的男人,使这场景变的无比刺眼。更令我怒火中烧的是那男人竟转身将那可笑的弓箭对向了她,速度快的惊人。

  可惜,他快不过风。

  想要杀你?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虽然你一直很特别,但我不敢苟同你的眼光。

  “哥!哥!...”

  她小小的身体跪在了男人身前,如果是之前,我可能会因此觉得开怀,可此刻我多希望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面前的男人是她的兄长?她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一时间惊讶和悔恨充满了我的心脏,令我不知所措,我看着众星之子跑了上来,流着眼泪抚摸男人脸庞,难道他们才是..?

  无数的困惑让我如同做错了事的孩童样不敢直视面前的人,可偏偏令我痛苦的是,她迷蒙的泪眼看向了我。

  我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眼神,带着悲伤和委屈,还有恨。

  而这个眼神恰恰是对我。

  她站了起来,挡在了地上二人的面前,不允许围上来的众人伤害他们。而她的武器,指向了我。

  她曾在恕瑞玛得到的神兵,我第一次觉得它是如此的锋利,就好像隔着皮肤直直的刺进了我的心脏,一滴滴的鲜血慢慢注满了整个胸膛。

 除了我的心受到了重创之外,此事没有带来更大的影响。

  这令我觉得庆幸,在我们对德玛西亚作出了解释之后,可能是因为他的强大,嘉文同意留下大哥,但在他体内的力量稳定前,必须由索拉卡和德玛西亚的治疗师们照看,研制能够抑制他的药物。

  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我该开心。

  今天通过了比试的战士们已经都被安排在了宫中休息。夜晚如往日一样静谧,我一个人坐在花园里,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有些释怀有些痛苦。

  我心中的亚索已经死了,疾风剑豪也有了自己的选择,终于能把这一切放下,我已经仁至义尽,从今以后,我要走自己的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六十章喽,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