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意料,第二天老牛把亚索带进了皇宫。

  `p酷!匠网Gt永CE久5免y*费t@看小D说¤s

  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老牛一句也不肯告诉我,不过结果是好的,他答应加入了德军。

  开心的不止我一个人,但是我看得出,除了我阿利还有木木外,其他人虽没有反对,但均对亚索心存芥蒂。

  昨天过后我和亚索便没有再交谈过,他也被安置在皇宫中的一个房间,我知道德玛西亚人定还在怀疑他是诺克萨斯的奸细,与其说是让他在皇宫中修养,不如说是在最近的距离监视他。

  亚索不是傻瓜,这些他都懂。但是他没有做出反对,这让我感觉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来到德玛西亚开始的第一晚,我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一只巨大无比的白毛怪物在疯狂的攻击身旁的人类,它似乎没有任何的理智,只懂得杀戮,身边数不清的人被它打倒,在全军覆没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衣的蒙面女人,她跳跃到了怪物面前,眼神坚毅的盯着它,然后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面罩。

  梦到这里就截止了,我没有看到女人的脸,也不知道那面目狰狞的白毛怪物是什么东西。

  醒来后我坐在床上思考了很久,那个怪物,我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我想到了基兰伯伯,他到底为什么还不出现在我梦中,我有太多问题想要问他,关于梦境,他也是能帮我解答的吧。

  我第一次梦见他...是刚刚从比尔到达宏伟屏障的时候..我隐约记得那次的梦中见到了一个石碑,写着厄尔提斯坦,那又是哪里?

  那座地下城池中还有许多记载着不明文字的石碑...对,石碑!

  我突然想到,我曾经在那个石碑上看到了一幅图画。是一个长着羊角的巨怪在带领人类战斗!

  现在想来,和我这次梦中的怪物竟然惊人的相似。

  是因为潜意识中有那个石碑的内容才令我做了这个梦吗?我只能这样解释给自己了,因为这次梦中的怪物可没有在引领人类,而是在攻击人类。

  想了想不过是一个梦,我没有必要太在意了。

  第二日我们正在询问光辉女郎英雄考核之事,监狱的守卫却突然来报。

  恶魔小丑萨科凭空消失在牢房内。

  众人皆大惊失色,这显然不是好兆头。木木更害怕了,他对小丑的恐惧也渐渐的感染到了我。

  难道那天被薇恩抓住的那个,才是幻象?不,不能说是幻象,应该说是假身。

  一时间大家陷入了不安之中,拉克丝将此事上报,我们才见到了德玛西亚军的指挥官。

  不,在这里应该叫,皇子。

  嘉文四世,和我所想的差不多。一身金色的战铠,满面坚毅棱角分明,我们虽然不能直接见到皇帝,但这个继承人在我眼中没有人比他更符合德邦领导者的形象了。

  而在他身边的护卫总管虽然有一些年纪了,依然如年轻人一样硬朗,眉间散发着不容人质疑的气场,我听见守卫们叫他赵信大人。

  一句犯我德邦者虽远必诛,鼓舞着大家的士气。萨科逃走这无疑给城中的安全带来了隐患,所以勇士选拔日子被提前了。

  比试定在了三天后,在皇宫后花园旁的士兵训练场地举行。

  索拉卡,艾瑞莉娅,亚索,易大师,还有盲僧被免去了考核直接纳入军中。剩下的我们则被分开,抽签选择对手进行比试,若德邦六大主力认为可以,便可加入德军。

  六大主力军分别为皇子嘉文四世本人,总管赵信,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德玛西亚之翼奎因,无双剑姬菲奥娜,还有我们熟悉的光辉女郎拉克丝。

  我抽到了赵信。

  “看起来很难阿...”

  我一边皱着眉低头看着签条上德邦总管的名字喃喃自语,一边绕过抽签的长队往回头,一不小心撞再了一个人身上。

  “对不起..”

  我一抬头,看到的是赵信本人。

  我总觉得他是一个很版刻的人,应该是很严格的,便不敢说话了,没想到他竟然轻轻笑了一下。

  “小姑娘,你是萨妮娜?”他问。

  “对。”我很惊讶。“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拉克丝对我讲,你曾是从诺克萨斯绞肉大赛逃出来的角斗士,是吗。”

  “恩...”我轻轻点点头,对于在诺克萨斯时的痛苦记忆是永远不会被淡化的。

  “孩子,你多大了?”

  “我...我25岁。”

  我随口编了一个数字,因为实在不想告诉他们我连自己多大都不知道。我的过去就在我的未来,内瑟斯老师和基兰爷爷都是这么告诉我的,在我知道一切前,我就当自己25岁吧。

  “......”赵信露出了惊讶又困惑的表情。“小姑娘,我以为你只有差不多15岁。”

  果然骗不过吗,是因为我太瘦小了吗。

  不过好在他没有继续问我这个问题,而是看向了我的武器。

  “你带着恕瑞玛神兵,可是擅长近战的战士?”

  我乖巧的点点头。

  “真是个..特别的女孩。”他说“你的身形更适合当一个刺客..不管怎么说,孩子,你曾经辛苦了。”

  他是所指我曾作为角斗士苟且偷生的日子吗?那的确很辛苦,可是他为什么会问起我这些事情。

  “你的对手是我?”他看了看我手中的签条说。

  “恩..”我试图装的乖巧弱小一些,把头低了下去。“赵信大人...我怎么可能是您的对手...还请多多指教...”

  “放轻松。”他粗糙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既然你能被诺克萨斯选为角斗士,定有自己的能力,我拭目以待。”

  我只能点点头,虽说还是没什么信心,但似乎赵总管对我的表现有所期待,我要把握住机会。

  捏着签条穿过庭院准备回房间,却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石头假山,而且假山左侧中间的地方好像夹了一个签条,这是谁的呢,我好奇的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因为今天更的比较晚,所以加更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