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那类似螳螂的生物瞬间扑倒,而他却没有马上攻击我。

  “哈哈哈哈哈哈...”他看向了狮子的方向发出了大声的嘲笑。“雷恩加尓,果然我已经让你到极限了吗,被几个猴子搞的如此狼狈。”

  几秒后狮子从木木的法阵中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没有管我们,而是恼羞成怒般的扑向了我身上的螳螂怪物。

  狮子手中的利刃砍向了螳螂,而他镰刀般的爪子般锋坚硬作为武器而接下了攻击。

  我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跑回了大家身边,看着面前的两个怪物撕斗的难解难分。

  “雷恩加尓,只有这等能耐还妄想挑战艾卡西亚吗?你的一只眼睛还不够让你尝到教训?快...让我吃了你,这样你可以作为我的一部分而强大..”

  “哈哈哈卡兹克,说笑的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你马上就要成为我的藏品了..”

  艾卡西亚?我从他们的声音中捕捉到了这个词。我已经忘却这个地名很久了,没想到又在这里听见了。

  仔细看了一眼这个酷似螳螂的生物,他与在库莽古森林中奈德莉吓走的大嘴巨怪一样,都不属于普通动物或是兽人的范畴。难道他们口中的虚空还有艾卡西亚,是一个只有怪物的国度?

  “发什么呆!跑啊!”

  5(酷√匠I;网唯一正版x~,其I^他v都、V是盗版E

  阿狸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拉上马匹,趁着两个怪物还在打斗,我们慌忙拿上所有的东西,奔跑在黑夜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似乎连马儿都要累了,我们终于停下,现在应该是午夜,一阵风吹过满身的寒意。

  “咱们干嘛跑。”我问。“我觉得他们两个,不一定是咱们的对手的。”

  “谨慎行事。”韦鲁斯摇摇头。“虽说我们不一定会战败,但他们绝非等闲,恐怕战斗下来我们也会受伤,不值得。”

  “也对..”我点点头,从包里取出我们的外套披给每个人。“休息一下吧,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大家还没睡觉呢。”

  于是重新点起营火,我们聚在一起靠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萨妮娜,刚才那个怪物说,艾卡西亚...”木木显然也听见了这句话,把头转向了我。

  “对,我听到了!大家,你们有人知道艾卡西亚是什么地方么?”

  众人都迷茫的摇摇头,我所问及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虚空,仍然是一个谜团。

  “小睡一会吧。”索拉卡说,“天亮继续赶路,这里不宜久留。”

  阿利斯塔已成功加入德玛西亚军。

  而后他将我带到了一个不起眼得废弃木屋之中,城中森严,德军守卫城邦捕捉潜入的诺军与通缉犯。阿利斯塔每隔几天为我送来食物和水,告诫我不得出门半步。

  我欠了他一个人情,但在这里我已经住了两个星期,根本无力做其他的事情。这种感觉逼的我近乎发狂,真凶到底在何处逍遥法外,我却只能在这里漫无目的的等待,心中的耐性似乎就要被磨光了。

  “亚索,再等等。萨妮娜不久后就会来了,等她到了这里后你在出去也不迟,大局为重。”

  阿利斯塔的劝告我当然明白,只是这样的等待让我的心渐渐焦躁起来。日复一日,重复的日子,每天陪我度过的只有我托阿利斯塔带来的美酒。

  我宁愿一醉不醒也不想如同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这里,任诺克萨斯的鼠辈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头上,却无力回天。

  三年了,从我身败名裂的那一刻起,从永恩倒在我面前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

  荣耀?不,功名?不,我要的只是清白和艾欧尼亚的安全。

  流浪的日子,追查的日子,我反反复复都像是在兜圈子,在绕了几乎半个瓦洛兰之后,我终于将永恩的尸骨移葬回了家乡。

  然后遇见了那个女人。

  对,我记得她的名字,萨妮娜。即使烂醉如泥我也会记得。

  三年来,第一个相信我的人,救过我的人。

  起初我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有着温暖灵魂的女人竟是一个将死之人。我陪她穿越恕瑞玛的黄沙终于找到了死神,那一刻她获得了新生,而我似乎在这三年来第一次由心的感到快乐。

  唯一的她,活下来了。

  如果不是伶仃大醉的头痛感,可能这些不会再涌现在我的脑子里。清醒时满脑都是如何改变现状的方法,而醉倒后眼前出现的竟全都是她的脸。

  萨妮娜,你在哪,艾欧尼亚安全么。

  我从未这样担心过一个人,似乎一种不该有的情感出现在了心底的地方。

  不,她应该只是个孩子,我大她太多了。

  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心烦意乱,头痛欲裂。我摔碎了身边的一个酒壶。破碎的声音刺痛神经,身体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我一定是喝的太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