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梦见了亚索。

  醒来后久久的不愿意起身,虽然梦里他并没有对我说话,我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就这么简单,我也不想醒来。

  阿狸看着我蜷在那里便问我怎么了,我开心的告诉了她,她却叹了口气。

  “萨妮娜,你爱上他了...”

  我果决的摇摇头,我并不爱他,我只是非常喜欢他,超脱了友情,却不及爱情。

  他应该年长我五六岁,而且,我依旧只是他的路人甲而已。

  我想着他的每一天都没有忘记过这一点。等我见到他,帮助他,说服他之后,我这份悸动的火焰也就该熄灭在心底了,而这之后我们还会是朋友,如果他肯拿我当朋友的话。

  他有他的路要继续去走,我是跟不上他脚步的。

  这也许就是阿狸为我而叹息的原因吧,即使我有一腔的感情,最后也只能无疾而终,只因为这份感情的对象是他,所以价码太高了。

  我不愿意再多想一秒,生怕下一个念头就让我心中的期待化为尘埃。

  起床简单梳洗,看着大哥忙来忙去帮我们做早饭,看见我们起来也只是笑笑不说话的样子,心想还是温柔的男人好,如果谁会嫁给韦鲁斯,应该很幸福吧,他能保护人,又能照顾人。

  亚索啊,你太冷漠了。

  怎么又是亚索,我摇摇头把他努力从脑子里甩出去。

  吃过了早饭,心情终于愉快了不少。

  突然想起了昨天守夜时受伤的女人,我赶紧告诉了他们,索拉卡埋怨我没有叫她起来帮忙救人,我也有点后悔,怎么就那么让一个重伤的战士走了呢。

  行进的过程中我没有再找到那个女人,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这时候木木叫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

  “萨妮娜,你看!”它伸出小手向我展示它捡到的东西。

  一个盔甲的碎片,似乎是固定斗篷的肩章,上面沾满了血迹,我接过了擦了擦,看清了上面的标志。

  诺克萨斯军。

  “附近不知道还有没有敌军的余党,大家小心。”韦鲁斯在我手中接过肩章后皱起了眉头。

  接下来行进的过程中我们都很警惕,堤防着诺军余党的突袭,我却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难道这个带血的肩章是昨天那个女人掉下的?她不让我叫醒其他人是为什么?我昨天帮助的女战士...难道是诺军?..这个念头太可怕了,让我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对其他人说。

  阿狸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什么,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她在叫我不要担心,我也只能但愿自己没有做错事。

  距离到达巨神峰应该还有两日的路程,如果加快速度,应该在今晚前就能离开丛林了,木木对此感到很高兴,我却觉得离开丛林后都是土地和洞穴,晚上住在那里一定会有种很怪异的感觉,而且听索拉卡说,那片经常有狂暴的兽人族出没,我们要非常小心。

  “兽人族不也全是坏人的。”我想起了老牛。“我的一个好朋友是牛头族,他就很好啊。”

  “那咱们不也算吗?除了萨妮娜咱们都不算人类吧~”阿狸摸摸自己的尾巴说。

  “这里的和咱们不同。”索拉卡摇摇头,“前面的洞穴所住的应该是兽人族中的追猎者。”

  “追猎者?”

  “对,追猎者从不群居,而是分布在瓦洛兰各地。他们会维护自己的领地,捕猎入侵者。”索拉卡继续解释着。“我们必须小心他们的伏击。”

  既然索拉卡这么说的话一定不容易对付。我们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再到达德玛西亚前可不能受伤。

  说到受伤,我想起了我多灾多难的肩膀,可能是因为拿着武器的习惯动作,每次战斗总少不了伤到那里,虽然一次次的治好了,但不知道久而久之以后那个位置会不会成为我最容易被击溃的弱点。

  终于我们在日落前赶出了树林,果然这里是连绵的小土山,虽然也有树木但并不多。

  这里的洞穴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但是韦鲁斯说只要不进去太深就没事,我们便找了一个与其叫洞穴不如叫土坑的地方扎起了营。

  因为这里不安全,到了晚上决定了两人一起守夜然后和其他的两人换班。

  入夜了,木木和索拉卡一组前半夜,我们便进了帐篷。

  “姐..”阿狸背对着我躺着,我便抱住了她一条尾巴蹭来蹭去。

  “阿呀呀痒死了...”她嘻嘻哈哈的转过来把尾巴抢回去。“干嘛,还不快睡,后半夜咱俩还要守夜呢。”

  “我睡不着,一到晚上就胡思乱想..”我哼哼唧唧的想蹭过去抱她,被她推了回来。

  “还在想你的小意中人?”阿狸挑挑眉毛。“萨妮娜,要我说,怎么想都想不出结果的事,就不要再去费心想了,走一步算一步不好吗?”

  “说的简单..”我撅了撅嘴。

  “你的头发都长长了呢..”阿狸岔开话题般的抚了抚我的头。

  “是啊...”我捏了捏自己已经及肩的头发,想当时我从诺克萨斯逃出来的时候才刚刚过下巴。

  “留着吗?”阿狸问我。

  T看d正=版+章M%节上酷、匠“网4n

  “我也不知道,现在也没法剪不是吗?”我嘻嘻哈哈的又朝阿狸蹭了过去。

  “等明天我帮你梳梳,换个造型..”这次她没有躲开,而是搂了搂我,爱怜的摸摸我的头。

  我其实从来没在意过自己的头发是什么样的,刚想说不用了,却被帐篷外木木的声音打断了。

  “韦鲁斯!阿狸姐姐!萨妮娜快出来!”

  我和阿狸对视了一下,马上钻了出去。

  “有野兽的声音。”索拉卡警惕的说。“就在四周,准备防守。”

  众人立刻准备起战斗姿态,我也听见了野兽的嚎叫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好像,不是一只,而是两只打了起来。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是进是退。

  “它在捕猎...”韦鲁斯看着远处皱起了眉。“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

  “我们怎么办?”木木问。

  “这里不安全,我们换个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作者在写这章的时候在看EDG打LGD的比赛,真是醉了,为什么要放韦神的发条。

  表示我的龙豆在这一场全压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