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那里的斯坦帕部落人民崇尚战争,他们不属于德玛西亚阵营或是诺克萨斯阵营,准确的说,两者都是他们的敌人。

  但他们并未和艾欧尼亚发生过矛盾,所以索拉卡告诫我们,在经过那里的时候只可以说我们是艾欧尼亚的旅行者,绝对不能提及在援军德玛西亚,否则后果严重。

  我想说我是不会提到这些的,甚至话都不想跟那里的人说,崇尚战争,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和平不好吗?而且我只希望快点到德玛西亚,我太多的目的和牵挂都在那里了。

  @z酷$-匠网正、版%首发

  在知道了影流的事之后,索拉卡终于算是打心底相信了我的话,太好了,只要把这一切告诉大家,亚索就不用再背着叛徒的罪名了。

  又是穿越丛林的旅行,木木最不喜欢这种湿湿的气候了。

  行进了一天后我们决定在一处草地上扎营。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就不能多准备一个帐篷,这要是坏了让我大哥上哪睡。

  对,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已经养成了管韦鲁斯叫哥的习惯,他的为人处事,他的缄默成熟,都像一个我们得大哥一样在默默的照顾着我们,有他在木木都不那么粘我了。

  阿狸是我的姐姐,这点毋庸置疑。而木木虽然大概比我大个几千岁,但其实也就是个小孩子罢了,更像是我的弟弟。

  但索拉卡,我始终无法找到一个合适她又亲昵的称呼。她是我们的队长,我们的治愈者和领导者,又是半个神,似乎如何的叫她都不对劲。

  我在等,我也在想,我觉得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合适的称呼出现在她的身上。

  跃动的火焰带着燃烧的噼啪声,仿佛组成了他的脸,我入神的看着,听不到身边的队友们在说什么,从离开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早已被思念所淹没了。

  “我从没见过爸爸妈妈。”木木抱着小小的膝盖缩在韦鲁斯旁边。“如果不是萨妮娜带我走,恐怕我到现在也还在恕瑞玛呢。”

  听到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看见他们都看着我,一时间不知道说到哪里了。似乎是家人的话题?我什么都没想直接问起了并不知道的索拉卡。

  “索拉卡,你的家里人呢?”

  “.....都已经在第一战争中死于沃里克之手..”索拉卡的神色变得黯然和悲伤。“他的炼金术..一次性夺走了艾欧尼亚三万人的生命。”

  “三万人??!!”我虽然知道这个话题不该提起也不该继续,但是还是忍不住想问。

  “嗯..”索拉卡点点头。“所以我才说,沃里克人神共愤,不值得得到宽恕。我也已经没有家了..”

  说着她将头埋在了膝盖里,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误的提起话题导致了她的伤心。

  韦鲁斯似乎感同身受她的痛苦,在身边拍了拍她的背。

  “我早就不记得谁是我爹妈了~”阿狸有点自嘲般的说。“我还没有成人形的时候她们就不要我了,在这世界上如果说要我感谢谁给我生命,还真的就是易大师咯~”

  这么久以来,我已经忘了寻找自己的过去,仿佛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我得根在哪,但我有目标,有希望,有要守护的人。关于过去,我不急,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去找到它。

  没有人再说话,似乎各怀心事的我们都在心中依赖着彼此。我们是战士,是勇者,是敢于战斗的灵魂。

  可我们也只是一群无家的孤儿。

  出发的兴奋感和对亚索的思念令我根本毫无睡意,于是便代替了韦鲁斯守前半夜。

  晚上树林里的虫鸣声让人觉得很舒服,夜的静谧让我放松下来,靠在了一旁的石头上,想着和他再见面的时候要怎样说服他加入德玛西亚军。

  经历了很多次战斗似乎也提升了我的感知能力,很容易感觉到身边的风吹草动,所以一边草丛里的动静引起了我的注意。

  其实如果是我自己能应付的状况我不会去叫醒其他人,我想换了他们也会是一样。一天的旅行总是劳顿的,能自己解决的还是不要打扰大家,而且我说了要独自面对,不能总是依赖别人。

  “谁?”我小声的朝那边说。

  草丛里的东西似乎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响动,便不动弹了。

  “谁在那,请不要躲藏,有何指教请出来。”我皱着眉头微微提高了声音。

  草丛里的声音好像彻底消失了,没有任何动静。我有点不放心这样的宁静便走了过去,警惕的拨开了草丛。

  我提防着什么怪物或者敌军会一跃而出,可眼前所见的竟是一个受了重伤的女人。

  我吃了一惊,连忙蹲下身。

  “喂,喂!你是谁,怎么伤成这样,没事吧?”

  “水...”她几乎已经濒临昏厥,但似乎还保持着意志。“给我..点..水..”

  “好,你等一下。”我连忙跑回火堆旁边拿起水壶递给她,她支撑着坐起了身体喝了几口,看上去好了一些。

  可是她坐起来之后,我也看见她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刀伤,枪伤,甚至好像还有爆炸留下的伤痕。

  “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你是艾欧尼亚生还的战士吗?”我一时间几乎慌了神。“我的朋友是治疗师!你等着!我马上去叫她来帮你治疗!”

  “不..不!”她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了我的手腕。“不要...不要惊动其他人.....拜托别....”

  “那....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点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让我叫其他人,但是看到她请求我的样子我也只能答应,从背包里拿出治疗的药物给她服下,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

  “谢谢你....”她虽然恢复了一些,但是极度疲惫的看着我,反复的道谢。“谢谢你....”

  我摇摇头,把食物塞到她手里,正想问她其他的事情,却见她用自己的武器支撑着站了起来。

  “等等...你要去哪!”我问她。“这么晚了!你又是这么重的伤!你要去哪里!”

  “谢谢你...”她没有停下磕磕绊绊的脚步,只是回头用极小的声音继续向我道谢,然后苍白的脸对着我扯了一丝微笑便急忙走向了黑夜里。

  映着火光,我看见她银白色的头发凌乱不堪,手中似乎和我的武器差不多大小的巨剑,已经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超了300字怎么破?我把前面的发在这里了,并且删了一句话。木木并不知道影流之主是什么人,而阿狸和韦鲁斯几乎和索拉卡一样震惊,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一切。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踏上了行程,马匹都是最精良的品种,如果快点前进,我们能在两个星期内到达德玛西亚。

  我一直以为我们会走水路,还在担心是不是又坐船,但是索拉卡告诉我们最快的路线是翻越嘉岗坦山脉巨神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