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在空中翻滚的坛子就要掉在地上了,我硬是腿猛的用力,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用最快的速度扑过去,然后在地上翻滚了一下,本能的抓起了身后的剑,快速伸出,酒坛刚好落下,稳稳的落在了剑上。

  搞笑的是竟然有人鼓掌,我可不是来练杂耍的啊!

  阿狸的表情是差点要被我吓死,艾瑞莉娅被我一系列的动作搞得好像要发笑,这让我有点脸红,刚才这一系列动作还真叫个笨的灵巧。

  而拉克丝则没有什么表情,估计顾及形象和礼貌也不会笑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声没事吧,可放下坛子后我惊讶的发现,她在盯着我的武器。

  难道说拉克丝也认识我手中的武器?这么说,她也对恕瑞玛有所了解?这应该可以作为一个话题的切入点。

  果然,在倒了酒闲谈了几句后,她确实问起了这个问题。

  “这位...叫萨妮娜对吧。”她说。“我刚才见你却是有异于常人的力量,不知这力量和手中的兵器是从何得到得?”

  “力气只是大了点而已。”我说。“是天生的,武器嘛,是我的老师给我的。”

  拉克丝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问起了我的老师是谁,我便对她讲起了我从诺克萨斯出逃到恕瑞玛求救的经历。当然,这其中剪去了很多,只长话短说,比如阿狸的曾经,还有亚索的同行我都只字未提。

  一旁的艾瑞莉娅也静静的听着,她恐怕已经猜到我曾经所提的亚索事件应该在我的故事中,不过她并没有说出来。

  “想不到你竟然有这样的奇遇..也曾在诺克萨斯的角斗场遭受苦难..”拉克丝说。“真是不简单,居然能得到死神的帮助还拿到了恕瑞玛的神兵。”

  什么叫也曾在?还有谁当过角斗士?这我也不好问,可是不重要。

  看样子目的达到了?她应该对我有一些印象了。虽然..虎头蛇尾,和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这算什么?弄拙成巧?总之也不算没成果。

  “这么说...诺克萨斯真的也是你的死敌..”艾瑞莉娅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说,我看的出来,她应该是在考虑亚索的事情。

  “拉克丝小姐,你对于疾风剑豪,有什么意见吗。”

  但是我可没想到艾瑞莉娅会直接把这句话问出来,紧张的我一身冷汗,我跟她的眼神一瞬间对视了一下,我生怕自己的眼中有不坚定与不安,那只会害了亚索。可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就看向了旁边的拉克丝。

  看来艾瑞莉娅也明白,在德玛西亚的使者面前是不能乱说话的。

  拉克丝似乎并不惊讶会谈起这个话题的样子,只是简单的笑笑。“我说过,很不可思议不是吗,很多事情说不通。”

  很显然,艾瑞莉娅在听了我的故事和拉克丝的意见后动摇了,虽然说现在她不可能相信亚索,但是在她的心里一定也不再坚信亚索是叛徒了。

  太好了,艾瑞莉娅前往德玛西亚显然是作为代表,如果她和拉克丝都能相信亚索,那么让亚索参战,然后洗刷罪名就不难了。

  只是,亚索会参战吗。

  他虽然是我的朋友,可我承认,我并不了解他,他不喜欢多说话,我甚至连他曾经完整的故事都不清楚,只知道他一心想揪出真凶。至于援军德玛西亚,他说过他不感兴趣,那么他真的会加入我们吗。

  这是个问题,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让他加入。不过现在也考虑不了那么多,说服亚索的事只能在再遇见他之后再说了。

  我本以为这是那天做出的成绩上限了,可惊喜的是在第二天艾瑞莉娅竟然单独找到了我。

  “我为那天的鲁莽正式向你道歉。”她说。“请原谅职责在身,必须事事警惕。”

  “我知道的。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感谢体谅。”她点点头。“对于你上次说过关于疾风剑豪的事,我也有所考虑,确实,生还的战士并没有一人与疾风剑豪面对面交战,现在下定论的确为时过早。”

  “我真高兴你能这么想。”我说。“艾瑞莉娅队长,请您相信我,亚索是清白的。”

  “这个现在也不能当作结论。”她谨慎的说。“许多士兵和战士牺牲于御风剑术,还有曾经的长者事件,疾风剑豪难辞其咎。”

  “我虽然不能找到证据为他洗刷,不过我认为诺克萨斯的那些人没有什么做不出,这也许正是他们的阴谋,来分化我们的军队,削弱我们的力量。”

  /酷cj匠‘网首E发

  “....”她眉头紧皱,却又不易察觉的点了一下头。

  “你知道疾风剑豪现在在哪,对吧?”

  “我没有骗你,我不清楚。”

  我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的位置,但也仍然没有告诉她亚索是去往德玛西亚的,可能让他陷入危机的话,我一句都不会说。

  “看来关于他的事,只有在我们面对他之后才能做出答案了。”

  “艾瑞莉娅队长,我希望你能考虑我的一个提议。”

  “你说。”

  “如果我们在与诺军交战时,或是在德玛西亚遇见亚索,不要攻击他,我觉得,以亚索的为人,至少你该先看看他的反应不是吗,而且光辉使者也说过,如果疾风剑豪能重回我们的队伍将再好不过,说服他的任务请您交给我,不过也请您告诉战士们,尽量不要为难他,请仔细想想,这是为大局着想。”

  “.我会考虑的。”她似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算是答应了。

  艾瑞莉娅走后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总算是放松下来,其实跟她交涉的时候我也很怕我说多了或是说错了。

  不管是因为索拉卡信任我或者是借了拉克丝的光,现在看来都一切顺利,我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