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回到家里,阿狸告诉我索拉卡来找过我,我急忙又折到了索拉卡家。

  “萨妮娜,你之前告诉过我,将会去德玛西亚援军是吗。”她问。

  “嗯。”我点点头。“虽然个人没有什么力量,不过也想尽一份薄力,早日击退诺克萨斯。”

  “如此的话,我打算与你同行,可以吗?”

  “真的?!太好了。”我一阵惊喜,这的确是一件好事,索拉卡是一个强大的盟友,同时也是一个善良的治疗师,有她在我们根本不用害怕受伤。她能与我同行,这真的是我没有想到的。

  “援军德玛西亚是每个艾欧尼亚的战士该做的。”她坚定的说。“诺克萨斯第一次踏进这里的时候,是艾瑞莉娅的哥哥在德玛西亚搬来了救兵,有了他们的帮助,艾欧尼亚才能击退侵军,这份恩情是时候还了。”

  “那,索拉卡,你觉得我们该什么时候出发?”我其实心中还是不愿意马上就走的,人马太少,这对亚索来说并不利。

  “不急。”她的回答似给了我一颗定心丸一样让我安心,又有了希望。“我们要利用剩下的时间招揽愿意同行的战士,而且,德玛西亚的使者快要到了。”

  “使者?”

  “对。”她点点头。“德玛西亚派来了使者,第一次侵略时也是使者一个月前先到达了这里带来了消息,我们才没有被诺克萨斯的蛇蝎屠城。城中当时分化了成了两部分,战士们决定迎击。而僧侣们决定感化诺克萨斯人...希望换来一个和平的解决..”

  “这怎么可能!”

  “是啊...”她悲伤的说。“善良但顽固的僧侣们无一生还,是卡尓玛带领了战士们进行了反抗,加上德玛西亚的援军赶到,我们才终于击退了他们。和平的解决,这永远都不适合诺克萨斯人。”

  “僧侣们...无一生还吗?”我想起了白天扫墓时遇见的盲眼男人。“可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双目失明,难道他不是艾欧尼亚人?”

  “你见过李青?”索拉卡有点生气的说。“真是的...都说了让他好好休息的...他不是那个寺院的僧侣....而是一个战士,他的故事我想他不愿意提起,我也不方便对你说,他是艾欧尼亚人没错,也是会和我们一起去德玛西亚的帮手,不过他参与了上次战斗,现在还是有伤在身,还在恢复中。”

  “是这样啊。”我点点头。“索拉卡,你说现在艾欧尼亚是安全的么,城中真的没有诺军的余党准备伏击吗?”

  “正因为我们不确定,所以艾瑞莉娅和其他士兵每天都在把守城门,以及在城中巡逻。她在很紧张的保护着艾欧尼亚,所以那天才会那样对你和你的朋友,可她是个好人,希望你不要记恨她。”

  “怎么会。我知道那是她的职责所在。”

  “军队们搜查过城中和村落的每个角落,只有两个地方没有去过也无法前去,不过即使那些地方邪恶,也没有什么窝藏诺军的可能。”

  “什么地方?”

  “.....”索拉卡沉默了一下。“..艾欧尼亚,有三个欺师灭祖的恶人..暗黑元首,辛德拉。影流之主,劫。还有.....”

  她似乎考虑到了我的感受,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我已经明白了。

  “亚索...”

  “嗯...”她转过身去轻轻的点了点头。“辛德拉生来就拥有超人的魔法潜能,但那是一种邪恶的力量。她的导师一边教导着她一边压制着她的魔力,可是有一天辛德拉发现了,她杀死了恩师,并将艾欧尼亚临海的一片土地连根拔起,漂浮在了艾欧尼亚上空。”

  Q更#S新%最8A快UY上T酷匠{网l

  “上空?也就是说她用魔力建造了一个空岛?!”我有些不敢置信的说

  “是的。辛德拉不会就这样销声匿迹,她现在定在钻研黑魔法,将自己变的强大,到了她成熟的那天,对于艾欧尼亚来说又是一场浩劫,不过现在还不是讨伐她的时候。而诺克萨斯人也无法踏上万米高空。”索拉卡说。“而影流之主,他是均衡教派的叛徒。”

  “均衡教派?”

  “艾欧尼亚曾存在着一个上古教派,致力于维护均衡,所谓均衡,就是规则与混乱,光明与黑暗,万物必须和谐共存,均衡教派的战士身负维护世间均衡的使命。劫也曾是其中一员,但后来他得到暗黑的力量,被导师驱逐,他凭借那股影子的能力创造了影流,有了很多追随者,然后他回到了均衡教派,杀死了导师和他的弟子们,占领了道场。”

  “那均衡教派的弟子们都被他杀死了吗?”

  “均衡教派的忍者们有着三个领头人物,他们也带领众人进行了英勇的反抗,有一些弟子逃走了,但是也再找寻不到踪迹,三忍们也四处游走,寻找恢复教派的方法。”索拉卡叹了口气。“影流之主虽欺师灭祖,但他心高孤傲,影流绝不会帮助任何一个城邦,如果诺克萨斯人敢踏进他的领地,也定会被斩杀,片甲不留......所以...”

  “索拉卡...”我说。“谢谢你为我讲述艾欧尼亚的故事,但这不能证明除了那二人之外就是亚索所为啊。”

  “萨妮娜,如果城中无人接应。诺克萨斯人是不可能那样熟悉艾欧尼亚的。况且很多战士死于御风剑术,这一点除了疾风剑豪,是没有其他人能做到的。”

  “可这世上只有一个亚索不是吗?我没有在做梦,他一直跟我在一起。难道城中真的有哪个生还的战士正面和他交锋了吗?诺克萨斯人完全可以萨布谣言,令我们自相残杀。”

  “.....这..”索拉卡似乎被我的话说的有所触动,明显的迟疑了一下。“在一切水落石出前,我无法信任疾风剑豪。”

  “那就请信任我吧。”我看着她的眼睛真切的说。“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大家看,亚索,是清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