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通过阿狸姐惊讶的讲述,我才知道我白天遇见的女人竟然是显灵的艾欧尼亚之魂卡玛尓,如同神的化身。

  她是个可靠而善良的守护者,同时又是一个敢于打破陈规的领导者。原来诺克萨斯与艾欧尼亚的第一次战役,最终是她带领着大家走向了胜利。

  ,,更“l新最快上:酷5匠%%网U《

  从而也从阿狸那里知道了为何那个叫做艾瑞莉娅的护卫队长对索拉卡尊敬有加,原来同时在那次战役里索拉卡救了她的命。这也难怪,诺克萨斯的人不是饭桶,如果没有善良的索拉卡在,恐怕伤亡会更加惨重。

  有点不敢置信,但是从而心里也有些高兴,能够被卡玛尓夸奖显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这并不是为了我的虚荣心,而是亚索。

  多一个人肯认可我,就对一份相信他的可能,一天没有白忙,那个叫韦鲁斯的弓箭手似乎对我是内疚加上感谢,我想如果我去努力一下,应该也可以说服他。

  本应该特别开心,我却突然间有点看不起自己。

  想想曾经为了生命而奔波的日子里,我想起每个人都觉得幸福,也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可现在为什么突然变得会去算计,想着笼络人心呢。

  到底我哪里变了,我思考了很久,最后得出的是我根本不想承认的结论。

  我只是心里多了一个人,多了一个好像比其他人更重要的人。

  我真的喜欢他?我问了问自己喜欢他理由。

  是因为他的强大?还是因为他的帮助?再或者说,是因为他的孤傲与少言?让我觉得他有种魅力?

  可无论是什么,就算我喜欢他,那又能怎样呢。

  我酸涩的笑了笑,我只是一个路人甲,在为了他努力着。

  我不是个玻璃心的小女孩,没有眼泪能够浪费在这种不该流泪的地方,它们已经尽数流回了心中。

  阿狸说那日不让我在众人面前提起木木的身份是有原因的,在这个时期任何和能够和邪恶沾上一点边,能够让人引起怀疑的话最好都不要说,艾欧尼亚人心惶惶,可以说是战战兢兢,我们没必要去惹不必要的麻烦。

  木木留在了酒馆给阿狸帮忙,尽量不要在城内抛头露面,召集人马的事我揽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不过也没什么目的性,只能在城内瞎转悠。

  我突然想到了我第一次与亚索见面时的场景,那个土坟。

  永恩,那个人亚索曾提过一句是他的兄长,到底又是怎样的故事呢,可惜是在城郊,我很怕我出了城就进不来了。

  艾瑞莉娅还在把守城门,可能是索拉卡已经解释了我的事情,出于对她的尊敬,见到我时艾瑞莉娅还轻轻对我点了一下头以示问候,我便告诉她我要出去一下找易大师,她也没有阻拦我。

  永恩的坟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我当时跟着亚索的笛声才发现了他,所以这次自己七拐八拐绕了很久才找到。

  显然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我曾送的鲜花已经枯萎在了坟前,旁边也杂草丛生。

  我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但是应该是对亚索很重要的人,才能让他冒着危险将他带回艾欧尼亚。

  我蹲下身一边拔起了坟边的杂草,一边半自言自语般的对长眠之人说起了话。

  “这位大哥,你不认识我吧...我是亚索的朋友..”我顿了顿。“您知道亚索是无辜对吗,可是城中少有人能相信我们。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当然没有声音回应我。

  “永恩大哥,等大战结束之后我们就回来重新安葬您,先在这里委屈一下吧,艾欧尼亚现在不安定,大家人心惶惶,诺克萨斯的侵军队将这里践踏的不成样子,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尽数讨回来,瓦洛兰大陆会和平的。”

  我终于拔掉了所有的杂草,有把新摘来的鲜花放在了坟头,虽然还是很简陋,但是干净了很多。

  “是你战斗中失去的亲人吗...”

  我身后的一个声音把我吓了一哆嗦,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在我身后突然说话呢。

  回过头,我面前站了一个僧侣样的男人,他的双目上带着红色的遮眼布。

  “嗯....是的...”

  我对面前的僧侣扯了个谎,关于亚索的事索拉卡说的对,我不该跟城中的人提起。

  “小姑娘,你说的没错,诺克萨斯所侵略的一切,我们都会还回来,逝者已去,节哀。”他向着我的方向说。

  我这才发现似乎他的眼睛看不见。

  “您..是盲人吗?”我有点戒备的问。

  “双眼失明丝毫不影响我追捕敌人,因为我能闻到他们身上的臭味,而诺克萨斯,臭不可闻。”

  “我们会胜利的,对吧”我有所期待的和面前的僧侣交谈了起来。

  “一人之行可灭世,众人之行可救世。”他说。“相信艾欧尼亚,我们会如数奉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这章的题目是不是简单点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