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木木在阿狸姐这里住下,在我告诉了阿狸接下来我们的行程后她坚定的表示要同我一起去援军德玛西亚,一是想做一些作为人该做的正确选择,二则再也不想离开我身边不知道我的消息。

  也好,阿狸姐很强,多一个盟友就多一份获胜的可能,也多了一份帮助亚索的希望。

  可单单凭我们两个是不够的,我需要人,需要相信我的人,这样我们才不会内部分化自相残杀,才能把战斗力提升到最高,我不仅仅要去帮助德玛西亚,还要去完成内瑟斯老师的任务,这些都很重要。

  诺克萨斯刚刚侵略过艾欧尼亚,也需要养精蓄锐,这就证明离德诺开战确实还有一段时间,那么在这段时间里,我只能静下心来召集人马,才有可能救亚索与水火。所以,亚索,阿利,请再等等我吧。

  我想起来易大师和艾瑞莉娅口中城南被入侵的村庄,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活下来的战士,于是第二天清晨,我只身一个人前往了那座村庄。

  来到这里我惊呆了,似乎曾经繁荣的村庄已经成为了一个坟场。无数个简陋的土坟埋葬着一个个死去生命,在一座坟面前,一个男人正雕刻着一个木碑,想必这就是生还的人吧,我一边思考着怎样和他交谈一边慢慢走向他。

  “.....”他似乎感觉到有人来到了他身后,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又继续雕刻着。

  他看上去像一个伤痕累累的弓箭手,地上放着他的武器,他的神色疲惫而悲伤,满身的伤口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在流着血液。

  “你是守护寺院的战士,对吗。”我问

  他没有转过身,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是你一点点安葬了全村的人?...”我有点惊愕,难道这个男人从战斗结束就一直在挖着坟冢吗。“你身上受了伤,应该快去城中医治。我们不能再失去战士了。”

  “伤?”他哀伤的轻笑一声。“受伤的不是我,而是整个艾欧尼亚。”

  我一时无言以对,想必这是他生活的村庄,可能安葬的尽是他的朋友和家人,难道镇守寺庙的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了么,那该是怎样的痛苦与悲伤,不过他这副身体如果还坐在这里,恐怕他的血会慢慢的流干。

  “不会很久了。”他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诺克萨斯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我们会奋战到底。”我着急的说。“但是在这之前你需要去治疗你的身体,这样下去你会撑不住的,为了死去的人,为了艾欧尼亚,你该痊愈才能战斗!”

  “你说的没错,为了死去的人,为了艾欧尼亚,我会变的更强...”

  他还是没有看我,但是已经雕刻完了最后一个木碑,他将它插在了一旁的坟头后站起了身拿起武器,直直的向那座寺院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我焦急的跟了上去。“你会死的...”

  “我无碍,那里很危险,你请回吧。”他依旧头也不回的向前走,跟我说话的语气虽然严肃但是礼貌而温柔。

  如果我真的走了,他一定不出几步就会倒下。我真的不知道他这样的伤是怎样一个人熬到今天的,难道护卫队没有来过这边吗?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战士吗?

  gm酷G匠m网P$首{^发T

  我小跑一样跟在他身后,终于到了那座寺院。

  易大师曾解释给我听过,这座寺院曾有守望人看守,一旦寺院被打开,艾欧尼亚地下的腐败深渊会有邪恶的力量被放出,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面前的弓箭手为什么要靠近这里,他满身伤痕还想要做什么。

  “离这里远远的。”他终于转过身对我说,眼神里有不容人质疑的威慑。

  我有些害怕的退后了几步,他才又转过了身。

  “腐败的无底深渊啊,我今日放你自由,请赐予我黑暗的力量,斩杀敌人。”

  他说着举起弓弩直对着寺院的门,我突然心生了一种恐惧感,本能的不断后退。

  箭离弦,那箭似乎又异于普通的箭矢,瞬间刺破了寺院的大门。

  霎时间我好像听到了如同什么动物的嘶鸣声,只见破碎的门中猛的窜出一股如黑紫色的烟组成的蛇,直直的奔向他。

  那蛇在碰到他的一瞬间好像又变成了活的黑水,猛然钻进了他身体上的每一个伤口。

  他顿时倒下,发出了痛苦的惨叫。

  这场景太过于诡异和骇人,我惊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终于在几分钟只后,那片黑水全部钻进了他的身体,他也躺在地上毫无动静了。

  难道...已经死去了吗...我迟疑了一下,慢慢的站起来走向他。

  躺在地上的他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他身上的伤口竟然全部都愈合了,但是皮肤呈现了如同索拉卡一样的淡紫色,头发变成银白色,就连武器也改变了样子,变的妖异无比,仿佛是那黑水组成的。

  难道,那腐败深渊中的力量侵蚀了他吗,那面前的他还是刚才的那个人吗。

  “你还好吗...”我轻轻的推了推他。“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没有反应,我紧张的伸出手想去探探他的鼻息,可还没有感受到什么,他却突然抬起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腕,猛的睁开了眼睛。

  “啊!”

  我被他吓得失声惊叫,因为看着我的这双眼睛,充满了阴冷的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