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死神的传说是真的。”索拉卡感叹道。“的确,你身体里的毒素已经消散了。”

  “只能说我一路太过于幸运。索拉卡,我句句属实,你是我的恩人我不会骗你,我真的相信亚索,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绝不可能来艾欧尼亚的。”

  “萨妮娜...”她说。“就算你说的真的,疾风剑豪没有在这里而是跟你们在一起,你又如何去判断他不是叛党,曾经得长者事件他又不是真凶呢,这也许只是诺军的谋略,你有没有想过呢。”

  “我...”

  一时语塞,找不到任何话来替自己或是亚索辩解。的确,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清白的,从一开始我对他的相信完全就是凭感觉。可亚索与我一路相伴而行,救我助我多少次,就算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也会相信他。

  “我还是保持我的意见..”我说。“他是我的朋友,请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是不相信他。”索拉卡说。“我会代你向艾瑞莉娅解释清楚,但是替疾风剑豪开脱的话,在查清所有事之前还是不要再说了,这是为你好,你能明白吗。”

  我点点头,索拉卡对我满是好意,她的意思我都懂。以目前的情形来看,要让满城的人都相信我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亚索现在又在哪,有没有到德玛西亚,有没有遇到麻烦,我的心想到这些就紧张的如同被火烧一样,虽然我回到了艾欧尼亚,却不知道他正经历着怎么样的困苦。

  “对了,你认识阿狸吗?”我问。“她是我的义姐妹,听说她回来了,我想去找她。”

  “你是说那只九尾狐?”索拉卡笑笑。“我并不认识她,不过她那么漂亮出名的很,就在前面不远的一家酒馆做生意。”

  “谢谢,那我和木木就先告辞了。”我说“打扰你又麻烦你,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去回报。”

  她笑着摇摇头示意这不算什么,我再三感谢后同木木离开了她的家。

  阿狸姐的店的确就在不远处,我想到要见到她了,不禁那种回家的兴奋又重燃了一部分。

  推开酒馆的门我先是一愣,再而开心了起来。和在比尔的时候那空无一人的驿站不同,虽然现在是下午,酒馆内也有着形形色色的人,我不禁喜上眉梢,看来阿狸姐在这里的生意不错,她也应该不会觉得孤单了吧。

  “这位小哥,请问老板在哪。”我问

  “老板?这位小姐请在这里等一下,我这就去帮您叫。”

  我看着精神满面的服务生小哥心情更好了,从前的事已经不会再发生了。

  “干嘛阿我都说了我很忙的没事别来烦我!你...萨妮娜!”

  阿狸被那个小哥叫出来一脸不满正要训斥他,却突然看见了我,一时间我在她的脸上看见了各种感情,当我们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热泪盈眶。

  “萨妮娜,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没事了对不对。”她捧着我的脸几乎要喜极而泣的说。

  “嗯!姐,我活下来了,我回来了。”我紧紧的抱着她,似乎真的觉得回家了,我的亲人就在这里,在我的眼前。

  “那..这个小朋友是?”她松开我,弯下腰摸了摸木木的头。“.....它....”

  木木害羞的看着阿狸姐,而阿狸欲言又止。

  “他好像不是...小朋友...”阿狸猜测般的说。

  “嗯...他..”

  “别在这说。”

  我本想毫无保留的告诉阿狸木木的身份,可她却用手轻轻盖住了我的嘴。

  “走,我们回房间。”

  “所以,这是个约德尔的小妖精?”在我讲完整个旅行后,阿狸把木木抱起来举得高高的,笑嘻嘻的看着他。“还挺可爱的。”

  “阿狸姐你干嘛。”我有点嗔怪的把他抢回了怀里。“木木又不是洋娃娃~”

  而木木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一直在咯咯的傻笑。

  “唉。”阿狸表情复杂的看着我,“你呀,好命,听你讲都要被你吓死了。”

  “是阿。”我点点头。“没有那些他们在身边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萨妮娜,你说的那个亚索,真的和城中人民所说的那个十恶不赦的叛徒是同一个人么?”阿狸有点不相信的说。

  “拜托啊姐,还有几个疾风剑豪,你不是也不相信我吧。”

  酷%匠_Z网正E版T$首\发

  “我当然信!”她白了我一眼。“可能这其中的确是有文章,再说了,我妹妹的心上人我怎么能不信。”

  “你说什么呢!”我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红了。“亚索是我的朋友。”

  “哟,我可没见你讲起那个老牛的时候眼睛也冒光。”

  我抓起旁边的枕头扔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