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嘶哑又阴森的声音从一旁的草丛里传来,随着声音落下,我看见草丛中爬出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生物。

  无法形容它是什么,像一只身体将要腐烂的虫子,一张血盆大口正流着绿色的黏液。

  我恶心的甩掉手上类似怪物口水的东西,张开双臂护住了身后的骆驼和木木。

  酷cJ匠z网a唯@¤一s正版,,其他q都是p●盗版

  “一只动物,两个人类..一顿美餐..”他伸出恶心的舌头舔了舔嘴,向着我们危险的移动。

  只守不攻绝对不是好主意,这是我在经历了那些战斗之后明白的一点,既然它把我们当成了宵夜,唯有打败他这一个方法。

  “滚开。没有人会成为你的晚餐。”我皱着眉头举起剑对着它。

  “恕瑞玛的人...谨遵虚空号令!片甲不留!”

  那怪物似乎看见了我手中的武器,猛的吐出一股绿色的黏液,我和木木闪身躲过。

  虚空..我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怪物,虚空到底是什么地方,沙漠中的那个人是谁,面前的怪物又是什么,我心中的迷惑越来越重。

  “虚空是什么,艾卡西亚又是哪里。”我对着它问,其实不觉得会得到回答。

  “艾卡西亚?...哈哈哈哈,艾卡西亚将是瓦洛兰大陆的主宰...”

  怪物空洞嘶哑的声音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主宰?人类的城邦岂会让你们这等怪物主宰,当我正准备举剑攻击它的时候,眼前却凌空跳下一只金色的美洲狮。

  狮子挡在了我们面前,朝着怪物发出怒吼声,那怪物似乎觉得无法以一敌三,便快速躲进了草丛像消失了一般。

  面前的美洲狮转过头友好的看了看我们,我这才注意到它眉间的位置有着一颗类似绿宝石般的东西,非常漂亮。

  虽然经历过很多已经不害怕那只怪物,但是还是感谢这只狮子对我们的相助,我刚想感激的拍拍它的头,它却突然站立了起来,在我面前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这倒把我吓了一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女人看了看我的表情笑了起来。

  “别紧张。”她说“我是不会吃你们的。”

  我这才定下神观察起她,丛林中女战士的打扮,衣服穿的不多,尽是一些毛皮做成的,整个人散发着野性。从她刚才的变化来看,她应该不是人类。

  “谢谢你。”我说“谢谢你赶走它...那个怪物?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摇摇头转身看了看怪物消失的地方。“最近才出现的...它吃掉了丛林中许多生物...我也不知道它来自哪里..”

  “你是动物?还是人类?”我身后的木木好奇的问。

  “我是被狮子抚养长大的,算半个人类吧。”她半弓着身体拍了拍木木的头。“你是约德尓人吗。”

  木木有点不好意思,躲在了我身后,女人见状又笑了起来。

  “好久没看到人类了。”她直起身子对我说。“这个丛林时常能见到约德尓人来采集物资,人类可不多,你打哪来?”

  我想了一下回答说是艾欧尼亚,算是个旅行者。其实心里却不知道我是属于哪里的,身世还是个谜,我的家到底是何方呢。

  “艾欧尼亚?天那真远。”女人睁大了眼睛说。“我还以为你是从班德尓城过来的呢,一路从沙漠穿越过来的?那里危机重重,你真是了不起啊。”

  我心说我这一路都有人帮忙和陪同,只能说是太幸运,不然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嗯,我是打算前往班德尓城的。”我说。“然后就要回去艾欧尼亚了。”

  “你的手臂没事吗?”她费解的问。“我从刚刚就注意到了,那只怪物的唾液是有毒的,你怎么没有反应。”

  “..说来话长.....”我看了看自己毫发无损的手臂,突然想起了在黑池中的腐蚀感,那真的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我只能当现在的这副身体是给我的一种补偿,只是在庆幸的同时,总伴随着一种担忧,我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一直生活在这里吗?”我岔开了话题。“你怎么会被狮子养大?丛林里怎么样?”

  “还好吧。其实和文明世界的生活区别不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她挠了挠头发继续说。“我叫奈德丽,亲生父母是人类,但是在丛林中患了疾病死去了,那时候我还很小,然后美洲狮一家抚养了我。”

  被抚养,变成了兽人吗。我有点不敢置信,可能这片丛林有着特殊的魔力。

  “我叫萨妮娜。”我说着对她友好的笑笑“请问你知道艾卡西亚是什么地方么?”

  我承认自己有些在艾卡西亚这个地方,如果我猜的没错,那里应该充满了各种怪物。

  “应该是那怪物和那个人的家乡..”她皱起了眉头。“前阵子丛林出现过一个蒙着面的男人,刚刚那只怪物也应该是他召唤而来的。”

  蒙面的男人吗,我想起了沙漠中自称先知的那个人。他召唤了怪物?他到底想做什么。

  还没来得及多想,却听到了丛林的另一头发出了野兽打斗的吼叫声。

  “哦哦...可能有点麻烦了。”奈德丽眺望了一下远处。“我猜我两个哥哥又打起来了,我得过去看看。难得见到人类本来还想跟你多呆一会儿的,在丛林里要小心,这里很多东西都有毒,再见了。”

  她说完朝我一笑,又变成了美洲狮的样子,跳跃着离开了。我看了看她离开的背影说了声再见便带着木木回到了帐篷里躺下。

  很多东西都有毒?我已经不怕毒了,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少了些什么,心里为什么有点不好受呢。

  我看了一眼只有我们两个的帐篷,闭起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