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死。

  我竟然没有死去,这是我醒来后不敢置信的,我正躺在圣坛的旁边,项链还握在手中。

  看看自己的皮肤,按照当时腐蚀的痛感来说,应该已经白骨外露了,可是现在竟然毫发无损。不但如此,从前受伤留下的疤痕都变的浅了,就连多日在沙漠风吹日晒留下的污垢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整个人干净的如同新生。

  唯一不一样的,是我的剑不见了。

  我坐起身体,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内瑟斯和木木。

  “你....真是太鲁莽了....”木木看了看我然后低下头哀伤的说。

  内瑟斯则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不禁心生了一种想法。

  他救了我,他没有眼睁睁看着我自杀。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我问了问自己却又给了自己回答。想必一定是因为这个项链,但是,他竟然没有拿走它?我心中的无数疑问搅在了一起。

  “人类,你叫什么名字。”内瑟斯终于开口。

  我站了起来,走到了他面前。

  “我叫萨妮娜....死神大人...我为什么还活在这里?...”

  “你的一部分,已经在黑池中死去了。”内瑟斯说。

  “我的...一部分?...”我有点不解的看看自己,确定自己身体没少任何一部分。

  “你身体中沾染毒性已经成为半个魔的你,已经不再了。”他解释说

  “我?我曾经...差点变成半个魔?”

  ^酷、◎匠$网l`唯?一“1正1版,w}其他都是盗版、

  我感觉到万分惊恐,难道我跳下黑池反倒救了我?杀死了身体里那个被毒药侵蚀的自己?不可能,那我本身的肉体怎么可能毫发无损?

  “我的身体...为什么....”

  “天意。”他闭上了双眼说。“我一直在此等待那个使者的到来,没想到使者竟在我面前寻死,实乃本神的失职,我还你完整的肉体,也算是遵从命运的指引。”

  我没听懂他说什么,我并不是什么使者,可也明白了,是他救了我,不由得对他的敬意又回到了心中。我重新跪倒在地上,俯身行礼。

  “死神大人,我并不是您找的使者,但是多谢您相救,萨妮娜愿意做任何事回报您。”

  “请起身吧。”他严肃又不失礼貌的说。

  我站起身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萨妮娜,你并不知道你颈上项链的来历吗。”内瑟斯问

  我摇了摇头,把得到项链的故事告诉了他,本以为他不一定会相信我,可他听后竟然舒展了眉头。

  “果然是命运的安排。”他说。“我并不知道你所忘却的过去,不过你的过去,就在你的未来。”

  这句话我已经第二次听到了,虽然还是没懂,但是却明白了从他口中是得不到我身世的答案的,如果想知道,我只有自己去找寻。

  “萨妮娜,我既然已还你肉身,当然也需要你替我去做一件事作为代价。”他接着说。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当然知道,这是理所应当的,便很快的点点头表示愿意去做。

  “好,你需要替我去追捕一个人。他名为雷克顿,是一只人形的鳄鱼。”

  “鳄鱼?”

  “对。他曾是我的兄弟,千年恕瑞玛的另一名守卫神,可他现在已经被怒火侵蚀,成为了一个滥杀无辜的恶人。他把我对他的禁锢当作了仇恨。从前的他并不是我的对手,可现在他会找寻变强的方法然后回来复仇。我这些时日必须留守恕瑞玛直到恕瑞玛曾经的皇帝回来,在这期间雷克顿定会屠碳生灵,你请去代我完成追捕,阻止他害人。”

  “一定尽力完成。”我认真的回答,可心里也有些害怕。“请问死神大人,那雷克顿现在在什么地方。”

  “据我的推测,他离开沙漠后的方向是前往你们人类一个叫做诺克萨斯的城邦。”

  “诺克萨斯?!”我惊讶的又愤怒的握紧了拳头。“死神大人,实不相瞒,我原本的路程便是前往德玛西亚援助,抵抗诺克萨斯军,我曾经身体里的毒便是那城人所种下的。”

  “果然....是天意...”内瑟斯意味深长的说

  “只是,在完成任务之前我需要我的武器。您看到我的武器了吗?我背在身上的那把剑。”

  “你的剑可是魔法所变出的武器?”

  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要知道我那锋利的重剑,其实只是悟空的一撮毛发而已。

  “黑池中的水会溶解一切魔法,你的武器,恐怕已经找不回来了。”

  “这样啊...”悟空为我变的剑已经跟了我一路,为我挡下了多少攻击,就这样失去了,不免有点失落的感觉。

  只见内瑟斯沉默了一下,然后在空中轻轻挥了一下手臂,一把大剑竟然凭空的出现,漂浮到了我面前。

  这个剑和悟空变的不同,看起来更加结实和锋利,而造型和装饰也更加庄严,带着恕瑞玛的气息,剑柄和剑刃的交接处铸着一个金色的五角形图案,与圣坛之上的恕瑞玛标志一样。

  “此剑无坚不摧,你拿走吧,一路上做防身之用。”

  我接过新的武器,谢过内瑟斯,看他的意思是我现在好像可以走了,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死神大人...”

  “萨妮娜,你已经算我半个恕瑞玛之人,我更希望你叫我老师。”

  “是,内瑟斯...老师,萨妮娜还有一件事想请求,此行定很艰难,我想请阿木木陪我一同前去,您能允许吗。”

  一旁的阿木木似乎惊呆了。

  “...也好。”内瑟斯迟疑了一下说。“不过阿木木并未去过外面的世界,一路上还希望你多加引导。”

  “谢谢老师,定不负重望。”

  木木,感谢你冒着犯下大错的危险带素昧平生的我来圣坛,你没有见过外面的天空吗?我不想为你讲述,我要带你去看。

木木没有任何可以收拾的行李,他几乎开心的快要跳起舞来,我们告别了内瑟斯老师,准备离开金字塔。

  那只叫斯卡纳的蝎子已经恢复了。又守在了金字塔门口,他似乎知道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我和木木准备出去的时候它没有丝毫阻拦。

  到了石门前,我却发现石门上被贴了一张字条。

  “左下角第三块砖,用力推。----Ez”

  我看了下落款,知道这是伊泽留给我的开门提示,想来他真是个可靠又聪明的好人,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