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他逗的哈哈一笑,我就是因为没活够才来的,但是想了想也没办法对他解释我的来意,说来话太长,便对这个话题一笑而过。

  “你是人类吗?”我好奇的问。“是怎样运用那种能量的,你是魔法师?”

  “我当然是人类啦,不过也不能完全算是魔法师,你听说过皮尓特沃夫吗,我是出生在那里的人。”他自豪的对我说。

  5最"s新☆章‘节‘上‘酷M匠网R

  我点点头,好在之前听老牛提到过这个城市,才让我在他面前表现的并不是一无所知,据说那里是一个充满现代科技的发达地方,面前的男孩在那里生活,才有如此的能力吧。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你看。”他伸出了手臂,给我看他的护臂上镶嵌的一个护符。

  “这是我在恕瑞玛的一个废墟中找到的,没想到带上就拿不下来了,本以为是什么诅咒,结果我发现这东西却让我的魔法技术大幅增加,我觉得这可能是很久前某个飞升者穿戴的,你说是不是很神奇。”他毫不避讳的对我说,显得兴奋而喜悦。

  “飞升?那是什么意思?”我已经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便很好奇。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古时候恕瑞玛的帝王会举行飞升仪式,那似乎可以让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和不死的身体,还有的书记载,某国师曾经谋图篡位企图代替皇帝完成飞升呢。”

  “这样啊...”我一知半解的点点头,心想泽拉斯是古时候的皇帝?真是怎么看都不像啊。

  “金字塔真是神奇的地方,对吧?”他问我。“你注意到四周的壁画了吗,记载着很多古时候的故事呢。”

  我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墙壁上画着的许多图画并不是相同的,好像真的是记载着一些历史。

  我瞧了瞧离我最近的墙上,画着一个类似人的身影拿着一把剑,可那身影又妖异的似乎不是人。

  那是亚托克斯,一个嗜血的传奇剑士。”伊泽瑞尔见我在看便解释给我听。“他是暗裔的上古种族里仅存的五位战士之一,有人说他现在还活着。最早有关亚托克斯的传说讲述了一场关于两造强大阵营的战争,分别是护国军与法王众。随着时间的推移,法王众获得一系列压倒性的胜利,将他们的死敌逼到了破灭的边缘。在最后的交锋那天,护国军发现自己寡不敌众,精疲力竭且兵甲损殆,他们只能力战而败。正当希望尽丧之时,亚托克斯出现在护国军的行伍之间,只说了几句话,敦促士兵们应战斗到最后一刻。他的存在激励了绝望的战士们。起初护国军只能敬畏地望着这位无名英雄独自撕裂敌军,他的身形与刀刃统合有致,宛若浑然一体。随后士兵们发现自己也涌现了战斗的渴望,跟随着亚托克斯投入一次又一次的战斗,每次战斗的狂热都赋予他们十倍的力量,直到他们赢得最不可能的胜利为止。而亚托克斯在战斗后悄然消失,但护国军新生的狂热则没有。这场出乎意料的胜场引领他们迈向更多的胜利,直至他们光荣返乡。他们的同胞称赞他们是英雄,然而尽管他们守护了自己的民族免于毁灭,黑暗却徘徊在每个战士的心中。有些东西已经不复过往了。随着时间过去,他们关于战争的回忆渐渐褪色,被替换成近似启示般的记忆:士兵们只记得他们那英勇的行为,却遗忘了事实上他们也亲手施展了残酷的暴行。类似的传说出现在许多文化的神话中。如果这些事迹都是可信的话,亚托克斯的存在影响了历史中许多最重要的战役。即便这些故事往往记载着他是一名黑暗时代的救世主,亚托克斯真正遗留下来的可能是一个充满冲突与纷争的世界。”

  “真是太厉害了.......”我目瞪口呆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边称赞的是这个画上的人,一边称赞的则是面前的男孩,看似不大的年纪竟然如此知识丰富,令人感叹。

  “你还要继续去里面吗?我进去看了一小圈,没有走全,但似乎没什么东西了,我还得想办法出去寻宝呢,一会这家伙醒了。”他一边问我一边指了指旁边翻了过去的蝎子。

  “嗯,可是外面的石门关上了,你能出去吗?”我问他

  “当然,那门一定有什么机关,相信我,我能进来就能出去。”他在我身边站了起来,自信的一笑。

  “嗯,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救我。”我也站起来对他说。

  “哪的话,没有你我自己也打不过他,要知道一开始我可是偷溜进去的,对了,这个给你。”他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在兜里拿出一张纸塞给了我。

  我打开一看,是一张简易的地图。

  “这是我刚才进去的时候防止迷路乱画的,虽然没走全,但是应该只有里面的那个耳室有口石棺,其他什么都没有啊。”他又挠了挠头说。

  “你真是太棒了。”我不禁感叹道“这可帮了大忙了。”

  “那最好了。”他嘻嘻一笑。“我要走了,你也最好趁它醒过来之前快走,有机会来皮尓特沃夫的话我们再见面吧。”

  “嗯。再见。”我一面告别伊泽瑞尔,一面快速绕过了蝎子向里面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可不可以不愿意说:

日后会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