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不是那么用的。

  经过和那遁地兽的战斗之后,我几次很想把这句话告诉那个女人。

  鲁莽,做事不考虑后果,这让我觉得她也许见了死神也会做出一些有反常规的举动。

  拿走我的剑跳上怪物的身体把剑插进它的头颅。这三件事怎么想都没有一个是安全的。

  她那时的表情近乎拼死一搏,带着我从未见过的神情。不然她真的以为我会把自己的剑交给她?

  可也正是她不加考虑的举动救了大家,虽然我当时的奇怪的判断并没有失误,但只能说她能活到今天已经实在非常走运了。

  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这女人的运气,就听见帐篷里阿利斯塔为她接骨她所发出哀尖声。

  算是个战士,战斗的时候一声都没吭,结束了之后又变回了女人,叫声刺痛耳膜。

  我尝试了一下修复损坏的帐篷,可是无济于事。看来共用一个实在是在所难免。看见她吃饭时有些尴尬的表情,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这女人多大了,应该年纪不小了。不过从外表看起来只不过是半大的小鬼,仅此而已。

  晚上借着营火我看着她在帐篷中辗转反侧,迟疑了一下便走了进去,见她马上转过了身子。

  我侧卧在她不远处,闭上眼睛便不再去管她。

  已经过去了很多天,金字塔应该就在不远处了,只希望最后的路上遁地的怪物不要再找上门来。

  离开了这里,也就该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我决定前往德玛西亚,与面前这个女人说的一样,形单影只去诺克萨斯并不是明智的决定。比较起来最了解诺城的,还是德邦,这次要在那里打听出有用的信息,然后找到杀死长者的真凶。

  想起这些不禁心情变的沉重,突然想喝点酒安眠一下,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的人正盯着自己。

  她变的面容局促不安,令我不禁想要发笑,看来这酒还是不要起身喝的好。

  离别的日子,已然越来越近了。

  ------------------------------------------

  和遁地兽交战已经过去了很多天。我的肩膀已经差不多痊愈了,这些日子里没有受到过其他生物的袭击让我倍感安慰。

  茫茫的沙海似乎没有尽头。我开始害怕那所谓的死神是不存在的,在我们克服了种种艰险后如果我找不到它,该是怎样的一种绝望。我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越快要穿越过沙漠,不安的心就越重。

  终于在一个星期后,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三角形建筑物的影子,我几乎高兴的快要跳起来,心中的雀跃根本无以言表,我激动的和老牛抱在了一起,差点撞的彼此一个趔趄。

  亚索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愉悦,但至少他不在是那副扑克脸,总算有了些表情,这让我可以感觉到,他还是为了我而开心的。

  经过这些日子的平静,我也算压制了心中有些奇怪的想法。我不断告诉自己,我对他的好感不过是因为,他是我接触最多的一个人类男子。而他与我同行只是结伴穿过沙漠。他把剑交给我也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这并不代表着什么,在他眼中,我不过是一个认识的人而已,连朋友可能都算不上。

  如今我找到了金字塔,离活下去又近了一步。我们的分别也是近在咫尺。纵使心中什么都懂,但是沙漠中相处的日子,令我无法不对老牛和他产生感情,一起远行的伙伴,就快离开了。

  而剩下的,只能由我一个人来面对。

  我终于在那金字塔前与二人告别,在我再三告诉老牛真的不用他陪我同行后,他才带着担忧的眼神松开了抓着我肩膀的手。

  分行李太让人伤感,我拿了一些食物和水,背上了我的剑。而剩下的钱大部分给了要去往德玛西亚的二人,并告诉他们,如果我能活下来,会先回艾欧尼亚一趟,然后一定会去德邦找他们。

  我看了看身后的二人,整理了一下呼吸,说了句保重,便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推金字塔上的石门。

  我自知自己的力气有多大,所以我推的时候便开始怀疑这门是不是死的,根本纹丝不动。当我刚想要收力放弃,门的右端却猛然向里打开了,而这又是一个以中心为轴打开的门,我一下子失去平衡,跌了进去,一眨眼的功夫,门就死死的在我身后关上了。

  我站起来推了推,没有反应,我再也听不到墙外亚索和老牛的声音,想到这可能是永别,不由得眼泪含在了眼眶。

  看Qu正版…章d节X上7&酷H匠YH网;C

  我用头靠着石门闭上了眼睛,想想现在也不是该哭的时候,等活下来再哭也不迟,便把眼泪生生的憋了回去,那滋味真的不好受。

  转过身来,我一时间忘记了难受,因为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虽然这金字塔在外面看就已经巨大宏伟,但这内部更是一种令人瞠目的富丽堂皇。

  没有宝物的修饰,只是整体的金色调就让人眼前一亮。里面的光照方式不可思议,竟是许多类似大铜镜的东西,在互相反射着光,让这里看起来灯火通明。

  不知道这里是谁设计的,上古的神吗?真是一种不浮夸的气派,我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古人的审美真的不错。

  我似乎觉得自己敬畏着这里,但却没有恐惧,怀着一颗求生的心向前走,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在来到这里前,一切的目标都是明确的,而进入了这里却变的漫无目的,我要找的死神到底在哪呢。

  “死神内瑟斯!你在这里吗!”

  我感觉自己愚蠢透顶的喊了这么一句,刚想继续前进,却发现一个声音回应了我。

  那声音是那样的危险,并且不友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