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帐篷中,肩膀肿的像个面包,老牛进来重新帮我推了回去,疼的嗷嗷直叫。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昏迷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他们告诉我说,我似乎重创到了那个怪物,他没有再冒出来过。

  真是心有余悸,现在待在沙子上都觉得害怕,它要是一旦再钻出来可怎么办。

  想想当时自己居然拿了一个剑士的剑,不由得一阵不解,他怎么会把剑任我夺走,这不该是他,他的性格和能力都不该这么做,所以说..他竟然如此相信我?这个想法让我萌生了一种自己也不能解释的奇怪感情。

  我轻轻活动了一下肩膀,接好了之后就不再那么疼了,抹了药很快估计也就会消肿了。只是缠上了好多绷带,让我觉得有点不习惯。

  揉揉脑袋走出帐篷,月亮已经挂在天上了,我看了一眼这几天受到了不少惊吓的骆驼,还好没跑,我安慰的拍了拍它们的头。

  转过身才发现了一个问题。帐篷塌了一个,残骸还在地上。

  想起来与怪物交战的时候,它扑过来踩碎了一个,我蹲下来看看,这样子应该是无法修复了。

  这让我一瞬间觉得特别糟糕,因为要减少行李,所以我们只带了两个帐篷,一个人守夜,然后换班睡觉。

  现在的局面好像是如果要保持休息,我必须跟亚索一个帐篷,因为老牛自己钻到帐篷里都很困难了,更别说再挤进去一个人。

  果然我意料的没错,晚上吃了点东西后老牛便让我们俩先睡,他守前半夜。

  老牛说的好自然,没有半点觉得不妥当的地方,我心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难道他们牛头人一族是不忌讳这种事情的吗?

  可再偷看了一眼亚索,他也只是稍微怔了一下,就没有任何反应了。这让我不禁开始怀疑是自己的思想奇怪了。

  老牛催促我赶紧去休息把伤都养好,我喝了点水便不自在的钻进了帐篷里,躺在了很靠边的位置。

  我本来就很干瘪瘦小,这么一缩更是占不了多少地方,看看旁边还有很大位置,就是亚索真躺在我旁边我俩之间也空着很大距离,让我觉得放松多了。

  过了一会,我看见外面的营火在帐篷上映出了亚索的轮廓,他似乎迟疑了几秒,然后钻了进来。

  我没有看他,翻身脸朝着帐篷壁。

  他没有跟我说话,我感觉到他在我不远处躺了下来。

  其实我这个姿势压得受伤过的肩膀有点痛,便不太情愿的转了过来。这时候我看见他是侧着身,用拳头支着脑袋闭着眼睛侧卧在那。

  我心说你这摆造型干嘛,又觉得这么躺着很尴尬,就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这样能睡好吗。

  他眼睛都没睁的说习惯了。

  …}更j4新/最x快@上:*酷匠网?

  我见他好像也没有聊聊天的意思,有点没趣的撇了撇嘴。

  我大概是昏了几个小时,没什么困意,想到今天他把剑交给我的事不由得又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开始观察了起来面前的亚索。

  还算俊朗的脸上有着几道疤,不知道是怎样的战斗给他留下了这样的伤痕,下巴上有一层细细的胡茬,显得他有些沧桑。

  他闭着眼睛的脸眉头微皱,不像生气或者不开心,倒像是闭着眼睛思考什么事情,刚毅的眉宇间露着一种让人很难靠近的威慑力。

  我本来还想多看看,他却毫无征兆的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要知道这样盯着人看是多不礼貌,更何况是在别人睡觉的时候躺在他身边偷看,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可是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又把眼睛闭了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让我觉得更别扭了,就好像被他发现我干了坏事他却没有揭穿我一样尴尬。

  我觉得有点脸红,赶紧把身子转了回去,虽然这样还是有点疼痛,可是却隐隐觉得,这是我睡的最踏实的一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